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六十六章:杨柳青搅局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799 2012-01-03 16:19:47

  再说也是同一日杨柳青接受朋友之约去了野游,回程的路上,路过霍风杨的家,他下了车,因为有些日子没有看到他,怪想的,他敲开了霍家的门,家里的阿姨开了门。

“家里谁在?风杨在吗?”杨柳青问阿姨。

“太太和孩子在,先生还没有回来。”

丁红菲听到声音,以为是霍风杨回来了,下楼看到是杨柳青,惊喜的神情减了一半。

“柳青,你怎么来了?风杨不在。”

“哦,嫂子,你叫他回来吧,我等他,晚饭我在你家吃了,他周一对我说周日霍云杨要回来,我想问他几点去?”

“还是你打吧,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自从他回来后都没有看见几面,打他电话有时都不接,接了说在忙。”

“这样啊,他在忙什么?”杨柳青边说边想霍风杨最近可能都在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女人那里,他拿起手机,对方未接,杨柳青打了霍风杨办公室电话,也没有人接,一定要找霍风杨回来,不然晚餐成了他和丁红菲一起吃了,那多不好看,杨柳青拨着霍风杨的电话,丁红菲则一直坐在沙发上盯着他手上的手机反应。

“嫂子,风杨晚上会回来睡吧?”

“就那天你告诉我他回来了,我去他办公室把他找回来,也就住了一天,柳青,我不知该不该问你,他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你告诉我,我能承受的。”

“嫂子,我真不知道,最近也没怎么联系,如果有也就是逢场作戏,有些你也知道我和风杨以前和哪些人来往,只不过一起玩一玩,没有来真的。”

“柳青,你不觉得他这几个月人都有点问题,不知哪出了毛病,脾气越来越大,对我们母子也漠不关心,这个家现在连旅馆都不如了。”

“嫂子,你没有对风杨要求每天再晚必须回家过夜吗?”

“我怎么敢要求,我要见他,必须上他的办公室,如果他回来你劝劝他,好吗?”

“好的,他一会回来,我就说说他。”杨柳青觉得霍风杨太过分了,出去说是开店那么长时间也不管家,回来了也不告诉家里人,他至少也要做到两者兼顾。

霍风杨终于回了他的电话,表示今天没空,过几天去找他。杨柳青有点恼,他的面子都不给,他对霍风杨说如果他不回来,兄弟情分就没有了,听到手机那头感觉很无奈,最后还是答应了他。

霍风杨回来了,杨柳青正等的不耐烦,看到他马上责问,

“你这个家还要不要,兄弟还要不要,你每天在忙什么?有那么多事要你忙吗?”但看到霍风杨的脸色也不好看,火气减了几成,丁红菲看到霍风杨脸上满含笑意,忙叫阿姨开饭。

霍风杨自进家门一句话也没有说,看到丁红菲也冷着脸。

“喂,出什么事了?”杨柳青现在的判断是有事发生,否则霍风杨不会让他这么说他,至少也要回他几句。

“没事,你怎么跑到我家来了?干什么去了?”两个人坐在餐桌前,霍风杨终于开口了。

“我和几个朋友找了一个山沟看景去了。”杨柳青本来有很多话说,看到霍风杨的表情,好象一句也说不上来了。

丁红菲陪着他们吃着晚饭,其间,霍风杨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三个人除了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讲话。

沉闷的饭桌上,杨柳青为了活跃气氛,对丁红菲说道:

“嫂子,你这做菜要学习一下,不然风杨不回家不要找我。”

“我学了,你的嘴这么刁难伺候,其他人说我的厨艺不错的。”

“但是风杨经常到我那里吃,你跟不上他的口味就是还不到家,还是要再学习一下。”

“我们风杨他很随意的,不挑的。”

“你知不知道连小姐,她还想拜我为师呢,把她的日程表都传给我了,只是我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收她做徒弟。”杨柳青说这句话的用意有二,再看看霍风杨的反应,也提醒一下丁红菲这么红的连蔻都来学做菜。

“你说的是那个做衣服的,给人家包养的连蔻吗?”

