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九十章:整理思绪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1843 2012-01-03 16:19:47

  连蔻也不知靠在门上有多久,霍风杨也没有上楼来找她,或者安慰她一下,她听到了汽车开出别墅的声音,远去,她的眼泪不听话的又流了下来,她感觉霍风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那个时候她对他还没有动心,她多么希望那时他能回来。

连蔻一直靠在门上,她这次真的下定决心了,走吧,找一个机会,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他再也不会找她,否则她又回头了,又投降了,在没有找到前还是留在这儿,走了可能不久又回来了,那她该有多丢脸啊,让霍风杨也看不起,她现在还不能离开这个城市,她最放不下的是她的工作,她的事业。

史国栋曾打她电话让她考虑回史家,让她把服装先放一放,象她上大学放假时期一样跟着他上班,至于做什么,也很明确告诉她继承史家的家业,第一次连蔻听到史国栋这些话很吃惊,那是多大的信任,她是个有事业心的人,但她却连连对史国栋说再给她一些时间,让史国栋也猜得十有八/九。

她舍不得现有的工作及霍风杨,连蔻心底有一个声音,她的生活没有张小桐是可以的,但现在,至今为止还是不能没有霍风杨,虽然她不停地的说分手,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为什么还留在这栋别墅,她的内心很期望每天看到霍风杨,这也许就是依赖,霍风杨身上男人的成熟之美让她不想舍弃,如果他每晚不走陪着她,她觉得自己的心会很定,自己这几个月的突然美丽霍风杨的功劳应该是最大的,他对她的专情,对她的发疯,对她身体的依赖深深刻在她的心里。

但,又是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日子才不长,所有都变了,她觉得霍风杨再回到过去的那样,她还可以接受他的,她觉得自己没有变,是霍风杨变了,他对她没有了发疯,没有了专情,现在的霍风杨对她现在来说就象一种疾病,不能靠别人,要靠自己战胜,找出一种方式解脱了,她就可以回史家了。

连蔻不停的予盾着,痛苦着,靠在门上的她后背沿着门背向下移着,直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有问过霍风杨家里有些什么人?一直纠缠在爱与不爱,他来与不来别墅上,怎么忽略了他的家人,她至少要清楚睡在身边人的家人情况吧,而她现在却一无所知,对他的创业经历都没有好好问过,她现在需要了解这些。

她也很奇怪如果换一个人对她这样,她一定要跟着他看看他每晚到底去了哪里?

连蔻正常上着班,身体仍然痛着,只是随着时间在递减,张小桐表现出的关心让连蔻又有些担心,她尽量只谈工作的事,一涉及感情她就岔开,她想了一个办法和张小易做了一个长谈,能听懂的人都懂了,和她的哥哥不可能,让她劝张小桐换人吧,原因只有一个,她对以前曾看到张小桐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亲热还是有阴影,走不出来,不可能和他结婚,张小易不太相信,让连蔻告诉她实情,也让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连蔻只能让张小易换位思考,其实就算有阴影她现在也不介意了,因为霍风杨都不知找了几个女人了。

她现在确实如霍风杨所说,她住他的,用的巳经没有,因为她打了一百万到霍风杨那二张卡上了,银行卡霍风杨应该拿走了,因为她在房子内再也没有看到过,他想霍风杨没有提这件事他也清楚,有手机短信提示。

她唯一同意上她床的人是霍风杨,在没有真正分手前,她也不想耽误张小桐,毕竟他的年纪摆在那,而自己不可能跟他,因为她想到了史家、金家,那个张大卫显现在眼前,又是一件麻烦事,张大卫的那些情书,让她有些动心,她不是花心,是感动。

张大卫的短信和电话除了关心她,没有轻浮之词,连蔻对他的好感递增,有时对生活和人情事故不懂的时候她会用短信的方式询问,对方也以真诚的答案给她,有时都是五、六页的短信,让连蔻感到很不好意思。

哥哥金豆每天以短信或电话或email和她联系着,连蔻有些困扰,她不知怎么和哥哥说,放着不管,来了什么就回什么,就当任务完成。

她觉得这些男人都象走马灯一样,一个还没有走又来了一个,作为女人她也清楚那个叫Jone的也喜欢她,也许不知哪一天冒了出来,又来打乱她的生活,那晚的举动她自己也觉对他相当不礼貌,但当时的情况她还是原谅了自己。

霍风杨的短信没有,电话也没有,那晚连蔻摔了碗后他又不来了,连蔻想打电话让他来说清楚算了,但总是下不了决心,她想还是等慈善晚宴结束后再说吧。

整理了思绪,以前排除了一些人只留下一个霍风杨,现在也要排除了,也许那个Jone和张大卫有些可能,张大卫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Jone只是霍风杨的雇员,单史家就不会同意,但不排除她对他的好感,他愿意做的霍风杨都没有做,她想了想霍风杨到现在都没有送她一件值得有纪念意义的物件,除了那些毛绒玩具和一些小玩意,她又想起那条毛毛虫不知去哪了,她记得那些脚和头都让她剪掉了,她实在生气,但她会把它们缝好的,但失踪了找不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