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七十章:神户牛肉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080 2012-01-03 16:19:47

  连蔻边吃边想着哥哥金豆的卑鄙,但在内心深处她又觉得情有可原,她爱哥哥,什么都可以原谅。

吃完了,拿起了自己的包,没看一眼在一旁的金豆离开了总统套房。

金豆停顿了一下追了出来,“蔻蔻,怎么了?”

“哥,我只问你一句,你做了没有?”

“什么?”

“不要装了,我都知道了。”

“没有,我没做,做过什么你自己应该有感觉的。”

连蔻忍不住了,眼泪在眼框内打转,并哭出了声,靠着酒店过道的墙,一转身拿起自己手中的包扔向金豆,金豆走了过来抱住了她,“蔻蔻,你别害怕,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看到连蔻的眼泪金豆有些慌,他不明白连蔻怎么会知道,昨晚他只是抱着她睡了一晚,什么都没做。

连蔻有些控制不住的爆发,她的清白之身她自己还没有确定是不是巳经给了霍风杨,金豆又占了她的便宜,她有点不想活了。

金豆抱着连蔻瘫软的身体似乎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对跟出来的贴身秘书使了一个眼色,这个贴身秘书跟随金豆多年,由于崇拜早成了他的心腹,他是一个聪明人很清楚金豆对这个妹妹的用心,只是不点破罢了。

贴身秘书来到客厅告之在座所有人金总有事就不留他们了,在座的人本约金豆在昨晚,被通知金豆应张公子之约改临晨见他们,因为上午金豆会离开本市。

于是在早上6点半大家都来拜访了,当连蔻走出房间时该说的事也都说完了,都在闲聊,看到连蔻从金豆的房间出来,大家都明白了昨晚为何临时改见面的时间了,而金豆从连小姐一出房门就心不在焉,还丢下他们去和连小姐说话甚至跟着连小姐出了房门,大家都正有告辞之意,听到贴身秘书这么一说,大家都整理一下准备回去了。

所有人走出房间在过道上看到连蔻对金豆在使性子,大家都在看热闹似的等着电梯,金豆不好意思的对他们笑了笑,抱起对他手脚齐上的连蔻进了房间,差不多是拖进去的。大家心中有数,金董事长有的烦了,因为上次在酒会上巳有领教。

金豆抱着连蔻穿过客厅进入房间,跟着来的随从都不知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二小姐又哭又闹的,金豆把连蔻放在床上,用手压住连蔻的双手,身体压着连蔻的脚。

“妹妹,对不起,我知道不该做,但现在做也做了,没有人知道。”

连蔻还是哭着,闹着,不停的扭动想挣脱金豆的手,经过几分钟,连蔻终于放弃,也累了,躺在床上不动了。

金豆松开了手,出了房门,对贴身秘书说让他代连蔻向她公司请假,贴身秘书答应着并询问今天是否要离开本市时,金豆看着秘书摇了摇头。

金豆再次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的美女,他真不想放弃,但,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坐在床边“妹妹,我昨晚情不自禁,我知道不对,其实和我们小时候睡在一起差不多,也许这样说让你觉得哥哥太无耻,但现在巳经这样了,我只想让你不要多想,因为真的没有人知道,我昨天是睡在客厅沙发上,他们都睡了,我才进来的,我一夜没睡,早上五点我又睡回沙发的,还是秘书把我叫起来的,所以没有人知道。”

“真的吗?”连蔻因为一时没法接受,她躺在床上也想通了,巳经发生了的事只能接受了,而且那是她也深爱的哥哥,所以平静了许多。

“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抱着你睡了一晚,什么都没有做啊!”

“不想告诉你,你太过份了!”连蔻看着英俊的哥哥,“你让那些人看到我,是想把事情搞得再大一点吗?我不明白如果你想做给张大卫看没有意义啊,就算他看到八卦新闻,他会认为小报乱写或乱传,他知道我们是兄妹。”

“哥哥有哥哥的想法,妹妹,我本来是想通了,就把你当做妹妹,但是,我说服了我自己没有说服我的心,我也很难受,太煎熬了。如果你能回家和我们一起住,也许每天看到你,我不会想那么多,但你就是不肯回家,怨不得我用这种方式。”

“可有些事情人家不听八卦不看小报的人他不会留意这些,你这么做不但没有意义还把你妹妹的名声搞坏了。”连蔻想起了霍风杨对这些从不关心,那怎么影响象他这样的人呢?此时她好象也不知道霍风杨关心什么?喜欢什么?

