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七十五章:眼睛为他下着雨,心却为她打个伞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266 2012-01-03 16:19:47

  “无痕”公司的人都跟着连蔻和张小桐去唱歌了,张小易晚了一步,她在前台付餐费时看到杨柳青和霍风杨,便客气的请他们一起KTV,霍风杨推说有事不去了,张小易则缠上了杨柳青,杨柳青又说和霍风杨有事要商量,间接的把小露请走了,张小易无奈的看着他们离开了渔家傲。

“张小桐的妹妹看上你了?我都忘记问你相亲的事情,怎么样?”霍风杨和杨柳青的酒量都很好,还是很清醒的,霍风杨想过了,现在不需要到别墅去等连蔻,等了也白等。

“张小易还是算了吧,相亲的事因为父母不同意所以没戏了”

“相亲不是你父母安排的吗?怎么他们不同意了?”

“说来话长,本来是全家满意,后来听说了一些那个女孩的一些事就不同意了,所以我也就这么搁着,再说这个女孩对我也不感冒,我想追也没有希望。”

“这哪跟哪?你对自己那么不自信,是哪家姑娘对你杨大公子亿万身家都不屑一顾?”

“别提了,以后告诉你,先说你吧,我想问你,你现在整天拉着小露和甜甜干什么?先不提你老婆丁红菲,就说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如果看到了不知会怎么想?”

“这是我的生活,她不喜欢就别跟我啊!”

“嘴硬,不过,你和连蔻到底怎么回事?不会那个女人就是连蔻吧,否则我又不认识你瞒我干什么?你以前认识一天的都向我介绍,刚才你看到连蔻脸色变成什么样我都看到了,我就假设那个女人是连蔻,她今天生日,而你带着小露出现在她的面前,我想我是女的也不要你了,不过吧又不象,如果是的话,我想她早就把酒倒在你的头上了。”

霍风杨没有回答,坐在渔家傲门口的石凳上不知思索什么,他不是不知道杨柳青在说什么,在包间看到连蔻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完了,刚才听连蔻的话她可能不只一次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不然不会这么淡定,霍风杨在想回别墅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可能要下跪了,反下没有别人,如果她能原谅他,他做什么都可以。

当连蔻唱完歌回到别墅巳是临晨二点钟,她没有心情唱,只是她不想这么早就回别墅,她不想面对霍风杨,所以故意这么晚回来,她自己猜霍风杨就算来了这个时间也该走了。

她回家一般不开灯,连蔻经常喜欢一个人在黑暗中待着,有几次把霍风杨差点吓着,她来到自己的房间,又看了霍风杨睡的客房,别墅的路灯不开灯就能让连蔻看清房内有没有人,结果都没有。

她进了浴室洗了澡,边洗边哭,水冲在身上,打在她的心里,等她洗完出来睡在床上时还在抽泣。

“明知心里难受,为什么不打电话质问我呢?”是霍风杨的声音,黑暗中霍风杨上了连蔻的床。

“你下去!”

“为什么?”

“你太脏了,我不要你了,”

“什么?你说清楚一点!”和杨柳青说的一样,真的不要他了。

“你和很多女人都有来往,是我瞎了眼跟了你,我怎么这么蠢,蠢到家了。”连蔻不停的打自己的头和脸。

霍风杨急忙拉住了连蔻的手,“你有什么气冲我来,不要打自己,我会心疼的。”

“霍风杨,你真的爱我吗?”

“爱,爱到骨髓了,我知道我的态度你不接受,你生日是哪一天我都没有注意过,对不起,但希望你明白我真的爱你。”

“那好,霍风杨,你明天就去见我爸爸妈妈,我们结婚!”

“蔻蔻,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不好!”

“结婚不是小事,再说你真的准备好了吗?我保证以后不和其他女人再有来往,那50万你全扣了吧,都是我不对,好吗?我保证改,我每天来陪你!”

“我真的不想要你了!如果早知你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就原谅张小桐了,就不会有你什么事了。”

霍风杨脱掉了上衣,打开了灯“你看一下,我的身上,都是你那天指甲划的,张小桐会让你伤成这样都不吱一声吗?”

每次连蔻和霍风杨亲热都是关着灯的,能看到的也只是别墅的街灯透过的光,互相只能看到个大概,自灯一亮,连蔻看到霍风杨身上都是血道子,一条条,尤其后背上有二条还化了脓,

都过了一个多星期,还能看到霍风杨伤痕累累的样子“这都是我干的吗?”

“我只和你睡过,不是你干的还是谁干的?”

“你不会和其他人?”

