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二十一章:被绑成就好事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294 2012-01-03 16:19:47

  连蔻朝着暮笳别墅的方向走着,听到有人在叫她,转身一看,不认识,一位象个书呆子的男人,斯文有礼“你在对我说话吗?”

“是啊!大卫在车里也等了你几个小时了。”

“哪个大卫?”连蔻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大卫会来。

“连小姐,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连张大卫都忘记了?”

“哦,找我有什么事?”连蔻确认应该是那个在慈善晚宴上让她万分难堪的人。

“你是否到车内和大卫好好聊一下?”

“不用了,我和他没有关系!”

连蔻也不理他,因为心情实在说不出是好还是坏,反正有点难受,说不出的感觉,她现在只想静一静,不被打扰,径直向前走去。

“连小姐,你等等!”

连蔻仍是不理他,听到跟着她的脚步声,一转身“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

听到连蔻这么说那个人停住了脚步,连蔻转身又走了回去,可是才走出、八步,感觉背后一痛便失去知觉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大卫,不会吧,你真要这么做?”于强看向张大卫。

张大卫无奈的眼神“她又不肯听你说,今天一定要说服她,不这么做现在还有其它办法吗?”

张大卫抱起连蔻上了车,车在马路上快速的行驶着,并开出了城市,来到了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停在一处都是石头垒成的石屋,下了车,张大卫把连蔻抱进了卧室,放到床上,于强本来跟着张大卫,看到他对连蔻的细心,从房间退了出去。

不一会,张大卫也从房间出来了“于强,一会她醒了我对她说,你在外面等着。”

“大卫,这样做,我总觉得不太好,我感觉她不会轻易答应,如果一直不答应怎么办?”

“放心吧,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再说她只是一个女人,哪个女人看到我不是百依百顺的。”

“可是,这位情况不一样,你喜欢她,这就象打仗一样,你巳经败了一半了。”

张大卫讪讪了看了于强一眼,走进了房间,看到连蔻还没有醒,去了洗手间打了半杯冷水滴了几滴在连蔻的脸上“连蔻,连蔻,醒醒!醒醒!”

“不要,很困,我要再睡一会。”

“什么!你以为这是你家的床啊?醒醒!快起来!”

连蔻用手支撑坐了起来,仍闭着眼睛,靠在床头又似睡了过去,张大卫有些恼了“喂,你怎么回事,还不醒?连蔻,快点醒!”他索性到洗手间拿了一块毛巾用冷水浸了浸,蒙在连蔻的脸上,连蔻一下子醒了。

“这是哪?你怎么在这?”

“我说连小姐,你可真能睡!现在又不是冬眠的季节。”

连蔻想起刚才还在暮笳别墅门口,怎么一下子到了这“怎么回事啊?我为什么会到这?”

“连蔻,是我请你来的,用这种方式不要怨我,你太不配合了,找你是为了弥补那天我在慈善晚宴的影响,另一方面我爷爷要来了,要见你!”

“你想要我怎么做?你爷爷为什么要见我?”

“本来这些早就安排好了,我买你的画,宣布订婚,见了爷爷就宣布结婚!现在这个程序不能进行下去,但爷爷不知道,所以见还是要见,见完再说,另外请你来和我拍一些照片,登报挽回影响。”

“我答应做这些,我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我不做!”

连蔻的回答出乎张大卫的意料,没有想到连蔻会这么问,他一时答不上了“你要什么好处?看我能不能做到!”

“我要你和我结婚,你不答应我也不答应。”连蔻有一个别人没有的能力,遇事不慌,而且针对现状马上找出解决方案,她也只有遇到霍风杨的事不知办法,其他任何事她觉得处理的让她自己还算满意。

“你?如果可以结婚,我找你来干什么?再说做好这件事对谁都有好处,不只对我,对史家、你家没有好处吗?”

“这我不管,我嫂子史蝶也没有找过我?我爸爸、妈妈也没有找我?我干嘛要管这些事?反正我就这一个要求,做不到不要和我讲话。”

张大卫生气的看了她一眼“连蔻,我是在好好对你说,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没有关系,既然你话说到这个地步,你也没得选了,请我吃罚酒吧!我明天不去上班,二天以上一定有人会找我,找不到我肯定会报警的,我告你绑架!”

“谢谢你提醒我了,你上班的地方,你们家和史家我都会通知的,你在我这,让他们放心。”

“你!”连蔻把一个枕头丢了过去,张大卫接住了枕头,放在床上,走了出去。

看到张大卫气急败坏的样子,于强知道一定吃了败仗,“大卫,怎么样?”

“气死我了,这个连蔻有着漂亮的脸蛋,脑子动的也快,满足她一个条件她才答应。”

“不会要很多钱吧?”

