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九十三章:作画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379 2012-01-03 16:19:47

  一行人来到书画斋,斋内所有人早都在等着了,看到他们都迎了出来,领头的是书画斋的老板,他和张大卫认识,缘于张大卫的一个秘书,一件很小的事情,张大卫要送礼让秘书准备,拿到手时感觉不错,从书画成品到包装都是上品,于是知道了这家书画斋,和老板也有过深谈。

“张公子,今天是什么雅兴到我的小店来作画?”

“林先生,都准备好了吧?我一个朋友的妹妹要作一幅画,需要最好的颜料。”

“你放心,你需要的都是我们书画斋最好的。”

连蔻进入书画斋时就感觉到了大学时代假期在史家的日子,史爸爸给她的作画室就象现在的书面斋一样,只是面积比这小。

连蔻走到画桌前,试着笔墨,不经常用惯的笔都要练练手,画起来才能顺手,连蔻看看金豆本想问问画些什么?她想过几个方案,都被大气两个字给否了,因为都不太大气,试好了笔墨和颜料,坐在大方古凳上,闭着眼睛想着,画山水?鹰击长空、大鹏展翅?还是飞龙在天?都太俗了,画什么好呢?

书画斋的林老板看到除了张大卫和金豆,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女孩子看到画桌也不客气地试着画笔,“张公子,这位小姐是?”

“她是金董事长的妹妹连蔻,这位是金董事长。”张大卫指着金豆对林老板说着。

“这对兄妹长得真好,难得看到,想必父母年青时都是俊男靓女。”

“呵呵,他们的父母可不是一般的人。”

“那这位小姐要画什么呢?要不要在下帮一下忙?”林老板听出那应该都是官二代。

张大卫看着连蔻闭着眼睛的样子,知道她在苦想,想了一想对林老板摇了摇头,而林老板看到张大卫和金豆都很紧张画画的小姐,在书画斋观画时都时不时看她一眼,心中明白,这位极有可能是张大卫喜欢的女子,否则不会让人提前通知并亲自带她过来。

连蔻实在想不出来画什么,站了起来在书画斋观赏着书画,

“哥,我实在画不出来。”

“我帮不了你,你自己想。”金豆一脸的不悦,他对这个妹妹还生着气。

连蔻又看向张大卫,张大卫不得不开口了“连小姐,你善长什么就画什么吧,没有关系,画着画着就有感觉了。”

连蔻只能又回到画桌前,先画了一座山,隐约一枝红梅伸了出来,感觉不佳,丢在地上,又画了一幅阳光下的麦浪,金色滚滚,又感文不对题,又丢在地上,林老板把丢在地上的画拿了起来,“请问小姐,做画几年?师承?”

“哦,老先生,不好意思,我自己捡,没画几年,只是随意玩玩,师傅请了几个。”

“可不要这么说啊,你画的很好啊!小小年纪能画到这个水平难得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两幅我替你裱起来,再送到你的府上。”

“老先生,这样的画在我家里有的是,我不要了,你喜欢你留着吧。”

“真的?你送给老朽了?”

“真的,真的,送你了!”

林老板转身欣喜的对张大卫说了句“张公子,这两幅是上品啊,比我上次给你的强多了,这位小姐真是天才。”

张大卫听到林老板这么称赞连蔻,凑了过来,看到也就三十几分钟两幅巳完成了,他不懂行,看看是不错,于是走到连蔻身后,轻轻的在连蔻耳边“如果有一天我破产了,你这一手还可以养活我。”

听了这句话连蔻没有搭腔,她知道这是男人在挑/逗她,可以忽略掉,画什么仍没有一个谱,想了半天,还是落了俗套,画了一大片荷叶,含苞待放的荷花,四周的亭台楼阁有些写意,突出的是大片的荷塘,本来画了几十厘米的宣纸,连蔻突发奇想,问老板要一整张一米五长度的宣纸,把画好的那张又想丢在地上,哪知林老板马上接过,“连小姐,你真是奇才啊,这张更好,也送给我吧。”

连蔻冲他微笑了一下,算是答应,要准备那么长的一张宣纸,在书画斋没有,林老板巳见识连蔻的作画功底,忙让店内的伙计到家里去取。

在等纸的过程中,林老板得知连蔻就住在本市时,征求连蔻是否有空来书画斋作画,当然酬金比一般要高,连蔻明着拒绝不好,但又不知怎么办?看着金豆,金豆看着张大卫,张大卫只能又开了口“连蔻,如果你真的不忙的时候来林老板这画几张也未尝不可,这有很多有名的画师,就当切磋,林先生,你看可好?”

“好,好,当然好!”

“那林先生,刚才你拿了连小姐这三幅画值多少啊?”

“张公子,你不说,我也会给的,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闲聊中,伙计将宣纸拿了回来,连蔻决定了就画荷塘,不但雅致,而且那么大的一片荷叶总是大气吧,这次连蔻很认真,对作画的笔挑了又挑,试了又试,准备工作完成后,她开始作画,这次所有人都把连蔻围了起来,好奇心看她到底要画什么,在一米五的宣纸上差不多一米是荷塘,亭台楼阁仍然写意,似有似无在远处,只围了荷塘的四分之一,近处有几株大大的荷叶,中间有升出头的荷花骨朵,林老板和他的伙计都发出了赞叹声,金豆没有感觉,他知道妹妹作画的水平,一旁的张大卫虽不懂也看出一些门道,感觉连蔻是画得不错,他本想说要了,让连蔻再画一幅,后一想以后如果娶回家,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拿到,不急一时,只调侃了一下金豆“你这次回去可以交差了。”

“大卫,一会我送我妹妹回去,你看还有什么事吗?”

“哦,金豆,我正想对你说,我想和令妹再聊一聊,你也知道我一向很忙,这次也是我挤出时间为她而来,下次见她还不知什么时候,你们兄妹想见什么时候不能见啊?一会你先回去,我送她吧,我有话对她说。”

金豆有些迟疑,张大卫看到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放心,我带着这么多人不会对令妹怎么样,再说我想把她娶回家的,不会乱来的。”

“那好吧,你让她到家后给我一个电话。”

连蔻画也作好了,不忘在一叶荷尖上画了一只蜻蜓,用毛笔在还剩余的三十多厘米的宣纸竖着草书一首词,“江南风景秀,最忆在碧莲,婀娜似仙子,清风送香远”。

书画斋的林老板不停的说好,“连小姐,你真让老朽佩服,就这么短时间,行云如水。”

转头向一旁的张大卫,“张公子,你怎么不早介绍连小姐过来,书画全才啊!真难得!”

“林先生,这也要我早点认识她啊!明天一早就要,送到酒店可以吗?”

“可以,我们全店的人今晚不睡也会做好的。”

张大卫也说了些客气的话,他们一行人都走出了书画斋,临走,林老板递给张大卫一张支票,张大卫看了看数字,摇了摇头,说了句“老滑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