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七十一章:看到不愿看的人,用了不该用的钱,听到不愿听的事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975 2012-01-03 16:19:47

  连蔻正在找待者重新点餐时,一打眼在餐厅看到霍风杨和一个女人在一间待者刚出来的包间内,连蔻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女人没有坐在对面,而是和霍风杨并排坐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很亲密。

连蔻有些心慌,看着江意晚有些呆,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江意晚看到连蔻的表情一下子的变化。

“没有,意晚,我们怎么不在包间吃?”

“还包间呢,你临时约的我,肯定订不到了,这是高档餐厅,想要包间至少也要提前一天吧,反正就我们俩,你又是个不讲究的人,在外面还可以临窗,看看外面的风景不好吗?”

“给我再点一份水饺吧,这个牛肉我实在吃不惯。”连蔻无意的说着。

“蔻蔻,你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餐厅哪来的水饺,吃饭吧!”

江意晚帮连蔻点了一份饭,加了二个菜,连蔻只能放下不愉悦的心情,专心吃着饭,边吃边说:“意晚,还不如去渔家傲呢!”

“我好不容易大出血请你一次,好象我请错了一样。”

“我们是好姐妹我才口不遮拦,这顿算我请吧。”

“很贵的哦!你请?”

“我请!真的!我带钱了。”

......

两个人吃完付账时,江意晚执意要付,连蔻早有准备伸向待者一张金卡,待者刚想拿,江意晚抢了过去,“蔻蔻,这是谁给你的卡?”

“干嘛?”

“我还不了解你吗?平常你都不带钱的,是金豆给你的吧?不要用他的钱,以后也不要,还给他!我来付!”

“没事的,我再还进去好了。”

“不行,除非你拿出你自己的钱来付。”

连蔻在包内东翻西翻,也没有足够付帐的钱,但,说出口自己付账怎么能让江竟晚付呢?她在钱包内看到了霍风杨给她的那两张卡,于是拿出那张二十万的卡递了过去,并对江意晚说这是工资卡,江意晚看到是本地的卡,就不再拦着了。

银行卡的密码连蔻知道是6个1,初始密码,她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它们,所以也没有改,或者说把它们忘记了,但从安全角度连蔻想到这两张卡的密码要改一下,不管以后和霍风杨到何种程度,卡现在在自己手上现金安全是重要的。

出了餐厅的门,来到停车场,连蔻推说吃得太多,在停车场走走,江意晚也不管她,独自坐在自己的车内等着她。

连蔻的目的她想找到霍风杨的车,她想进一步确认,快速的搜寻着,车很好找,那辆宝马车很显眼,而且在车尾连蔻找到了她贴的一张透明一只小兔子的贴纸,如果不注意没有人会看到,连蔻在拿取霍风杨送给她的那些从外地买来的小礼物时,有一张这样的贴纸粘在她的身上,她随手贴在车尾了。

连蔻得到进一步的确认,那个在包间的人正是霍风杨。

连蔻上了江意晚的车,对着车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她们找了一个步行街走了走,江意晚买到她喜欢的手镯、发卡、小首饰,连蔻本不想买,她什么都有,但是,她还是用了霍风杨的卡买了一些她喜欢的小饰品,不贵,但违背了她不想花霍风杨钱的本意,从看到霍风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如此亲密她就不舒服,走出了第一步花了霍风杨的钱。

事情要么不来,要来就会一起来。

一天下班,张小易又约连蔻去“渔家傲”,连蔻喜欢那里的菜,但想到张小易会不会又让她找杨柳青,她现在巳经不知用什么借口找他了,于是找了各种理由一推再推,直到张小易说明纯吃饭,不谈其他时,她同意了。

她给霍风杨发了一条短信说明她会晚点回去,让他不用等她,自从那次看到霍风杨和那个女人的亲密,连蔻对准时回别墅不管霍风杨来不来她对自己也没了要求。

这段时间“绽放”要发表,起初的兴奋、喜悦都化作了疲惫,加上霍风杨对她的突然冷淡,让她有些不能接受,再亲眼看到霍风杨和别的女人在亲密让她也有了吃醋的感觉,她很想拿一瓶酒全喝完,然后醉了就什么都不想想了,她有些理解哥哥金豆对她说过的话。

连蔻和张小易来到渔家傲时,在门口就看到了杨柳青,他似乎在等人,左顾右盼,连蔻提不起精神,张小易则上前打了招呼。

杨柳青看到连蔻,冲她展现了微笑:“忙吗?”

