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八十一章:赴史爸爸之约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925 2012-01-03 16:19:47

  一路行驶,来到一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竹林,深深的看不到头,让人心静,

连蔻有些近视,她曾在书上看到,近视要多看绿色,于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爸爸,这是什么地方?”连蔻是一个没有方向感的人,特别在车上,一上车她就一点都不能辨别,除非这条路是她经常走的。

“是爸爸一个休息的地方,除了你没有人来过。”

“在这个城市爸爸你还有房子啊?”

“我们出了城市了,到了另一个城市。”

“什么?才一会功夫啊。”

“呵呵,你这个没有方向感的毛病还没有改掉,糊涂点好啊,难得糊涂。”

车5分钟后停了下来,来到一所很普通的房子前,只有一层,象个正方形,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四周种着各种果树,结了青青的果,有些很好认,有些连蔻不清楚,果香四溢。

连蔻下车后还是有点不习惯,刚才没有太注意,停下来有四辆车,前面二辆,后面跟了一辆,下车后感觉有一群人围着他们,连蔻以前也经历过,不习惯也只能随遇而安。

进了屋,看到房间内的陈设很时尚,不象是史爸爸这种年纪的人喜欢的样式。

刚才跟着来的史家人都忙前忙后,各尽其职,不用史老爷吩咐都忙着自己的事,他们还做了一件事就是偷看史二小姐,不能正面看,只能偷看,开始以为这个女人是史老爷的相好,听司机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史家二小姐,真是漂亮!能在她旁边站着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晚餐了......

“女儿,你看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爸爸,是不是今天要尽兴啊。”

“今天都听爸爸的,吃完了,先给爸爸画一幅画,再下棋,好不好?”

“你说的,不许赖!”

在旁的史家人听到忙去准备笔、墨、纸、砚及围棋。

连蔻的手机响了,连蔻看到是霍风杨的来电,有些奇怪,心想怎么这个时候出现了?在不该来的时候来,于是改成静音,发了一条短信:“我在外地公干,晚上回来,时间不定。”

“是谁的电话,你怎么也不接?”

“是我的领导,爸爸,没事,就是刚才我的老板要庆贺一下,我溜了,呵呵,他们在找我去呢,也就是吃饭,唱歌。”

“女儿,我今天注意到你身边的那个帅哥,虽然很多男人的眼光落在你身上,但那位帅哥,我感觉不一样,你们会不会接下来有故事?”

连蔻也不隐瞒史国栋,将她和张小桐的事一五一十全部说明,并说出当时对那个女人的不解,现在那个女人也消失了,怀疑是哥哥金豆雇人做的。

“女儿,我不觉得是你哥在搞破坏,你哥的为人我清楚,不然我也不会把小蝶嫁给他,再说他是你亲哥哥,他想反对完全可以正面对你说,不需要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这件事谁是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谁做的。”

“受益?”

“不过我也反对你和他。”

“为什么啊?”

“家世,还有他长得这么帅,就算张小桐能对你一如既往,但保不住别人会诱惑他,结局不会好,你会非常累,我可不想你受伤。”

“那就算了,反正哥哥还不停的威胁我,有了你们俩个人的反对,加上我也不愿和他私奔,没戏了。”

“呵呵,你倒是想得开,变得更开朗了,说明你还没有真正爱上他,不过,女儿,听你刚才的话我觉得他不是滥情,他是风流,这点还是要客观对待他。”

“哦,还有这种区分啊,汉语真是博大精深,做错了事结果是一样的还用的词不一样。”

“女儿,你找男朋友要慎重啊,如果不可能的就不要让自己陷进去,这是爸爸给你的忠告。”

“爸爸,你知道有小报说我是哥哥金豆的二奶吗?”

“知道!”

“那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连蔻看着平静的史国栋,惊讶着,那可是他亲生女儿的丈夫,他却如此平静。

“这种八卦,我原来以为你和你哥在一起时让人偷/拍了,再说真有这种事都不用我这个爸爸出手,小蝶自己就会解决,今天我看到你,女儿,你不要生气,如果我年轻二十岁,我一定会什么都不顾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可能只不过想多亲近你这个妹妹而巳,你明白吗?”

“哦,那传出那种消息,嫂子会不开心的,你有机会对嫂子解释一下吧。”

“不用,你以为小蝶会不知道吗?她自己会处理的,再说你不管从金家还是史家论都是她的妹妹,能有什么事?”

“爸爸,我想问你我这几个月的变化真有那么大吗?”

“这一路来,你没有看到我史家人的眼睛都在看谁?这可不是色,是欣赏。”

“那我是不是要高兴得要飘起来啊?”

“真是小孩子,你觉得张大卫怎么样?我对他不了解,你哥哥应该比我了解,他们在国外读书时是校友,我觉得他对你比较用心,特意到我家来过二次,问起你的情况,还让人对我史家认识你的人都详细了解你的喜好,并记录下来,我想他是追不到你不会罢休啊!”

“真的吗?我不知道,我们只是偶尔发几条短信、打几个电话而巳。”

“就这么简单?不要瞒着爸爸啊,对他可要慎重,不能象你自己找的对象,最坏的结果最多你被伤一下,对于他可不行啊,附带着几个家簇的事。”

“哦,这么严重?怪不得看到家里人对他和他们家的人都很拘谨的样子。”

“你不用这样,保持你的本性就好,也许他也喜欢你这一点,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都是场面上的人,当然都要顾及颜面的。”

“爸爸,我感觉和他不太可能,因为我看到他就很不自在,那怎么在一起生活呢?”