“怎么会?那都是逢场作戏,你都不让我碰你,我生你的气,所以。”连蔻知道霍风杨在说谎,但看到他的身上被自己划成了象受过刑一样,不免心疼,她也想起那天她的手指甲里都是血。“你怎么也不去医院看看,这么严重,背上也没有上过药吧。”

“我对着镜子照过了,这让我怎么上医院啊?大小姐,人家万一报警说有家暴你要坐牢的。”

“哪有这么严重?我去拿药,帮你擦一下!”连蔻说着要下床。

霍风杨顺手把连蔻抱进了怀里,“你不生我的气了吧?这次原谅我吧!生日我给你重过。”说着便开始亲吻连蔻的脖子,连蔻还是从霍风杨强劲的手臂中挣脱出来,从床头柜拿出药箱翻了半天也不知该擦什么,看看时间快临晨三点了,打电话问好象不是时候,于是马上打开电脑,查了起来,霍风杨则看她忙来忙去,睡在连蔻的床上没有动过,也差不多要睡着了。

终于连蔻查到用芦荟可以治疗划伤的伤口,兴奋起来,因为她有很多,用来美容的,家里终于有一样东西派上用场了,她拿出芦荟膏让霍风杨睡在她的腿上,她很仔细一点点的擦着,眼泪又掉了下来,落在霍风杨的背上,霍风杨听到抽泣知道连蔻心疼他,那就让她好好心疼吧。

第一层芦荟膏擦完后霍风杨感觉是舒服很多,尤其背部自己也够不到,胸前他自己虽然处理过了,但要去掉那么多疤痕至少需要几个月。

“风杨,对不起,我看到你头颈部都有,让人看到可怎么好?”

“别人看到没有关系,只要你相信我这个样子不会和女人乱七八糟就可以,相信吗?”

说着,霍风杨抱紧了连蔻亲着她的脸“风杨,我想对你说件事情。”

“说吧!”

“我们分开吧!”

“为什么?”霍风杨心里马上紧了一下,心跳加速也不自觉开始心慌,手脚有些软并伴有冷汗。

“张小桐是因为一个女人的问题我不要他了,而你不是一个,我不做小三或小四,那不是我,所以我想放弃你了,根据协议,你想要我赔我就赔给你,不想赔我想好了打包走人,我没有直接证据你和其她女人怎么样,但我确实看到过几次,所以房子我不要了,天也快亮了,所以你想一想,给我一个答复。”

霍风杨从连蔻的身上爬了起来,“我不同意,从今天开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我觉得没有必要了,你如果爱我你就不会这么伤害我!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冷暴力?你对我就是,我不想要你了。”连蔻自从回了一次家,她的心思在往张小桐和张大卫的身上偏,也许他们和她都只能算邂逅但和霍风杨比较她觉得他们更实在一点。

霍风杨有些沮丧,连蔻是一个比较独立的人,一旦拿定主意她不会变的,他站了起来,从衣服口袋拿出了烟,刚想点着,被连蔻一把夺了过去“连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对烟味敏感,就你不知道,我身上的红疹就是拜你的烟所致,所以还要我说什么吗?

“好了,连蔻,废话不要说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不离开?”

看到连蔻铁了心要和他分手,霍风杨的心真的有些后悔了,不是都是自己掌握着主导权的吗?今天就被她的二个字“分手”什么都成了浮云了。

“楼上还有一层,那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如果你要离开我的话。我知道死不了,但我至少也会断胳膊断腿的,你来伺候我好吗?”

“你不要威胁我!”

“那就试试!”说着霍风杨开门就上楼上走去,连蔻没有当回事,她才不受威胁呢,但还是追了出去。

霍风杨是来真的,在表面上看不出他的内心变化,有些话没有说出口,感觉到了最多伤心一下而巳,但连蔻说出真的不要他了,他的心一下子承受不起,所以他当时的心境混乱就是想到死,在连蔻面前死去让她也不好过,于是他做了这个决定,他也不想连蔻会跟上来,只要他摔到一楼的花园里,连蔻会不管他吗?霍风杨有些偏激,包括他的性格,和他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但连蔻真的跟了上来,看到霍风杨一只脚要踏出三楼的阳台时,连蔻吓坏了,真、假她还是看得出来,“霍风杨,我不走,我不走,你别跳!”

霍风杨一只脚还是伸向阳台外看着连蔻,而连蔻感觉全身都软了,倒在地上。

霍风杨从阳台上慢慢走了下来,扶起全身瘫软在地的连蔻,“你来得真是时候,再晚一步我就跳下去了。”

“你,霍风杨,你真有种!”

霍风杨抱起了连蔻,连蔻头靠在霍风杨裸露的胸上,回到了二楼:“离上班还有三个小时我们睡一会,明天晚上我们再谈吧。”

这一夜霍风杨抱着连蔻虽然他们都是闭着眼睛,但他们都没有睡着,尤其连蔻一只手紧紧握着霍风杨,不肯松开,让霍风杨时不时睁开眼看看她,忍不住紧了紧另一只手把连蔻抱得更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