“还好!”

“怎么有心事?”

“没有,忙了一天,很累,小易拖我来的。”

“哦,那你们先进去吧。”

连蔻向大门进去,而张小易则有话没话找杨柳青搭讪着,连蔻苦笑了一下,走到前台等张小易。

这家店的店长看到是连蔻,忙上前打着招呼,顺着连蔻的眼光,看到那位经常来的张小姐和老板说着什么,有些明白,看到连蔻站着,于是引她到一间小的包间,让她先坐着等朋友,说明一会引那位小姐过来,并倒了连蔻喜欢的花茶,连蔻清楚这也是要付钱的,不是餐前一般的茶,于是品着、等着。

才过了十几分钟,连蔻好象等了很久,她也理解张小易,但她清楚张小易在白费功夫,自己也不想说了,说了也白说,看着张小易受伤害或者灰心吧,她叫了服务员点了三个菜,一碗饭,她想边吃边等。

饭菜上全了,张小易还没有进来,连蔻先吃了她太饿了,那些菜在YOU惑着她。

正吃着,张小易推门进来,“你都吃上了?让你等久了。”

“没关系,战况如何?”

“虽没有什么进展但还是有点希望,要不是上次那个姓霍的来了,还可以多聊一会。”

“姓霍的,霍风杨吗?上次我和你免单遇到的那个人吗?”

“是啊,他和他女朋友吧,还好今天看到了,否则我真为我哥担心,他可是我哥的强劲对手,现在我放心了,他有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那个女的是他的女朋友?”连蔻边吃边问着。

“是他带来的,他们好象一起有说有笑的,我还一直以为那个姓霍的不会笑呢,每次看到他都是冰着脸,上次在医院才是。”

“他们都出去了?”

“没有,进来了,好象说一起吃了饭再去酒吧喝酒什么的。”

“那霍风杨看到你没有说什么?譬如问你和谁一起来的?”

“不是,我看到霍风杨和那个女的从车上下来,杨柳青就走过去了,我就回来了,也就听到他们讲这些。”

“哦,那你快吃吧,我还是觉得这家的菜最对我胃口,如果有一天你把杨柳青这座堡垒攻了下来,我天天来吃,给我免费哦。”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小易,你知道吗?我很想有你这样的优点,明知不行,还要虎山行。”

“情至所至,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只能能做点什么就做点吧,也许就行了呢?”

“所以我说我佩服你,如果我感觉有一点不行的话我肯定第一选择放弃。”

“你和我哥到底有没有希望啊?他现在真的变了,没有再找过女人。”

“你对我说过了,再说吧。”

“你到底要我哥怎么做?我哥也不小了,我爸、妈都着急要抱孙子,你说出来,我们家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小易,你看我最近除了睡觉时间都和你哥在忙着绽放系列,你觉得我们怎么样?”

“我知道还问你吗?如果我哥求婚你还会答应吗?”

“小易,我和你哥的事别人是帮不上忙的,看他怎么做?看我怎么想?”

“真搞不懂你们!”

连蔻这顿饭吃得也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难受,她又听到霍风杨和其他女人出去玩了,她又能怎么样呢?她现在还是见不得光的。

吃完后她们又一起去看了电影,回到别墅很晚了,看不到霍风杨的影子。

连蔻打了霍风杨的手机,还是无人接听状态,于是她不想再打了,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她倒了一杯红酒,巳是九月的天气早晚有些温差,晚上没有那么闷热,有几天的温度比较低都不用打空调,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想到了一着词“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可是好象也没有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程度。

她觉得霍风杨如果你想爱,就爱,或深爱,不要这样三心二意,她选择他,唯一一个原因就是他专一,但现在和张小桐有什么区别,而自己因为张小桐这个女人问题总是耿耿于怀。

站在阳台烦闷的最后结果是既然霍风杨短信不回,手机不接,那就去他的办公室找他,把话说清楚,她就可以重新开始,连蔻觉得和霍风杨真是一场闹剧,费了自己些许感情,她又一次对自己说面对霍风杨不能再摇摆不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