“要相处过才知道合适不合适,不能靠感觉的,明白吗?”

“哥哥说,张大卫他忙完国外的公事,就回来找我,还说一个星期就把我搞定,马上结婚。”

史国栋听完很开心哈哈大笑,“如果是这样,你就嫁给他,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你给他提条件看他答不答应。”

“答应了怎么办?”

“史二小姐配张大卫再合适不过了,我也知道你差不多是他百里挑一的,我对他不了解但有好感,人也不错,又有能力,你给我一个不选他的理由。”

“人很冷漠,很酷的样子,没有礼貌,他们家的人都很怕他似的。”

“哦,这样,那看他回来怎么对你吧,你自己再做决定,这是你以后的人生,只是不管成不成,对他不能任性,要顾及他的颜面,可以做到吗?”

“可以,爸爸你这句话让我少了很多压力。”

“真的吗?原来张大卫这个人给了你很多压力啊?还有其他人吗?我是说你觉得有可能的人?”

史国栋边看着连蔻边给她夹着菜,他巳经想象着连蔻巳经接管他的史家帝国了,如果能和张大卫联姻,那就再好不过了。

餐桌上的菜都是连蔻喜欢的,尤其是松子鸡块,连蔻差不多把整盆吃光了,史国栋一直看着她津津有味的吃感到很有趣,他很久没有看到这个女儿,虽然是金家的女儿,他喜欢她的纯真、善良、随性、聪明、博古通今,现在加进了美丽,这样的女儿让他想把整个史家交给她。

“爸爸,我对你是什么都不瞒的,还有一个人我不知道算还是不算?”

“那一定在你的候选之例吧,说说看。”

“他是开宝马4S店的,到底有几家我也不清楚,他对我很好,我住的远他把他的房子让给我住,平常下班后他有空都会给我做饭吃,最大的优点是对我专一。”

“你们住在一起了?”

“没有,我们有空会一起吃晚饭,一般晚上他都走的。”连蔻马上否认,不能让史爸爸知道她和霍风杨巳经到了那种亲密程度,否则会给霍风杨带来麻烦。

“那他目前是你唯一入选的人吗?

“是的。”

“哦,他叫什么名字?”

“霍风杨。”

听到这个名字,史国栋感觉有些耳熟,趁上洗手间功夫他让助理去查霍风杨这个人。

吃完了,连蔻感觉吃得很舒服,站了起来走了几圈,并不时和熟悉的史家人打着招呼。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史国栋的助理对他耳语了几句,史国栋让连蔻先到他的书房画画。

来到书房,笔墨纸砚、颜料、宣纸都准备好了,连蔻一直在想画什么呢?很久没画了,拿起了笔又放下了,霍风杨的短信又来了,她没有看内容,在这场情感的游戏中,她能体会刚才史国栋的话,她巳经感受到了伤害,来来回回几次,她现在只能把霍风杨暂停在那,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填补那份她一念之差带给她的不知进退。

她告诉史国栋有霍风杨这个人是因为她不想瞒他,这个什么都为她着想的老人,因为连蔻也清楚,史国栋想知道马上会知道她的近期生活,还是自己主动一点表示诚意,但她又不能说出对霍风杨不满的地方,都不满意了还要来往干什么呢?她就无法回答,反正她觉得自己对史国栋应该什么都不能隐瞒。

看着窗外,她想出去走走,她想她看到的那个地方一定让史爸爸改造得很美,想到刚才经过的一片竹林,有了,她信手涂鸦着,几分钟时间宣纸上出现一片竹林,远处山下一排茅屋,错落,参差不齐,竹林在暮霭中显现,画完了,用小楷题了想到的几句“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没有地方可写了,看了看,就这几句吧,这些都是她信手涂来,但也感到别有一番意境。

史国栋推门进来,看到连蔻的画和题的词,

“女儿,真不错,才十几分钟的时间,你能不能画一幅有气势的画给我。”

“唉,我很长时间没有作画了,我再多练习练习吧,这幅你不满意吧?”连蔻感觉画的自己还比较满意的,但好象达不到史国栋的要求。

“不是,这幅很不错,就是不够大气,挂在我的书房还行,有一个慈善晚宴,我想用你的画。”

“我的画,爸爸,我是谁啊?即不是名人也不是明星,谁要啊?”

“你是史二小姐,想想有没有人要,再说你画的很专业,不比那些名人差。”

“哦,那画什么呢?”

“你自己想,我的助理会来拿的,到时你交给他,还有你也要参加,带一位男伴来。”

“我?我也没有资格参加啊?再说如果来了不是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那我还怎么去上班啊?”

“没有关系,以连蔻的名义,请那位霍风杨一起去,让我先看看,邀请卡一会你带回去,画要尽快,还要去裱一下。”

“是不是我爸、妈、哥、嫂都会去?”

“你担心什么?有我在,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的,再说你还是史二小姐,有谁会伤害你,包括你的哥哥都不行的,我会吩咐史家人看着的,这样吧,想带谁来就带谁来,张小桐也可以,我要你开开心心的。”

“嗯。”

史国栋表明还有事必须要离开了,下次有机会再下棋,因为他没有了心情,助理查到霍风杨就是他的老朋友霍老的大儿子,巳经结过婚,而且儿子都有了,如果是其他人,他会马上吩咐给那个男人一个教训,这么欺负他最宝贝的女儿,但是老朋友的儿子,让他改变了主意,所以他想让连蔻参加慈善晚宴,他要安排一下让连蔻自己觉醒,知难而退,这样大家面上都过得去。

他安排了车送连蔻回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