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六十八章:蒙在鼓里被相亲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4105 2012-01-03 16:19:47

  和张小桐在一起试衣的时间,张小桐不停用笑话逗着连蔻开心,因连蔻临时改了时间当天只试了四套,故还未到下班时间巳经完成了,试完的四套成品还需做进一步的修改,本来连蔻想穿其中的一套奶黄色晚礼服给哥哥看,但张小桐不同意,没有发表的不可以让她穿着到处现眼,连蔻摸着那几件衣服,爱不释手,她求了张小桐半天都没有得到同意的意思,也就作罢了,她清楚张小桐对待工作的态度,

张小桐新设计的成品衣每一套都突出连蔻不一样的风格,让她对自己也有了更多的认识,所以一连试了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她觉得这也是给她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对张小桐的好感不断增加。

张小桐送连蔻回到了公司,时间尚早,在停车场下车后连蔻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向外走去。

“你去哪?”

“我去做头发。”

张小桐下了车:“你晚上到底见谁?头发也要做?”

“说了是我哥哥。”

“见自己的哥哥需要这么隆重吗?你还不让我跟着你?”

“当然啊,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如果天天见那是不用刻意的。”

“那我陪你去做头发吧?”

“张总监你真的变了,可是要你坐一个小时的冷板凳,你坐得住?”

张小桐没有发表意见,走上前拉着连蔻走出了停车场,连蔻带着张小桐来到她经常光顾的理发店,他们一进门,马上吸引店内所有人的目光,张小桐和连蔻都习惯了,所以只做他们要做的事,店长看到他们忙上前“蔻蔻,你来了?今天要做什么样的发式?”

连蔻的头发每次都是店长亲自上阵,他也喜欢连蔻,只是一直觉得配不上她,但偷偷喜欢总可以吧,连蔻的发式他总是做到他自己满意为止,他喜欢把连蔻打扮得很美,这对他来说是一件乐事而非工作。

“你看呢?配这身衣服大波浪好吗?”

“我觉得不好,天这么热,你很容易出汗,头发会感觉很乱还是盘起来,我盘一种发式你看看如果觉得不合适,我们再改。”

“好啊!”

张小桐看看连蔻坐的位置附近没有地方可坐,只能站着看店长为连蔻做头发,用了十几分钟店长做好了一款盘起的发式,他没有问连蔻,问一旁帅到家的张小桐:“先生,你看蔻蔻这个发式怎么样?”

“还行吧,又不是做给我看的。”张小桐有点来气,他一直没有想通见哥哥还要做头发,这是哪来的道理。

店长听到这句话,有点明白大意,也不多声了,连蔻看到镜中的自己好象又变了一个样子,感觉不错,于是:“店长,就这样了,把头发固定就好。”因为时间有限,连蔻也不想再换来换去,也毕竟只是见哥哥。

出了理发店,他们两人又回到公司楼下,连蔻看了看周围没有金豆的车,正准备跟张小桐上楼去等时,手机响了,是金豆打来让她出来,被告之到门口了。

连蔻向张小桐莞尔一笑,表示要走了,张小桐无奈的看着连蔻走出了办公大楼。

出了办公大楼,她在门口左右找了找没有看到金豆的劳斯莱斯,她只能在门口的台阶上站着,等着金豆再打给她电话。

“发什么呆?”

“哥哥,你怎么来了?”

“负荆请罪,当然要亲自来接。”

“哦,我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车?”