“你什么意思?”金豆听出话里有话。

“没有什么意思,算了,我上班去了,你也回去吧,这件事我们都忘记吧。”

“你真的没事了?”金豆有些佩服妹妹恢复得那么快,刚才还要死要活的。

“没事了,哥,你真的没有对我做那个吧?”连蔻还是不能确认。

“没有,其实我做了没做你身体应该有感觉,会知道啊?”

“会有什么感觉?你能告诉我吗?”连蔻又是脱口而出。

金豆看着坐在床上的连蔻,感觉真好笑,现在连蔻会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于是开起了玩笑。

“如果你想体验,我随时奉陪。”

“不理你!”

连蔻从床上起身进了浴室,把脸洗了一下,头发重新梳好,也没有化妆,让金豆把她的包找给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看着连蔻远去的背影,金豆很失落的对贴身秘书说:“退房吧。”

连蔻坐着公交车来到公司,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张小易看到她,“蔻蔻,你不是请假了吗?”

“是啊,本来陪我哥的,后来他有事要走,我就来上班了。”

“你哪来的哥?”

“哦,表哥!我另外一个姨妈家的孩子。”连蔻想现在成了说慌专家,迟早有一天这些关系非搞乱不可。

............

连蔻忙着工作,忙着“绽放”系列,忙着应付张小桐,忙着哥哥不停的电话。

她觉得要疯了!

为了不让自己疯掉,她调休了半天约了江意晚逛街,江意晚正有此意,一来难得连蔻白天有时间,另外她从老公那里又听到了连蔻的传闻,做为好朋友的她要问清楚,她们约在了公司门口等。

也正值中午午饭时间江意晚到了,约连蔻去吃“日本神户牛肉”,连蔻表示了反对,她不喜欢吃西餐,管它什么牛?在江意晚连拖带拽的她上了江意晚的车。

今天江意晚开了一辆新的敞篷车,连蔻感觉没有晕车,马上来了兴致,两个人来到了餐厅,待者上前做了“神户牛肉”的一系列介绍:

“神户牛肉的肉质即有弹性又柔软,还带着魔幻般雪花大理石纹理,入口有即溶之感,在饲养时喝的是矿泉水,吃的是药膳,拥有如此美味还在于它会喝啤酒,享受按摩,血统存正.......”

连蔻听到一半,忙说“这是什么牛,比我的生活还要好。”感觉好象还有些吃头,就不想再反对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当待者端上来后,江意晚不停说好吃,连蔻感觉也就这样,是不过稍嫩了些而巳,不太符合她的口味。

“蔻蔻,你上次对我否认和金董事长的关系,可我老公对我说你真的和他有关系,他亲眼看到你在他那过夜,我还是觉得你早点回头,不然受伤的肯定是你,他不可能离婚。”

“意晚,我出来不想谈这些,唉,有些事我知道怎么做!”

“我听说杨家公子还是对你念念不忘,他现在还是单身,不如早点有个好归宿。”

“我不喜欢他,勉强在一起没有意思,再说我就一定要和他吗?有很多人都喜欢我呢!”

“那你告诉我还有谁,我帮你参谋参谋,不会是张小桐吧?我坚决反对!”

“不是张小桐,不过,现在的张小桐对我还真的不错,以后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吧,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对于我和金董事长的传闻你以后听到了什么告诉我好吗?”连蔻本想说出霍风杨的名字,但一想到江意晚和杨柳青较熟,万一透露出去,那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传闻是很多,都不知是真是假,有说金董事长很在乎你,也很怕你,还送你一辆保时捷,这些我也不相信。”

“呵呵,看来这些人还真有职业精神。”连蔻的意思是这些都说对了,江意晚以为是小报那些人太会编,两个人想的相反了。

连蔻吃得不多,一点点,她不喜欢这种神户牛肉,还不如来一大盆水煮牛肉。

她放下筷子,看着江意晚吃得津津有味,她摇了摇头。

连蔻的眼睛东张西望,环顾四周,看看这个餐厅很不错,很有边吃边谈的气氛,眼睛看着桌布和椅布,她比较喜欢这种淡淡的小花布,似有似无的小花,她想离开的时候问一下这家店的老板这些布在哪买的?她也想这样装饰别墅的餐桌、餐椅。

看到江意晚在看她,问她怎么不吃了,连蔻只能拿起了筷子,吃了两口又不想吃了,想叫待者过来再点一份其它她喜欢的,她正在找待者时,竟看到了霍风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