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零三章:慈善晚宴-父母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877 2012-01-03 16:19:47

  史家的慈善晚宴定于晚上七点正式举行,此次就餐的方式有别以往非自助式,一共摆了二十桌。

史家别墅室外宽大的草坪早巳安排妥当,人工做成的象哥特式教堂的一个顶,象苍穹一样将整个草坪罩在下面,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每个角都固定有致,上下呼应。

桌椅新做的桌套和椅套套了起来,显得气派华贵,最前面做了一个背景台,台布上除了背景还有规规矩矩的几个大字“史氏第八届慈善晚宴”下面附一副标题,说明这次所有的费用用于贫困地区办学而做,主办人是史蝶,背景台下设了三个台阶,宽宽的可以供人拍照留念。

连蔻早上就到了这个地方,心里七上八下,史蝶忙着晚宴的事没空陪她,金豆和史家人更是没有空,有很多商场的老朋友特意早来只为见到史老爷先聊一聊,增进彼此的感情,金豆做为女婿只能相陪,但史国栋还是让他的秘书偷偷看着连蔻,一有不对劲的地方马上汇报。

虽客人陆续来了很多,但因为还没有到晚宴的时间,连蔻不用盛妆,也没有人管她,她这也逛逛,那也逛逛,虽心中有事但看到什么都新鲜,如果有过经验想必早就躲在房内了。

有几户很有来头的贵宾长辈都在和史老爷聊天,带来的孩子都巳成年,有的巳经掌管家簇生意,看到会场有一个女孩子在里面,他们也想先进去看看,但都被拦在了外面,并和保安争吵起来,吵来吵去就那么几句话,他们为什么不能进入会场看一下?那个女孩子就可以?

保安的回答很简单,“她是史老爷准许的。”史家保安的头不知道她是谁?他每次随史老爷出门在外时听出这个女孩有可能掌管史家,而且看到在史家她到处可以走,史家的佣人从来不拦她,她想上哪就上哪,并且对她和善、恭敬,那他怎么能拦她呢?其他人他可以不管,管他是什么来头,这是他的职责。

连蔻听到因为她的原因,保安和来的贵宾吵了起来,马上走到前面,“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进去的,只是好奇,这样吧,我出来,时间到了,我们再进去看吧,对不起了!”

她的表态,让在场的男士都不说话了,尤其保安们觉得这位小姐太有素质了,一点都没有蛮不讲理和傲气,只有几位千金小姐还是要进去,保安队长脸一沉,“我们家小姐都出来了,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了,再这样,我今天就得罪了。”

“你们小姐?你们小姐我们认识,她又不是史蝶?”

“那你们去问史大小姐她是谁吧,不要在这闹了!”保安队长也不清楚她到底是谁?但是肯定比大小姐还受宠,这是他的感觉,因为人情事故看多了。

这些小姐先生们心里都有了疑问,长得不错,穿得不怎么样,连蔻因为时间未到,并且在史家那不是和自己家一样,就随意穿了一套休闲的运动装,和她们的盛妆是没法比,人还是要靠衣装。

她很没趣的回到她的房间,盯着她的秘书将刚才发生的事报告给了史国栋后又继续来到连蔻的房门外。

连蔻回到房中做了一下脸部护理,做面膜同时她拿起了铅笔在纸上画着图样,宴会的场地她很喜欢,大气,华贵,让她有了一个灵感设计一系列这样的服装可以用到有钱人的这种宴会上不是很好吗?

她乱涂乱画着,设计了五、六张并一张一张修改着,听到敲门声,史家的管家推进一辆小车,车上放着水果、甜点“二小姐,你饿了吧,吃点吧。”说完,悄悄退了出去。

连蔻的心情马上好了,原来还有人惦记着她,这些都是史夫人吩咐的,听到秘书对史国栋说二小姐进房后再也没有出来,史夫人就让管家送点东西给她,看她在干什么?

这一天,最紧张的要数史家人,不是为了晚宴的事,他们的心都提着是不知道连蔻看到霍风杨和丁红菲会怎么样?

当管家说连蔻正在设计服装图样时,都放了心,金豆走了过来“爸、妈,我爸、妈来了!”

