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七十六章:心软造就更大的伤害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970 2012-01-03 16:19:47

  次日连蔻在班上有些后怕,一直心神不定,她知道霍风杨是认真的,是真的要跳下去,她看得出他那种绝望的眼神,如果他跳下去她会怎么样?就昨晚亲眼一幕,她巳经心跳加速全身冷汗。张小桐走了过来“你昨晚没有睡过吗?这么没有精神。”

“回去是早上了,所以没有睡着,晚上再回去补吧。”正聊着,前台叫连蔻有人找,连蔻想会是谁呢?肯定不是同行,否则会进来啊。来到前台,看到有几个礼盒,都是高档的甜点,而且都是连蔻喜欢的小饼类,似曾熟悉,送来的人给了连蔻一封信,打开一看,只有几个字“知道你喜欢,慢慢品!”下面落款是张大卫,并备注都巳真空包装。

连蔻没有惊喜,只是觉得张大卫这么做比较了解她的需求,她不喜欢别人送她高档的东西,那些都留在家里,摆在那儿也许一年都不会去摸一下,这次回家生日也是如此除了史家父母送的水果她拿了几个,其它的都留在家里,而且年年如此。她对张大卫的细心觉得这个男人很特别,但她还是不能选择。

当连蔻把几盒甜点拿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时,张小桐看到以为是连蔻买的,“你买这些甜食干什么?吃这个要胖的,不要多吃哦。”说完就走了。连蔻本想拿出一些让同事尝一尝,听到张小桐这么说没了心情。

当天的工作不是太多,下午开会用去了二个小时,张小桐让连蔻重点准备好那份报告的内容,林艳红和包瑞雪则各负责冬季服装的设计,秋季的巳经在扫尾了。

张小桐下班后有应酬,他趁热打铁让连蔻等他,连蔻推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家睡觉,昨晚还没有睡过,连蔻哪有陪张小桐的心情,霍风杨是她现在的头等大事,当天在班上她有空就给霍风杨发短信,看他还在不在,有没有“活”着,一直担心到下班。

回到别墅,在二楼看到霍风杨在她的床上睡着了,她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他,日久生情,不然怎么会担心一天呢?她回到厨房,做着饭菜,也是她看到在茶几上刚买来的新鲜蔬菜知道他早巳回来,等她把饭菜全做好时,霍风杨还是没有睡醒,她推醒了他,“风杨,吃完再睡吧。”

霍风杨被推醒后坐在床上感觉头很痛,“蔻,我头痛,我再睡一会,你先吃吧。”连蔻摸了摸霍风杨的头,没有发烧,可能没有睡醒的缘故,于是又把他放平,霍风杨又沉沉睡去,连蔻解开霍风杨的上衣,看到被芦荟浸润过的伤痕只一天功夫淡化了,连蔻拿了一块毛巾用温水替他把上身擦了一遍,拿出芦荟刚想擦霍风杨的伤口时:“蔻,帮我洗澡水放好,我洗一下,擦是擦不干净的,昨晚也没有洗过。”

连蔻放好了水,霍风杨迷糊着眼睛从床上钻到了浴缸里,连蔻主动帮他洗了起来,霍风杨睡在浴缸里,头靠在浴缸边上放肥皂、毛巾瓷砖上,由于太硬让他怎么放都不舒服,他睁开眼把头直接睡到连蔻正给他洗身体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蔻,你还没有在灯光下看过我的全身吧。”连蔻红了脸“我从来都没有伺候过你,你没有怪我吧?”

“怪!蔻,如果你想要我,你要自己拿,把我当成你的私有财产,这样我们的关系就不会象以前那样了,我们互相的在乎程度不对等,而我又太在乎你,你明白我的话吗?”

