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九十一章:该来的总要来的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460 2012-01-03 16:19:47

  连蔻和张小桐那晚跳舞亲热的照片第二天小报就登了出来。

没有看到的人不知道,可是有看到的人告诉不看的人,那就都知道了,这个人就是金豆,这也是几天后发生的事情,金豆的朋友和他聊天时无意说起看到一对壁人,太登对了,因为报上除了搂着亲吻的还有他们一起跳舞的照片,金豆没有在意,也没有仔细认真听,但后一句让金豆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朋友说让他好好管管不要让人说闲话,说看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子好象是他在外养的那个,金豆问了什么报纸马上知道是连蔻,他当时就很生气,让自己的贴身秘书把那些报纸全部去收集起来,当拿到、看完时,金豆气疯了,这是真实的,不是乱写的,他坐在办公室气得脸都绿了,除了贴身秘书知道怎么回事外,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他在办公室发了一天的火。

回到家,把自己放在浴缸里,他想着连蔻生日那天他们的约定,怎么才多长时间和张小桐做出这种事情,他必须一个人好好静一静、想一想。

史蝶早就知道金豆今天在办公室发了一天的脾气,但问谁都不清楚为了什么?这让史蝶也莫名其妙,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她不会不知道,会第一时间有人向她报告,不管怎么说想向她献媚的人很多,她看到金豆回家后饭也没吃,躲在浴缸里,她也没敢去打扰,在外间走来走去,一直在想等他出来问还是不问呢?

等了半天,史蝶也走累了,直接进了浴室,握着金豆的手“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如果不想说先出来吃饭吧。”

金豆放开史蝶的手,点了点头,史蝶出去了,金豆也感觉心情好了些,来到餐厅吃饭,史蝶边吃边看着他,看不出什么问题“我能问你是公事还是私事?”“没事。”“那就不要再生气了,一会要不要出去走一走?”看到金豆没有反应,史蝶不再讲话了,她心里有点数,不会是公事,私事会是什么呢?想了想除了他这个妹妹,他不会发那么大火,她也清楚她丈夫对这个妹妹的感情,只因是妹妹他没有办法,如果不是,史蝶早就出手了。

金豆的心情恢复了一些和史蝶正吃着饭,家里的佣人来报,史老爷来了,他们忙出来迎接,看到除了史国栋还有张大卫,让金豆和史蝶大感意外。

“你们在吃晚饭啊?怎么这么晚啊?”史国栋看着女儿问道。

“是啊,金豆一直在忙,我等他吃饭,所以有点晚。”史蝶在父亲面前还是有点不自然。

“金豆,我和大卫谈点事,正好路过,明天你和大卫去看一下你妹妹吧。”

“爸,有什么事吗?”金豆有些疑问。

“是这样的,连蔻答应我慈善晚宴的画我的助理去了几次都说工作忙没有画好,我觉得她有事,你做为哥哥去关心一下,另外和大卫一起去,让他们多见见面。”

“好的,那明天我先去安排一下工作,大卫你明天几点可以走?”金豆对岳父的要求从来不拒绝,再说他还找不到理由去找连蔻算账,巧了,机会送上门。

张大卫表示次日傍晚可以到,因为事情实在太多,他觉得去见连蔻不想带太多的随从,工作多随从带得也多,他和金豆约好在酒店见。

次日,金豆一早到办公室就坐不住了,他想尽快到见到连蔻问一下她和张小桐到底怎么回事?于是他带着所有人秘书、助理、四、五个人一起去了,平时是因公事带那么多人,今天是私事但他忍不住了,事先他打了连蔻的电话,让她下午无论如何请假到酒店见他。

连蔻接到金豆的电话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因公而来,没有想到的是下午二点多金豆的贴身秘书来找她,请她马上请假去酒店,连蔻莫名其妙,只能向张小桐请假,张小桐看到人都来了以为连蔻的哥哥发生了什么事,就准了,连蔻跟着贴身秘书来到酒店,她也以为金豆发生了什么事,急匆匆到了酒店房间,发现金豆站在房内,应该没事,看到哥哥金豆她还是很高兴的,“哥,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你就这么想让我回去?不想见我吗?我问你,你和张小桐怎么回事?”金豆挥了挥手,让房间内的人都出去后质问连蔻,转过身的金豆对连蔻没有一丝笑容,一脸严肃。

“怎么了?哥哥,此话从何说起啊?我和张小桐一点关系也没有啊,只是工作关系。”

金豆把照片和报纸拿到了连蔻的面前“你看看,这两个人是谁?”

连蔻一看,也傻了,这怎么会有照片?她马上想到这肯定是小报记者拍的,被哥哥截了,那报纸会不会霍风杨也看到过了?所以一直没有到别墅?连蔻一直在想着霍风杨会不会知道,根本没有考虑过金豆的感受,“我问你,你和他有没有上过床?”

“哥,你在说什么呀?”连蔻马上脸红了。

金豆脸色很严峻盯着连蔻“你对我说实话有没有上过床?”

“我不想说这个,哥,你怎么了?我知道我做得不检点,但真的没事,再说那天因为有些事我实在太烦了,他陪我去跳舞,跳得很开心,所以没有顾及很多,对不起,哥,我以后保证注意。”

“我只想知道你和他有没有上床?我再问你一遍,你知不知道这个对你影响有多大,我今天来处理这件事的,底片我全拿回来销毁了,但卖出去的报纸就没有办法了,你到底让不让我省心?你不是和我有约定吗?你都忘记了?......”

在金豆一连串的责问中,连蔻觉得就算她和张小桐真好了,那也是她的私事,再说报上登的照片都没有一个人问过她,她都不知道,那她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吧?不然会问她,她越想越难受,金豆还是不停的说她,让她感觉很委曲,眼圈红了,自从进门后,连口水都没有给她喝,除了不停的问她,责问她,让她难堪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看看金豆还在她的面前走来走去不停的说她怎么不懂事,她眼泪掉了下来,但金豆似乎不得到答案不罢休,一直在问她那个问题,连蔻最后回答没有,金豆又不相信,连蔻说那你要怎么样才相信,金豆看着她不说了。

金豆看着眼前雨带桃花的一张脸,很想亲上去,最后还是忍住了,“慈善晚宴的画你为什么不画?你史爸爸让我来拿。”

“我每天都很忙,没有时间,我想在那天我自己带过去的,我对爸爸说过了。”

“那你今天能画吗?我要带走的,你也明白我不象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不带走交不了差。”

“我还没有想好画什么?哥,你给我一个建议吧。”连蔻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懂!”金豆很不耐烦。

连蔻现在真的感觉委屈极了,金豆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说过她,她竟哭出了声,贴身秘书和助理们都在门外,自从连蔻进门后虽关上门,听不到内容,但总能听到金豆在骂连蔻,而且好象连二小姐还哭了,为了什么事只有贴身秘书知道,这种事他们怎么又能管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