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六十四章:又投降了,是爱吗?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111 2012-01-03 16:19:47

  霍风杨离开连蔻的浴室时心里有些堵,自从外地回来后,连蔻总是没有给他好脸色,他多希望连蔻看到他向他飞奔过来,那他会不顾一切的,但连蔻总是那么正经,他们不是兄妹、同事,更不是朋友,男女之间如果总是这样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总不能每天对着一张漂亮脸蛋什么都不能做吧。

他默默从二楼走到一楼,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星星依稀,挂在天上,静思的结果让他平和许多,他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够好,经常告戒自己三思后行。

他又站了起来,不知该上楼还是继续再坐一会,有手机铃声传出,不是他的就是连蔻的,他没有去接,知道手机在连蔻的包里。

彩铃“如果云知道”时时断断,不是持续,而是隔几分钟响一次,霍风杨听了二、三遍还过得去,但音乐总是不停让他马上有了一个冲动,从连蔻的包内拿出手机,打开一看,是张小桐打来的,他“哼”了一下,很郁结,把手机放回原处,向二楼走去。

门没有锁,很容易推开了,看到连蔻坐在床上练瑜伽。

“蔻蔻,你手机一直在响,你要不要去接一下。”

“不用了,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我练完再去接。”

霍风杨看她练了一会,进了浴室,看到浴室巳打扫干净,窗户开着,地上的瓷砖也快干了,他又回到房间,从衣柜拿出自己的睡衣进了浴室。

连蔻当做没有看见,她练瑜伽是坐在房间不知该怎么办?她知道刚才突口而出的话又伤了霍风杨,但不这么说又让她说什么呢?她正练着瑜伽还没有想好怎么办时,霍风杨巳进入房间还站在窗前看了会她练瑜伽,连蔻也就不想了,她知道她再想什么都没用,主动权又回到了霍风杨那里。

霍风杨5分钟洗完就出来了,直接坐在床上。

“不要练了,你不累啊,上班、医院、上班、还去了超市,现在该放松了。”霍风杨从坐着看连蔻到躺着看,最后他坐了起来,把门一关,又回到床上把灯一关。

“你干什么?”突然的黑暗连蔻什么都看不到了。

“睡觉,我很累!”霍风杨有些不耐烦,语气说得很重。

连蔻本想等霍风杨洗完出来和他讲一下让他到另一间睡,可还没有等她开口,床巳被他占了大半,连蔻总觉得自己的行动跟不上思路。

这张床和连蔻小区那个家的那张床相比只有三分之二,霍风杨故意朝她的方向翻了一个身,连蔻就被挤到床边了,在黑暗中连蔻没有意识到巳坐在床边了,霍风杨坐起来有抱连蔻的动作,被连蔻一推,没想到不但没有推开霍风杨自己差点掉下床,她本能的一个自救动作,正好抱住霍风杨,霍风杨也趁势把她拉到自己身下。

“这可是你主动抱我的,现在该亲我了吧,那么黑谁也看不到就不要不好意思了。”

连蔻很紧张,脑子过了一下,还是亲吧,反正霍风杨看不到她,她用脸贴了上去,用自己的脸摩擦霍风杨的脸,确定位置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蔻蔻。”

“嗯。”

“我想再确认一下,你同意我们刚才说的协议吧?”霍风杨想到张小桐的来电。

“同意,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霍总?”

“你喜欢我了吗?”

连蔻没有发声。

“那慢慢来吧,既然你都签了,那你努力去试着接受我,好吗?”

“不是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你到什么程度了,喜欢肯定有了,不然我不会在这。”

“我想也是,以你的性格如果不愿意早就和我拼命了,对了,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他们现在都在做什么?”霍风杨想起一直想问连蔻的问题。

“爸爸、妈妈、哥哥、嫂子,还有我,除了嫂子有时会找点事做,其它人都在上班。”

“那早上说你是史家二小姐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找史家大小姐帮忙吗?对她的朋友冒了一个名谁知他们不认。”

“没有啊,那个史大小姐不是说是你姐姐吗?”

“平时关系比较好,象我这么一个红人,人家对着你这个陌生人当然称是我姐姐了。”连蔻胡乱的编着,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真的是这么回事吗?”

“你可以去查啊,我住在那么旧的小区,我家真有什么背景我也不会住在那啊。”

“也是!”

“风杨,如果有一些商业活动,我去参加你不要怀疑,好吗?那个金豆是我的表哥,有时需要一个女伴。”连蔻想到哥哥金豆肯定还会来找她,他的事是不能推辞的,还是早说了好,让霍风杨先有个思想准备。

霍风杨记得杨柳青曾提起连蔻和金豆的亲密,自己怎么忘记了。

“那个金豆是做什么的?需要出席商业活动。”霍风杨对金豆不熟,他很少参加活动,除非推不掉,更不听八卦内容。

“也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在这个城市看我很红,让我帮衬帮衬,我们是亲戚,我一定要帮的。”

“哦。”

“如果你也需要我出席此类的活动,我也会去的。”

“哦,不用。”霍风杨将压着连蔻的身体移开了,即使有这种情况,也只有老婆丁红菲陪他去,他也不敢带连蔻去,连蔻的这句话让他的胸口很郁,他对连蔻一直是跟着自己的心走的,心甘情愿,但从未想过以后,他也曾有过其他女人,虽不及对连蔻的感情,但也爱过,最后都是好说好散,他不可能离婚,但这个连蔻让他压力不小。

“我还有一个月有几天去看家里人,同意吗?”连蔻尽可能把以后即将发生的让霍风杨知道让他少些猜忌,免得以后说不清。

“可以,你是自由的,不是我的笼中鸟,除了不要给我绿帽子,你不工作了也可以,我会负责的。”

“真的?你真的那么想?还有就是有事你一定要好好对我说,不要冲我先发火。”

“有时候会忍不住,你就先扣钱吧,好了,明天再说吧,我们睡吧。”霍风杨没了兴致,转了一个身把连蔻搂在怀里,自行先睡了。

连蔻也只能象前二日一样和霍风杨相拥而眠,朦朦胧胧睡到半夜听到霍风杨的呢喃“蔻蔻,蔻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