“我换了一辆,今天我自己开过来的,跟我来吧。”

金豆搂着连蔻的肩上了他的保时捷跑车:“这车喜欢吗?我特意开过来让你看看,准备提前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真的?哥?不过你也不想想我住在那么旧的小区,开着豪车,太不配了,人家会说三道四的。”连蔻本是一阵喜悦转而变成了一付哭丧脸。

“怎么,会说你是我的二奶?那都换了不就好了?要不是你固执,不想让你生气,我早就把你的房子换了,上次听你嫂子说你租了房子,在哪,我想去看看。”

“不去了吧,不就是一套房子么,后来也没有再租啊。”

“我给你的卡你怎么才用了四百多,都干什么了?不用替我这么省,给我难堪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都是在饭店吃饭用了,刷一下还是很方便的。”

“你这张是副卡,用了多少我当然知道,我刚开过来时看到你和张小桐走在一起还真相配,不是先看到他,我多看一眼还真没有认出旁边是你。”

“你连我也认不出了,看来哥哥心里早就没有我了,你老实交待,外面传的是不是真的?你在其他城市有女人?”连蔻想起了外面的传闻。

“是啊,有一个!”

“真的?在哪?是谁?”连蔻很失望,还真的有,而且哥哥都没有否认。

“看看你的表情!照照镜子!”金豆一抹嘴角带着坏意。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来到一座有欧式风格的小楼前,连蔻这三天除吃晕车药外,肚脐上贴了伤湿膏,所以虽有点晕,没有达到严重的程度。

“这是什么地方,你二奶的地方?”连蔻有些奇怪怎么到了这个地方,如果换成旁人一定会对房子感兴趣,在内地这样的房子还是很少见,周围的绿草地,郁郁葱葱,花草都修剪得整整齐齐,楼前一排排小花都不超过五十厘米,连蔻感觉在哪看到过这样的花,一时没有想起,她对房子、花草没有好奇,她只对是不是金豆二奶住的地方感兴趣,她仔细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一种感觉,如果是二奶住的地方,那哥哥对她也实在太好了,心中不免有些妒忌。

“妹妹,进了这座楼要严肃一点,能说的说,不能说的不要说,一会到哥的酒店再想说什么说什么吧。”

“这是什么地方?”连蔻看到金豆的表情变得很正经的样子,有点好笑,但让她又笑不出来。

停好车后,连蔻一下车想走一走,因为她还是有点晕车,被金豆一把拉了回来。

楼前站着的待从把金豆的车开走了,连蔻感觉怪怪的看着金豆,金豆不看她,直接走进小楼,连蔻只能跟着。

进入首先看到是一个大而宽的客厅,在连蔻的脑子里马上显现了三个字“冷冰冰。”

整个客厅都是纯白色,从家具、电器、沙发、地面、墙面、灯具包括吊顶都是白色,凡肉眼可以看到的只有一种颜色,虽是夏季让连蔻身后还是感觉有凉风,沙发上坐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青人,看到他们来了,马上站了起来。

“金豆,你来了。”招呼同时打量着金豆身后的连蔻。

“是啊,我应邀而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连蔻。”

“百闻不如一见,你妹妹真漂亮,你们坐。”

“蔻蔻,这位是张公子,哥哥的大学校友。”

“哦。”连蔻放心了,是见他大学同学刚才也不说,搞得很紧张似的。

连蔻走近再一看此人,俗称长得很酷,一张冷俊的脸,眼睛大而黑,高高的鼻梁,嘴唇有点厚,皮肤有点白,透着不健康的讯息,长相和哥哥金豆有得一拼,身材和肌肉和霍风杨差不多,寸头,是金豆和霍风杨的综合体,总体来讲是女人更喜欢的那种。

连蔻是设计服装的,对服装比较懂,她从衣着可以判断这位张公子的衣服值上万以上,再细看坐着的沙发和家具,她现在的想法是哥哥可能有一个比他还有钱的同学,所以有些拘束。

落座后,待从端上茶点,精致的茶点,让人下不了口。

“大卫,你还在做物理研究吗?家里没有逼你出来从商吗?”

“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你可能不知道,我接手巳经有一年多了,现在可以一手掌控,所以家里有这个想法。”说完,他看了看连蔻,连蔻也报以微笑。张公子的大名张大卫。

“哦,那你本人怎么想的呢?”

“我接受家里的安排。”

“真的?我以前听说你从来都不受长辈的约束,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如果不顺你的心意你都不干的。”

“我还是我,没有变,只是第一眼的感觉对的,我才不会那么矫情,管他是谁说的谁推荐的呢?”