“比钱更多!”

“要你公司股份?”

“比股份更多!”

“不会吧?只不过拍几张照片而已”

“她其实什么都不要,她知道我不会同意结婚,提出先结婚”

“那如果你同意结婚,我们做这些干什么?根本都不需要,马上就可以挽回影响了。”

“我被她的表面骗了,我现在真正明白史国柱史老爷为什么看上了她要把史家交给她打理,你看我们把她绑过来,她一点不惊慌,而且还打着哈欠和我讨价还价,透着不耐烦!换一个人早就吓坏了。”

“那怎么办?”

“不知道!现在见爷爷是头等大事,如果她不出现,我的日子更难过,麻烦事更多了。”

“大卫,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娶她?”

看到张大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一字未吐,他一直猜不出会是什么事让张大卫下了决心不和连蔻结婚?还搞出这么多的事情,巳经是临晨了,他问张大卫是不是找一位女的待从来照顾连蔻,张大卫摆了摆手,于强便问他如果没有其他需要他先走了。

张大卫想到刚才连蔻说的话“于强,你明天一早先给连蔻工作的那个服装公司老板打个电话,就说我妈请连蔻设计衣服,替她请假一星期,还有告诉一下史蝶,连蔻在我这,让她放心,说我请她到山庄玩一下,史蝶会明白的,还有在当地找个人在连蔻住的那套别墅门上贴一张纸,写她因公出差一星期,你看还有什么没有想到的吗?”

“连蔻的父母要不要说一下?用一个星期吗?时间太长了吧?”

“消磨她的意志,再说了我爷爷要住几天的,万一又想看她了,我上哪去找她?”

“好的,那我知道了!我会办好的!你一会还进去和她谈吗?”

“那是我的房间,我只能睡在沙发上了。”

于强这才明白张大卫不要女待从,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他心里也明白张大卫表面看上去不在乎连蔻,其实心里很在乎,在绑她来的路上,在后座一直抱着连蔻,深情的看着她,他坐在前面从车镜上都看到了,看他自己怎么解决吧。

张大卫看到于强出去后,他坐在那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决定还是再和连蔻谈一谈,他的房门推不开,再推一下,还是不行,他想到了,肯定连蔻在里面锁了,他向管家拿来了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的灯巳经关了,黑暗中轻轻的走了进去,来到床头,将夜灯打开,看到连蔻又睡着了,但穿着他的睡衣,好象也洗过澡了,头发半湿状态,床的另一侧放着她换下的衣服。

张大卫看着熟睡的连蔻,他发自内心的喜欢,情不自禁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看了一会,他进了浴室,想着心事,他的思想开始了斗争,怎么才能让她愿意和他拍照呢?他边洗边想着,如果强迫肯定不行,看看连蔻那个样子,太难对付。

一直到洗完他也没有想出该怎么办?

走出浴室,腿不听话的又走到连蔻的床前,想了一想,掀开盖着的被子,他的睡衣很大很长,穿在连蔻的身上真不合身,他解开了睡衣,连蔻穿着内衣,看来她还是防着的,不然洗完澡不会这么穿。

他把夜灯调亮了一些,张大卫忍不住用手挑开巳遮住连蔻半张脸的秀发,亲了上去,身体不自觉的压了上去,抱紧了连蔻,拉上了被子,张大卫有些不能自控的亲吻着连蔻的身体,连蔻还是被惊醒了,迷迷糊糊感觉身上有人,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嘴巴被张大卫的嘴和舌头占领着发不出声,手和脚被高大魁梧的张大卫压着动弹不得。

在张大卫的身体不停向她挤压时,连蔻的身体也有了反应,张大卫的吻落在了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不久她的衣服都不知怎么都被除去了,而张大卫在她身上运动着,连蔻的神志也不清楚了,虽一直在反抗但没有效果。

在连蔻一声一声痛的惨叫下,张大卫仍没有停止身体在连蔻身上的运动,直到他精疲力竭,抱住了连蔻,休息了一会,他坐了起来,看到连蔻瘫软在床上,动也不动,嘴里还在喊痛,他掀开被子,看到了血迹,掰开连蔻的腿,再看自己的身上,他明白了。

他抱起了连蔻“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为,明天再说吧,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他扶着连蔻睡下,拉上被子,相拥酣睡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听到敲门声,把两个人都惊醒了,连蔻还睡在张大卫的怀里,看到赤/裸的自己和张大卫好象没有被吓到,只是不停拿被子遮住自己,躲开张大卫,不一会脸羞红了,张大卫则直接下了床,当着她的面穿上了衣服,打开/房门,看到是于强,“你去登报,就说我和连蔻即将传出喜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