史国栋听到亲家到了,招呼着史蝶出门迎了出去,在门口见了面,寒暄了一阵,金父没有看到连蔻,对史国栋马上来了个不愿意“蔻儿不是来了?怎么没有出来?你把我的宝贝女儿藏哪去了?”

史国栋不依不饶“她是我的女儿,当然在她的房间里。”

“你这个老头子,干嘛总跟我抢女儿?”

“谁跟你抢,她又不姓金,她现在姓连,以后我让她姓史。”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两个老头在门口为了连蔻吵了起来,这见怪不怪了,两位夫人及金豆小俩口早巳习以为常,每次见面不管为了什么事争起来或吵起来,最后的点都会落在连蔻身上。

有时在家里看他们不分胜负的吵吵还比较有趣,但今天不行,连蔻的母亲瞪了一眼金父,“你今天来干嘛的?如果你想砸场子,女儿就改姓吧,有你这么不懂事的爸爸吗?”

金豆的父亲怕老婆,这谁都知道,所以他只能“哼”了一声到客厅坐着去了。

两位夫人闲聊了一下,史夫人带着金夫人到连蔻的房间,而连蔻的母亲知道史夫人要接待客人让她先去忙,推开连蔻的房门,看到女儿正坐在窗前,“蔻儿,早来了怎么不下去接我们?”

“哦,妈,你来了?爸爸呢?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问哥哥他也不知。”

“最近好不好啊?听说张大卫又去看你了?你们怎么样了?”

“唉!妈,不要一来就说这种事,你们最近身体怎么样?都好吗?”

“都很好!就是比较想你,其实你爸爸更想你,多次想和你姨妈说让你回来,但总是开不了口,虽然你和姨妈家没有住在一起,不管怎么说你是他们家养大的,如果你结婚了他们家就说不出什么了。”

“哦!我现在就去看看爸爸吧。”

连蔻的母亲忙阻止了她,告诉她外面来宾那么多,如果她一出去,造成父亲和史国栋再吵架太不象话,把刚才在门口的情况描述了一下,象两个小孩一样,连蔻只能请母亲让父亲到她的房间见一面。

五分钟不到,楼道内就听到金父叫女儿的声音,连蔻忙走了出去,“爸爸,你轻点,我在这呢!”

“你这丫头为什么不下去接我?你不想要我做你爸爸?让那个史老头做你爸?是不是?你回来怎么不去先看我们,跑到史家来干什么?.....”

“晕,爸爸,哪来的这么多问题?是哥哥把我送过来的,再说今天就能看见你们,这里结束我跟你们回家,这样不是挺好的?这你也要吃醋?”

“谁吃醋了?”父亲和她僵在那了,连蔻看了看母亲,母亲在看她怎么处理,她也想看看这个亲生女儿是不是真的被史家收买了,动不动就跑到史家,动不动就和史老头说心里话,和他们反而生分了。

连蔻看着父亲吹胡子瞪眼,拿起一个香蕉剥了皮递给了父亲,又拿了一个桔子也剥了皮递给母亲,趁父母坐着吃的时候发了一条短信给了金豆“哥,爸、妈在,救命!”

连蔻在屋内陪着笑,父亲还是一直数落着连蔻,看看时间快到傍晚六点了,她今天的头等大事就是看霍风杨有没有带着丁红菲出现,左等金豆没来,右等还是没有来,母亲看出了问题,“蔻儿,你有事?”

“是啊,妈,我一会还要表演呢,我第一次参加,很紧张的,你们就不要说我了。”

“你还表演?又是那个史老头的主意吧?”金父又没好气的问道。

连蔻后悔死了,怎么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爸爸又生气了,不说了,还是等哥来吧。连蔻低着头噘着嘴等着谁来救她。

连蔻的母亲看到连蔻不高兴了,马上站了起来对丈夫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上来的目的是看女儿的,万一她一生气晚宴后不回家直接回去了,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蔻儿,我们先下去看看老朋友,你一会下来。”母亲见好就收了,这个女儿从小不在一起,他们老俩口最害怕的就是连蔻突然不说话了,面无表情,他们就会马上妥协。

“蔻儿,我们先下去,你一会来。”父亲语气缓和了许多,没有了刚才的怒气。

连蔻点了点头,走出房门时看到了金豆和史蝶正走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