丁红菲此话一出,饭桌上的两个男人都傻了,尤其霍风杨被饭还噎到了,不停咳嗽。

“嫂子,说话这么难听,人家是服装设计师,很有名的,连蔻给谁包养了?不要乱说。”

“我是听说的,什么金董事长在这个城市包养的一个。”

“那你肯定搞错了,那是她的表哥。”

“金董事长是谁啊,如果是她的表哥,她还会打工?人家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很多人看到在五星级酒店门口两个人又亲又抱的,说是在一个地产商的婚礼上金董事长看中了连蔻,当着他老婆的面追连蔻,终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追到手了。”

丁红菲的描述让两个大男人都感到极其郁闷,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霍风杨吃不下去了,他对杨柳青说周日见,他要先回房休息。

杨柳青也觉得没心情和霍风杨讲其它的事情,金豆和连蔻的关系他也怀疑,他曾亲眼看到他们两个完全超出表兄妹的亲热,看金豆一表人才,是女人都会喜欢,杨柳青把自己说服了金豆和连蔻是有关系的,但霍风杨刚才的表现让他也更怀疑,他一定要问清楚这些人的关系,否是他太难受了。

霍风杨回到房间第一时间给连蔻发了一条短信,说明今晚不过去了不用等他,他刚在饭桌上发的短信是让连蔻等他,他晚点去。

看到霍风杨留了下来,丁红菲觉得有必要和霍风杨谈一谈。

霍风杨躺在床上感觉疲惫不堪,是心,不是身体,连蔻让他太不能安心了,张小桐还没有搞清楚关系又来了个金豆,杨柳青又虎视眈眈,除了这些人还有他不知道的谁呢?让霍风杨感觉握不住她,更无法控制,这只能说明她爱他不强烈,否则都会以他为主。

怎么能让她死心塌地爱他呢?

另一方面他对自己还是有一点自信,连蔻现在愿意跟着他住在别墅,自从和连蔻一起生活的这几天,连蔻应该没有和男人有过关系,做为男人他能感觉到,虽然每天两个人睡在一起,但他未敢越雷池一步,压力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如果越了那道防线,他会觉得自己会更在乎这个女人,那后面怎么办?要离婚吗?他没有想好之前他不想那么做。

丁红菲的话一直在霍风杨的耳边响起,他想应该要行动了,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但事先要想好怎么做,让连蔻能接受。

丁红菲走了进来,准备替他按摩,霍风杨推开了丁红菲的手,丁红菲有点急,好不容易回家一句话不说,对她爱理不理。

“风杨,你不要把我的关心当做理所当然,我爱你但如果你总是这样,我也会有疲惫的一天,现在孩子和我你都不管,每天不回家,你觉得尽责任了吗?从明天开始希望你没有特别的理由必须回家过夜。”丁红菲听了杨柳青的建议,使用了这一招。

霍风杨听了丁红菲的话更烦燥,他后悔回这个家,听到一连串他不想听到的话。

他侧着身看着墙上的一幅画,那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一幅葡萄架下有二只小狗在嬉戏,从专业的眼光这幅画纯业余水平,和家里的装修也格格不入,但有纪念意义,丁红菲曾多次要求拿下换成其他的装饰,并一再对霍风杨表示会好好保存婆婆留下的遗物,但霍风杨坚持不同意。

丁红菲洗完进来,上了床后,抱住霍风杨想和他亲热,但被霍风杨又推开了,他也顾及了一下丁红菲的感受说了句:“我今天很累,明天吧。”

丁红菲坐在床上看了半天霍风杨:“你明天开始必须每天回家,晚上几点都可以,我等你,如果做不到的话,我每天去你公司等你下班!”

霍风杨听了丁红菲的话睡不下去了,对丁红菲说了句:“我去书房睡。”

“你......”

丁红菲坐在床上哭了,她很无助,人一旦不是因误会变心,那无药可救,她觉得要和杨柳青好好谈一谈,让他帮帮自己。

丁红菲说的话不是没有进霍风杨的心里,他也觉得愧对丁红菲母子,但目前和连蔻正如胶似漆,好不容易把她哄到别墅,还是以后补偿丁红菲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