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二十二章:应对难题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514 2012-01-03 16:19:47

  张大卫从房间走了出来,穿着睡衣,一副未睡醒的倦意,看到是于强,“于强,你去登报,内容我和连蔻即将传出喜讯。”

“什么喜讯?先放放吧,现在都火烧眉毛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大卫,我都不知怎么处理了,我也不知怎么说?楼下来了很多人,你还是换一件衣服下去吧。”

“大清早的谁来了?”

“大清早?我的大卫,你?我都不知怎么说你,现在巳经下午了二点多了!”于强和张大卫一起工作到现在从未看到过他这样失态。

张大卫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看着于强“你说什么?现在下午二点多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我叫过了,你的手机在外面,敲门也不开,管家说你拿过备用钥匙开过门,我也这样做了,但是我看到你们那个,我怎么叫你?所以早上的公事我自做主张都处理了。”

张大卫听到于强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于强,我想不出办法,就想找她再聊聊,不知怎么就这样了。”

“大卫,我不管你的私事,问题是一早我按你要求的去做了,但是史蝶可能通知了史家人和金家人,我没有告诉她你在哪?你的手机没有接,可能他们问了你父母,你昨天打电话告诉过他们,也只能通过他们知道你在这,所以现在楼下你的父母、连蔻的父母、史老爷和史蝶都在楼下坐着。”

张大卫看着于强傻掉了,于强继续告诉他,他们中午前就到了,因为于强说张大卫带连蔻欣赏风景去了,所以他们在这里吃完午饭还在等着他们回来,于强接着说他没有想到张大卫和连蔻这么能睡,没有办法只能砸门了,请他不要介意。

久经沙场的张大卫顿了顿神,让于强继续帮他盯着,他去和连蔻说一声,统一一下口径,否则他们如果上来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太不象话。

张大卫回到房间,到来床前,看到用被子裹着身体但还露着后背的连蔻,他上床连被子一起把连蔻抱在怀里,“你怎么还有心思睡啊?你家所有人都在楼下,可能要接你回去,我不想你回去。”

连蔻睁开了眼睛,看着张大卫,经过一夜,张大卫的下巴没有及时刮须,黑黑的一片,连蔻对这个很好奇,手摸了上去,张大卫摸着停留在他脸上的连蔻那只小手“你干嘛?他们来我们怎么说?”

“看你,听说你将金风玉露这么大的跨国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也听说你很会耍手段,遇到这么点事怎么慌了?”

“好,那你说说看怎么做?”

连蔻继续摸着张大卫的下巴,“你是男人,对我你肯定有你的打算,对他们肯定有你的说法,你去吧,我再睡会,全身都痛!”

“昨晚对不起,但你可以穿衣服起来吗?这样也不行啊?万一他们要求上来看你。”

“我没脸见他们?我猜他们不是你请来的,但肯定是你的不当行为造成的,我睡我的,你做你的。”

张大卫此时也不敢帮她穿衣服,他现在拉下裹在她身上的被子都不敢,对于昨晚的激情他无法面对她,但他喜欢她,在连蔻的脸上亲了一下,感觉不够,又亲吻了连蔻的唇,紧紧的把连蔻抱在怀里不肯松开,连蔻想推开张大卫,但又被张大卫抱得太紧,想到慈善晚宴她心一横用牙齿冷不丁的把张大卫的嘴唇咬破了,连蔻的嘴里马上尝到了血腥味。

张大卫仍然抱紧了她“你解恨了吧?”不顾连蔻的反对又重重的吻了下去,两个人都尝到了血的味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说完把连蔻放回床上“你继续冬眠吧!”下了床,进了浴室洗完并整理完后,从柜子里拿出里外各一套正式场合穿的衣服,他边换衣服边看连蔻,发现她并没有睡着,也在偷偷看他,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好玩,那就一直玩下去吧。

走出房门前“你确定就这样不穿衣服了吗?”没有听到连蔻的回答,他也不介意,下了楼,在下楼前他自然又恢复了在常人眼中的张大卫,一脸的冷俊、孤傲。

看到张大卫的出现,史蝶站了起来,“大卫,连蔻呢?”

“她玩累了,在睡觉!”

“不会吧?你们不是刚回来吗?我们来了怎么她也该出来一下吧?”

“我叫过她了,她不肯,所以我先来了?各位长辈,这样吧,你们问,我答。”张大卫仍然一张冷脸,不卑不亢,于强拿了一张餐巾递给了他,他不得不佩服这个老板兼朋友,面对这些人还拿着架子,刚才并没有看到他的嘴有问题,不用想他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能做的只能递上一张餐巾让他把嘴角快滴下的血擦干,张大卫拿过餐巾也不看众人试干了嘴角的血。

张大卫的母亲看到了,忙问怎么回事?

“没事,被连蔻咬的。”

此话一出,在屋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没什么,既然大家都在了,我们一起商量一下婚事吧。”

“要不等等,我们看到连蔻再说吧。”连蔻的母亲说了话,她总感觉不太对劲,不光她一个人,在场除了于强都觉得张大卫有点问题。

“可以啊,史蝶你去吧!”张大卫回答的有些勉强,看到张大卫的嘴角,他们都觉得可能连蔻伤得也不轻,他们都猜是不是他们两个打起来了,或者都想到了但没有问,不知怎么问?

“我去看看女儿吧!”连蔻的母亲又提出了要求,她担心连蔻有事,很不放心。

“伯母,还是让史蝶去吧,长辈在一起商量一下婚事。”张大卫还是阻止着。

史蝶也感觉自己去比较好,跟着随从上了楼,来到张大卫的房间,随从退了下去,史蝶走到了床边,看到连蔻半裸着身子裹着被子,看到此情史蝶就猜到怎么回事了她和张大卫并没有出去游山玩水,而是一直在床上,“蔻蔻,你怎么样?”看到连蔻睡不醒的样子,推醒了她“蔻蔻,你还好吧?”

看到是史蝶“嫂子,你来了?我没事,我的电子邮件你都看到了吗?”

史蝶奇怪她还有心情说电子邮件“你?都看到了,我愿意帮你!这些事以后再说,你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嫂子,我感谢你去找了霍风杨,我无意偷听到了他的实话,我其实这两天一直在想如何解脱?但没有想到还没有想好被张大卫绑架了。”

“什么?你被他绑架了?”

“是啊,当然他不会这么说,他说要我和他拍照,解除他的危机,我不肯,后来我也不知就。”

“他刚才在楼下说要谈你们的婚事,你们昨晚是不是?”

“是啊,嫂子,我痛了一夜,以前痛过一次。”连蔻好象在说别人的事一样,不当一回事。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和霍风杨巳经有过了?”

“是啊!管他呢,不说这个了,反正就是难受,嫂子我说的难受是霍风杨这个人,我真想给他二个耳光,你说我差什么了,他要这样骗我......”连蔻边说边哭,又忍不住大哭起来。

连蔻哭了一阵,又睡了过去,史蝶对自己的感觉很准,她知道她放不下霍风杨,但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办呢?看来张大卫经过昨晚他解开了心结,那么说连蔻和霍风杨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否则以张大卫这么精明的人怎么能骗了他?

史蝶越来越糊涂这到底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