“哦,那你要不要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再定。”

“不用了,我相信我的直觉她是最好的。”

“大卫,我们都没有对她说起过,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才好,否则就没意思了。”

连蔻听着他们的谈话一头雾水,两个男人都当他不存在似的交谈着,她只能喝刚泡好的花茶,那些茶点她还是下不了口,她盯着那些茶点很想把它们全部打包,拿回去慢慢品尝都是什么口味,因为她喜欢吃甜食。

她盯着茶点的的眼光被张大卫无意的眼角都扫到了,他在想没有想到就这么轻易了解了这位连小姐的喜好。

“连小姐,听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史二小姐,史老爷把你当做宝贝一样,你什么都会,有什么不会的吗?”张大卫转眼看了看连蔻,和她搭上了话。

“那是传闻给面子,我很普通,就是一个平常大街上走着的一个普通人。”

“连小姐,你说话的声音真好听,可以去做播音。”

“不行的,随便讲讲没有问题,如果要正式讲,我会结巴的。”

“呵呵,真的吗?我可以象你哥哥一样叫你蔻蔻吗?”

“可以啊,你是我哥的同学,和哥哥差不多,叫我小名没有问题的。”

今天的连蔻没有了往日的城府,她只当是哥哥临时来看一个同学,刚才哥哥不是说应邀而来吗?

“连小姐,你喜欢吃什么?一会为你准备。”

连蔻看了看金豆,似在问在这吃晚饭吗?看到哥哥不是太开心的神情,她又转头看了看张大卫:“我喜欢的都是家常菜,口味偏甜一些就可以。”

“哦,那有什么不吃的?”

“我什么都吃,没有不吃的。”

张大卫一招手,过来一位象管家一样的人“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带连小姐过去问问她喜欢吃什么,晚上就做什么。”

“好的。”那位象管家的人对连蔻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连蔻看了看金豆,金豆朝她点了点头,于是她跟着管家去了。

“金豆,听说你这二年事业发展很不错,史家也在不久的将来都归你了吧?”

“哪有?我只是小打小闹,怎么和你们张家比?张家现在都归你了吧。”

“说笑了,史家多少财产你我都清楚,加上你家这位史老爷的心头肉史二小姐,那史家不是你的囊中之物,你放心,就算你妹妹嫁给我,我也不会和你争财产的,你觉得你妹妹会同意嫁给我吗?”

“我不能保证,这个妹妹被我爸、妈和岳父、岳母宠坏了,我做不了她的主。”

“我感觉她也不会听从长辈的安排,那就让我追她一次吧,我从来还没有主动追求过一个女孩子。”

金豆打不起精神:“那是,因为追你的女人太多了,我妹妹她比较注重事业,昨天我约她,她都没有给我这个面子,今天是我到她公司门口堵到她了,她不得不跟我来了。”金豆故意这么说。

“哦,这样,今天只是一个意向,两家也可以放心了,我是愿意的,但我可能要去国外那边处理一下手头上的事,处理完了,我再回到这里追她吧。争取一个星期把她搞定,然后就娶她回家。”

金豆一言不发。

晚餐餐桌上都是连蔻喜欢的菜,都是最平常的家常菜,金豆感觉到张大卫是真的喜欢连蔻,以他的身份和听说过的他那些桀骜不驯的事绝对不会跟着一起吃这些。

金豆郁闷在心。

吃完,金豆推说还有公事要谈,有商场上的朋友这个时间在酒店等他,便要告辞。

张大卫递给连蔻一张烫金名片,对她说如果有事24小时可以打给他,连蔻仍报以微笑和道谢。

出来时,连蔻看到张大卫没有送他们出来,有待从把车开了过来,金豆和连蔻上了车开了几分钟,连蔻才意识到还没有开出张家的院子,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到了门口,门卫看了看车内的两个人打了内部电话确认后才放他们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