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章:慈善晚宴的前奏-折腾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135 2012-01-03 16:19:47

  当霍云杨接到连蔻的电话后显得非常喜悦。

“你怎么去那了,我马上来接你!”看到霍云杨开心的样子,母亲林怡忙问是谁打来的电话,霍云杨则神秘的对她说“我带她来见你!”一溜烟没了人影。

海山别墅也是霍氏督造的,那时的霍云杨只是母亲的跟班,但地理位置他知道,那时每天都要来回,当霍云杨按连蔻提供的地址找到连蔻时,连蔻一下子把心放了下来,象见到亲人一样,给了霍云杨一个大大的拥抱,连蔻对霍云杨解释是住在一个朋友家里,门关上进不去了,天又冷,所以只能请他带她回暮笳别墅。

回到所在的城市,霍云杨想了想,把连蔻带到了家里,自己家还有二间客房一直没有人住过,住一晚也没有关系,而且和连蔻能在一起,他不想让她住回到霍风杨那里。

他们到霍家差不多晚上十点多了,霍云杨一个来回开了三个多小时,让家里的阿姨起来热饭给连蔻吃,他正好也饿了,没有吃完就去接连蔻了。

连蔻本不想住在他的家里,但看到Jone的热情,及全家人都住在一处,不是单独一个人住,想等坐一会再提出来。

林怡和霍云杨的父亲听到动静下了楼,看到儿子一脸的笑意,不停在照顾一个女孩,走近一看,他们认出是连蔻,连蔻没有关注过,这个城市经商的人都清楚她是谁,而且目前在和谁交往,林怡一看就知道儿子完了,怎么找谁不行,找了连蔻?

“连小姐,你来了?”

连蔻报以招牌式的微笑,她不记得这位贵妇人是谁,但眼熟,在哪个和哥哥一起的聚会上看到过。想必是Jone的母亲,连蔻想怪不得Jone可以开路虎的车,家里是经商的而且看上去条件很不错,但怎么在霍风杨手下打工呢?她还是不解。

“您好!你认识我?不好意思,我不记得您了!您是?”

“你当然不记得我,你这种交际花眼里只有男人,还会有我这样的老太婆?”

“伯母,您认错了吧?我不是交际花,我是服装设计师。”连蔻其实心里明白在说她,但她还是想礼貌一点,然后马上就走。

“妈,你怎么说的那么难听,连小姐是我请来的,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礼貌。”

“本来就是,你带这种交际花来家里干什么?”

连蔻坐不下去了,她站了起来,走出餐厅,走出客厅,走出门厅,一直走到门外,甩掉一直拉她的霍云杨的手,这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但现在只能走回暮笳别墅了。

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她现在身无分文,没有通讯设备,所处的地方也不清楚,她只有跑,小跑一会她恢复了,现在首要是联系哥哥,让他不要着急,这三四个小时过去,不知哥哥急成什么样了,但现在半夜了,都关门了,上哪去找公用电话?

她有些糊涂了,整理了一下思绪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先打的到暮笳别墅,门卫处可以打电话,也可以借钱付出租费,她也有住的地方了。

想到这,看看后面霍云杨也没有追出来,觉得自己真倒霉,总是遇到这种男人,自己终究是一个女孩子,半夜在路上,他难道就不怕她出事吗?

终于在路边等到一辆出租,终于按她的方案施行了,唯一的不同是金豆还是自己开车来接她,在连蔻指定的地点找到了连蔻,连蔻也不瞒金豆但仍谎称是朋友的房子她租的,金豆要求看看房子,看到金豆风尘仆仆,急坏累坏的样子,连蔻无语,带着他到了住的地方。

金豆对整套房子比较满意,但仍要求连蔻跟他回去,因为随身的东西都在海山别墅,连蔻觉得也有理,又拿了几件晚宴上穿的衣服随着金豆回到海山别墅,她觉得她失踪那四五个小时让金豆担心了,今天随他处理。

金豆回到海山别墅后脸开始变得很温柔,“你现在去洗一下,冻坏了吧,我也是,早点睡。”

连蔻上了楼,金豆跟了上来,从衣柜内拿出了睡衣和内衣给她“我说准备好了,指这些。”

连蔻很不好意思的拿了过去,进了浴室,她选择了淋浴,浴缸怕不干净,洗完后,她钻进了被子,她现在不想违背金豆的意思,她在霍云杨家受到的待遇和金豆又来接她看到她紧张,着急的神情两者相比她心软了,换作是她,她可能要急疯了,所以今晚她做好了所有的思想准备。

金豆一直在二楼看着她完成至上床,他也去了浴室,他找连蔻找了几个小时,难道他没疯吗?他打了无数个电话派了很多人地毯式的找妹妹,都没有找到,几个小时后妹妹打了他的手机才知她回去了。

有了她的消息他都哭了,坐在地上不知是喜还是悲,为了不让更多人知道他的失常,他自己开着车半夜去接她,看到她象一只受伤的小猫蹲在暮笳别墅的保安室内时,他真不知拿她怎么办了,只有怜惜。

从浴室出来,他想也没有想钻进了连蔻的被子,并随手把灯关了,连蔻一点一点向床的内侧移着位置,她和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但和他真的不行,她一直紧张着,很累但没有睡意,

一只手还是把她的身体拖进了他的怀抱,“妹妹,你和张小桐到底有没有?”

连蔻没有反抗“我巳经说过真的没有。”

“那怎么证明?你答应过我一年时间的。”

“你想要怎么证明?我就怎么证明。”

“真的?”金豆摸着连蔻的脸,用脸摩擦着她的脸上的皮肤,“我相信你了!你怎么逃走的?告诉我!”连蔻把她怎么逃走的,怎么在Jone家受气的,至于怎么认识Jone的只说在服装展示会上见到,就认识了,只是一个刚认识的朋友而巳。

“你现在知道我有多在乎你了吧?我都急死了,这附近有河,天又这么黑,我很担心不要因为我失去你了。”说得很动情,让连蔻感觉到金豆是真心对她好,她转了一个身,抱起金豆脸在脸上的每一个处都吻了一下,“你干嘛,在我脸上画地图啊!”

“没有啊,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爱你!可是我们不可能啊!哥哥!”金豆叹了一口气,抱紧了连蔻“睡吧。”连蔻终于放心的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