“嗯,我知道,你说我太矫情了,但你也要理解我,我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亲近过,要经验也需要时间啊,再说你也不给我机会。”

霍风杨捧起连蔻的脸“蔻,你记住,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的心里只有你,这句话你要印在心里,刻在脑子里,当有什么事发生或你又听到看到什么时,你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然后再想想再做事。”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我们如果每天这样我什么都不祈求了,霍风杨,我也让你知道,到目前为止,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不要听外面的传闻,都是假的,有的只是公司为了妙作。”

“这个我知道,从你的身体反应我看得出来。”

“你在说什么呢?”连蔻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吃完了饭,我就是你的,今晚你给我信心,好吗?”霍风杨盯着连蔻的脸,他想他说的她应该明白。

连蔻摸了摸霍风杨的脸,亲了他一下,听了霍风杨的话让连蔻误会霍风杨是有病,所以就算他们都一丝不挂在亲热他也没敢要她,他没有信心。她也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她这方面一点经验也没有。

霍风杨此时也清醒了,洗完了,连蔻帮他上身擦了芦荟,在连蔻东吹吹西吹吹下,芦荟都渗入皮肤内,霍风杨穿上了衣服,他和连蔻在厨房吃着饭,他第一次吃连蔻做的饭菜,上次因为杨柳青的搅局他没有吃成,今天边吃边称赞着连蔻的厨艺,连蔻特别的开心,不停为他夹菜。

霍风杨的手机不停的响,其实早就响过了,只是他们在洗澡没有听到,再次响起时霍风杨不想破坏气氛,没有去接,但手机铃声不停,于是他走到沙发上想关掉手机,难得和连蔻这么温馨一回,拿起自己的包打开手机,看到有五个人找过他,可能这两天都没有他的消息都在找他,他打开了短信,原来儿子在幼儿园传染了病毒,在家隔离,让他马上回家,霍风杨把手机关了,陪着连蔻吃完了饭。说公司有事要走,连蔻听到很多电话,但没有听到他接,她不相信是公司的事,但她是连蔻她不会对他哭闹,让他走了。

之后霍风杨除了打来一个电话解释这几天因工作原因都不能来外,再也没有联系她,生日礼物也没有补过,让连蔻觉得霍风杨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她说要离开他,他就要跳楼,那现在她随时什么时候想走都可以,他在哪呢?

连蔻每天吃几个张大卫送的甜点,她越来越喜欢这类小饼,有时一个人时想起了发一条短信给张大卫,说她喜欢哪几种口味,而张大卫的回复都很简单“慢慢品。”让连蔻总感觉不是让她品他送的甜饼而是品他这个人。

霍风杨又连续几天没有出现,连蔻真的不能接受了,巳超出她的底线,她又回到了原来最初分手的想法,她把霍风杨给她的二张卡合计七十万都提了出来,存在她自己的卡上,她想看看霍风杨的反应,她清楚只要钱一提走,霍风杨的手机就有短信提示,她想霍风杨会来找她问清楚,那她就真和他结束吧,但这个人又消失了,不接她的电话,短信不回。

于是她把自己的东西除了霍风杨买给她的其他她自己的衣物大多有空都搬回了那个旧小区的家,如果霍风杨不打开连蔻的衣柜是绝对发现不了她的这些细节。

连蔻知道和张小桐是不可能的,不管现在张小桐对她有多好,但这个人上了她家的黑名单,对于过往张小桐对自己的不珍惜她还是耿耿于怀,但她愿意和他做朋友,介于男性朋友和男朋友之间,张小桐约他吃饭有时她也愿意,为了工作她也愿意陪他加班,陪他出席公司的一些商务活动,这一对俊男靓女走到哪里都招来羡慕的眼光,她和张小桐就这样有可能的情况下都会在一起聊聊天,这样可以排解霍风杨带给她的心灵伤害,只是连蔻从未答应去他的公寓,她也清楚去了公寓她可能就是他的了。

江意晚怀孕了,连蔻得到这个消息后,她除了说恭喜没有兴奋,她去了江意晚的家,看到她的老公对她如此的细心、呵护和紧张,她的心更悲凉,喜欢自己的人不少可却没有一个象江意晚老公那样的,成熟、有安全感,是自己的保留让别人有所保留吗?

休息日张小桐约连蔻去游泳,连蔻的想法是和霍风杨在没有结束前就不能和其他男人单独出去,推说约了人,没有给张小桐机会,而连蔻则在别墅一个人睡觉,她知道霍风杨不会来,所以什么都不用准备,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进门,她想可能霍风杨来了,她眯着眼睛把房门锁了,又回到床上继续睡,一会听到有人走来走去,而且上了三楼,不一会楼梯传出有物体和物体碰撞的声音,来来回回几次,她不能睡了,打开了房门,看到一个阳光帅气的年青人正在搬一幅幅油画。而且是从三楼搬下来的。“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对于突然打开的房门出来一个人,把那个阳光帅气的年青人也吓了一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