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零二章:慈善晚宴的前奏-试探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306 2012-01-03 16:19:47

  正式的慈善晚宴地点在史家另一套别墅举行,那套别墅很大,场地更适合露天举办活动,这次在室外做搞得很有气氛,有专业的策划公司人员做会场布置,连蔻很期待,每次她觉得她不够资格最多躲在角落看一眼,那也让她回味好几天。

晚餐后,连蔻和每一位佣人去聊了一下天,史国栋和史夫人的眼睛总是跟着她,透着喜欢,亲和力这么好,将来一定能将周围的人都能搞定。

“蔻蔻,过来,刚才没有说,史妈妈给你和史蝶为这次晚宴各订了二套衣服,你去二楼看看喜不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连蔻从史夫人的背后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史夫人拍了拍她的头。

当连蔻再次出现在客厅时,所有人都呆了,象公主一样的白色蓬蓬裙,白纱层层叠叠,裙尾有一米拖地,低胸,胸前一排白色绢花将胸型围了起来,露出没有一点瑕疵的后背,腰间一条大红的丝带随意垂着,头发一侧一排白色绢花修饰着。

“看看我妹妹漂亮吧,我是女人也喜欢她!”史蝶打趣着连蔻,连蔻没有化妆但巳经动人了。

“是啊,太漂亮了!蔻蔻,你这次晚宴结束后不要回去了,我带你去各家现现宝。”

而史国栋心里却很不开心,这么一颗珍珠竟然让霍风杨先得手了,如果是张大卫该多好啊!

“史妈妈,你看姐姐多好,这件衣服是她的,她让我穿,我也觉得挺好看的,比我设计的好看多了。”

“这样吧,谁买了你的画,你和他跳一段舞,就穿这个。”

“还要跳舞啊?爸爸你又范规了,我的画怎么样啊?你喜不喜欢?”

“不是喜欢的问题,我想自己留着了,你是怎么想到画这个?真不错,我让几个签赏家都来看过了,他们都觉不错,只是你的功夫还不够深,让行家一看就看出来了。”

“是哥哥和张大卫逼的,突然就想出来了!”她的这句话把在座的人都逗笑了,连蔻又试了二套,让他们都觉得太美了,史蝶只能说连蔻穿得不好看的给她。她也明白父亲的意思,如果是张大卫买了连蔻的画,那么连蔻和张大卫跳舞这段佳话就有戏,再说她也希望连蔻能打动所有人,让这次慈善晚宴有更多的收入,她在主导这项公益活动。

“蔻蔻,表演完了,帮姐姐一个忙,对一下名单。”连蔻忙去换了休闲的衣服下来,史老爷和史蝶都有些紧张,史蝶让连蔻拿着打印好的那份让她念,她则拿着手写那份,这些都是为连蔻准备的。

史老爷坐在连蔻的斜对面,史蝶坐在她的对面,连蔻一个一个名单报了过去,史蝶象那么回事的打着勾,遇到好玩的名字连蔻还调侃一下,史蝶也只能配合着说笑。

当读到霍家时,史蝶和史老爷都紧张起来,当连蔻读到“霍风杨及夫人丁红菲”时连蔻有点呆,又读了一遍,有这么巧吗?是那个霍风杨吗?应该不是,他不是说就算请他他也不会来吗?她的发呆,史老爷和史蝶都看到了,但没有他们想象那么糟,全部读完了,连蔻没有表现出反常的状态,还和哥哥金豆玩起了纸牌。

快睡觉时连蔻敲了史老爷和史夫人卧室房门,史夫人开门看到是连蔻时把她拉了进来,问她有什么事?“爸爸,我想问名单上的那个霍风杨和我对你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史老爷只能说不清楚,并反问如果是同一个人她会怎么处理时,连蔻对史老爷说了句以晚宴为主,其它等晚宴结束后再说,史老爷转头向史夫人说道“你看,我没有看错人吧?”

“爸爸、史妈妈、你们放心吧,史家的晚宴我不能给你们丢脸,而且是我第一次参加,我很高兴的,爸爸谢谢你告诉了我答案,经过这一晚的消耗,我想明天我会很正常的。”

“是啊!女儿,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但是有些事一定要知道,而且要清清楚楚。”

“明白!”连蔻道了晚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的连蔻有一个冲动想打个电话给霍风杨,一想到他不接她的手机,发一条短信质问他,短信巳编好,没有发,她不想打草惊蛇,发了他明天就不会出现,她想亲眼证实一下。

不一会,史蝶敲门进来,连蔻知道是史爸爸叫她过来看自己,“嫂子,我没事,我想明天需要我的时候我再出场,不需要的时候让我自由,好吗?我只是没有想到,有些太突然,不能接受。我想这也是爸爸持意安排的吧?我还是怕我不能控制,嫂子:不能让金家的人知道,太丢人了。”

“当然,你父母知道我倒不怕,你哥知道后果我都不能预料,我也怕。蔻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告诉我好吗?”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都给他了。”

史蝶摇了摇头,她本想责问她,她们几乎每天网上都有联系,怎么这件事什么都没有说,连蔻似乎看出史蝶的疑问“嫂子,我不是瞒你,我怕你万一说漏了让我哥知道,我对霍风杨是认真的,现在看来真是一出闹剧,他们是同一个人吗?我还在怀疑,但是史家的消息不会错的。”

“现在巳经这样了,你放弃吧,想开点,明天呢你要出尽风头,这也是报复的一种行为,机不可失,你懂吧。”

连蔻点了点头,她对这个嫂子越来越觉得太有城府,但在史家这种环境她不也是一样。

“那套别墅有一个秋千,是爸爸给你做的,还记得吗?场地我去看过几次,秋千这几年维护得很好,有一套衣服裙短还有好几条长长的飘带,你呢,没事就在秋千上荡来荡去,明白吗?”

“明白,你怕我当众哭出来吧?在空中没有人看到,也许真会哭!大哭一场,唉!”

史蝶递给她一本书,连蔻拿过来翻了一下,“嫂子,不用看了,经过一晚明天自控能力应该可以,做不到就不是史二小姐,不能辜负这个名称。”

“好的,希望如此,实在不行,一定要对我说,知道吗?”

“不会,可以的!我是连蔻!”

史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上前抱了抱连蔻,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连蔻在史蝶走后,不听话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她不想相信,但是明显史家人早就调查清楚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搞错的,她也明白史家人的用心,他们不接受霍风杨这种做法,否则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她一直对自己说不能哭,否则明天眼睛不能看了,明天一定要争气,自己不是早就提出分手了吗?但现在不一样,性质不一样了,霍风杨在欺骗她,从这个角度想她反而没有了悲伤,不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