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九十八章:不是交叉线,是平行线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329 2012-01-03 16:19:47

  当连蔻把自己的过去对霍云杨和盘托出后,霍云杨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坚持要和她成为男、女朋友让连蔻感到意外和喜悦,但,她经历过了,不想自己再次的投入换来还不如和霍风杨的结局,她犹豫着。

连蔻的内心被霍风杨的冷落憋得难受,自己好不容易走出这一步和一个男人好上了,以为他是一个好男人,以为他会对她专情,以为他会一直宠她爱她,以她为主,才几个月时间所有的激情和执着都不知哪去了,也不知该怎么找回来,也不想找了,有了污点。

霍云杨第二天就打了她的电话,约她下班后一定要见面,连蔻表面推辞着,内心却希望晚上能见到那张阳光帅气的脸。

下班后,张小桐开会没有回来,她这几天总是有点顾虑,如果张小易真的和张小桐说过什么,张小桐又会象上次一样,静静的接受一切现实,这会让她太难受,她宁可让他大骂她一次,痛痛快快的骂,那样她会好受些,张小桐对她的好她能感受到,但他们相遇的时间和环境都不对,她对他总觉得欠了什么。

和Jone也就是霍云杨吃完了晚饭,霍云杨带着连蔻去看了一场电影,坐在情侣座位上,连蔻发现好象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样看电影,她很享受这些,Jone没有对她有过份的举动,总是彬彬有礼,让连蔻感觉舒服,也许这才象真正的情侣。

看完了电影,Jone带着她去了海边,在车内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就象演奏一曲交响乐一样,“我们回去了吧,太晚了!”连蔻对这些不感兴趣,她喜欢幽静的环境。

“我们等日出吧,看到太阳从海里跳出来的样子,很激动的。”Jone说得也很激动。

“对不起,我明天还有很多工作,晚上睡不好明天白天工作时间都废了,交不上作业要被老板骂的。”连蔻对日出不感兴趣,她觉得太俗了,动不动就看日出,在不得巳的情况下看看还可以,但特意来看她不想,还不如回去睡个美容觉。

“那回去吧。”霍云杨开着车送连蔻回到了暮笳别墅,在门口,他问连蔻“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暮笳庄吗?”

“当时曾问过没有人知道,你知道?”

“这暮笳取自督造别墅的人他曾经在某一个地方旅游,遇到风暴,面对如何自救的那晚,听到了胡笳声,故取名暮笳。”

“但是在市中心取这个名字让人总感觉太伤感,每个人都喜欢自己住的地方有点喜气吧。”

霍云杨默然,他动情的讲着他的过去,曾经差点丢了一条命,但在连蔻的眼中那么不值得一提,整晚的感觉让他和连蔻总有种格格不入,但,再看看身边这个美人,他不想放弃,如果换一个人,他早就把她丢在哪都不知道了,但现在他还在陪笑。

连蔻下了车,回到别墅,她本以为和Jone出去能散散心,但没有想到觉得更烦,霍风杨总是时不时会冒了出来,一个晚上让她的心痛了很多次,她没有办法不去想霍风杨,她坐在花园里痛哭一场,一直感觉有了凉意才回到房间敲打着房门“霍风杨:我想你!想你!只要你回来,怎么样都可以!”

次日下班Jone没有事先联系她就在公司楼下等她了,她不想见他,这张阳光英俊的脸不吸引她了,她对霍云杨表示因事先有朋友之约晚上不会和他出去了,霍云杨告诉她可以送她去,她只能选择去了江意晚的家。

江意晚和她的老公看到连蔻突然到来,“你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给我?好久没来了!”

“是啊,最近有些忙,张小桐想出了很多点子,我都跟不上他的思路。”

“他是头,想一出是一出,你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最近你和你那位怎么样?考虑结婚了吗?你要快了,我都要生孩子了。”

“不知道,人家不提我难道自己去求婚啊?”连蔻想到霍风杨内心又开始纠在一起了,结什么婚啊!

“要不要约个时间,我们都见一面,看一下,再决定,有些事需要第三者促成的。”

“意晚,如果是你,你介意你老公外面有女人吗?”

江意晚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我明白了,如果你爱他能说服自己就忽略,不然就早点退出,我想问你,你现在的小道消息倒是没了,我觉得挺奇怪的,是不是都被金董事长收买了?”

“唉,有,你说我!没有,你就说收买,就不盼我一个好?”

“不是啊,我想关心你,可是你总是不肯说,还觉得我烦,也不来找我了,我只能对八卦小报关心一下吧?”

“那看来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意晚!”

“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连蔻,你现在的一张脸太勾人了,还是早点成家,不要在外面晃来晃去害人了。”

“我有吗?我对感情是很认真的!我又没有朝三暮四的。”

“但愿吧!”

连蔻在江意晚家吃了饭,江意晚的老公对她也格外客气,他亲眼看到过金董事长和她在一起的状况,以后万一有事可以让她说上话。

江家派了车送她回到暮笳别墅,又是一个让她痛哭的夜晚,霍风杨又没有来,她坐在花园中看着自己精心浇水、施肥的花草和蔬菜,她的眼泪和鼻涕串成一条,连成一线滴到地上,她也不明白这几日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真要分手的前奏。

连续的几日连蔻感觉自己快崩溃了,这种日子她过不不去了,她忍不住打了霍风杨一个电话,没接,于是她想也没想拿起坐在旁边林艳红的手机打了霍风杨的号码,对方“喂”的一声,连蔻把手机按掉了,不一会霍风杨还打了回来,连蔻也没有接,她明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

她在洗手间哭了一中午,饭也没有吃,她眼睛肿肿的旁人都没有问她,大家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情况,也不是不理她,只想让她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女同事有的则喜,以为和张小桐分手了,有的则忧,怎么和张小桐又分手了?

后面的日子连蔻把每个下班后的时间都给了Jone,这几天霍云杨修正了一些玩法,除了吃晚饭,霍云杨本就喜欢油画,而连蔻喜欢水墨,他们二人进行了作画比赛,连蔻对他作的画总感觉带着忧伤,不积极的态度,而连蔻的画都是朝气蓬勃,拿一同画的向日葵来说,连蔻的那棵向日葵对着太阳,阳光明媚,而霍风杨则是在暴风雨中的向日葵,快被狂风吹弯了腰,让连蔻对Jone有了另一种打算。

连蔻总是感觉Jone和她不是交叉线,而是平行线。相反让她更多想起了张大卫,张大卫总能参透她的心,她的一眼神他就领会了,她唉着气,这个Jone就暂时让他做时间的填空品吧,让她没有时间去想霍风杨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