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一十八章:曲终人散前的泪眼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024 2012-01-03 16:19:47

  自霍风杨离开别墅后,连蔻趴在自己的床上尽情的哭了个够,这几天也伤心过,但没有这样的发泄过,第二天一早,从镜子中她发现只能戴眼镜上班了,她拿出近视镜戴上看了看,发现不合适,但在班上是可以遮一下,上、下班就只能戴墨镜了。

今天连蔻的不一样引起周围同事的好奇,有仔细近看过她脸的人一看就明白她昨晚哭过了,眼睛肿得很个核桃,林艳红过来拍了拍她“怎么了?谁气着你了?”

“没事,昨晚看电视剧看的,比较感人。”

林艳红一听就知道连蔻在说假话“有事说话,不要一个人憋着。”便走开了。

连蔻现在的工作就是帮助张小桐设计那两个系列,设计稿差不多全部上交,等着张小桐看过给意见后再修改,所以有空的时候在电脑上学习国内外的一些优秀的设计师作品,再增加一些灵感。

张小易自收到连蔻的电子邮件后,没有再给她回复,平时也零交流,张小桐却有了回复,让她不要多想,好好工作,有事尽可能找她。

她有空时会给史蝶发邮件,有时每天不是一封,想到什么就会写些什么,她再也不敢瞒着这位嫂子了,今天她写了一些关于霍风杨的事,告诉史蝶昨晚霍风杨来过了,给她做了饭,道了歉!

因为眼睛肿胀的关系,连蔻在办公室坐了一天,午饭叫了外买,下午三点多又收到了张大卫的快递,一盒甜点加一束雏菊,算算快一个星期了,张大卫想干什么啊?他对快递的人说此人不在,巳离职,要求退回,她付钱都可以,快递的人说没事,便拿了回去。

这些天张大卫也不好过象热锅上的蚂蚁,他每天送每天在等着连蔻的消息,哪怕给他一个电话或问一下怎么回事也行,但杳无音信,他不停的问于强怎么办?怎么办?坏的影响巳经造成,父母也不给他面子,因为他们和连蔻的父母都同一职场,抬头不见低头见,连蔻的母亲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是他们张家欠了他们金家的情,自然矮人一截,父母感觉太难做人。

而张大卫的爷爷也快来了,要看孙子媳妇,光自己家的压力他巳经无法承受,更何况还有些帮史家人的长辈,史家吃了亏,他也有吃亏,有些人不看重金钱,而是做事方式,觉得这个小辈张大卫太过份。

所以一幅画引出的一系列连锁反应让张大卫始料未及,但现在这个烂瘫子他也不知怎么收拾,而且每天的工作量又很大,让他自接手张家以来感觉这件事最难处理,现在他送连蔻的甜品也退了回来,说明查无此人,不是前几天送的还是正常的?他更郁闷,一个连蔻让几个大家族都乱成一团了。

张大卫给了自己半天时间,他把所有的会议都推了,到了他自己的私人住所,坐在房间的一角喝着茶想着连蔻的事情,该出的主意父母、律师及他的死党都献出相应的对策,但他一个也没有采纳。

张大卫分析过,又重新调查过,连蔻除了对哥哥的话还听几句,其他人想用都用不上,从金豆那下手更没有希望,他也不想让金豆看低他,思考了一下午他想了一个谁也没有想过的方法,二天后行动。

连蔻下班时看到霍云杨在办公楼门口等她,请她吃饭,她去了,霍云杨又提出俩个人私奔的想法,连蔻让霍云杨好好去调查一下史家是干什么的?她逃到哪里他们会在短期内找到她,那没有意义,而且她巳经想好不会跟他走,她对他说过了,她会离开的意思是回到金家和父母生活在一起。

至于他,她不考虑,只能做朋友,而且表明以后没有时间,今天是两个人最后的晚餐,所以她答应了他出来吃饭。

饭后,霍云杨送她回到别墅,在回家的路上她准备把一个成熟的想法告诉嫂子,打开电脑,她对史蝶述说了她巳经考虑成熟的打算:她准备辞职,回家自创一个服装品牌“蝶蔻”,注册在史家集团公司下,希望嫂子史蝶考虑并让她出全资,她给她打工。她想这些话都不用说,嫂子百分百会同意,但这是一种尊重,并说明了她在这个城市有些事完成了就会回家,但不要催她。

她准备第二天去张家,为了避开张小易她选择中午去,下班后去姨妈家吃饭,接着去江意晚家,因为在姨妈家也没有什么话说。出来可以到江意晚的家。

连蔻按着计划进行着,中午先去买了一些贵重的补品到了张小易父母的家,张家父母看到是连蔻,出乎意料,因为很久没有看到过她了,也许张小桐和张小易并没有把公司的事情说出来,所以此次的会面又变成了三个人抱头痛苦,说了一些安慰二老的话,因为时间关系她哭着离开了张家,出了门她搞不清楚为什么要哭?应该高兴才是,这两位老人一直对她好,没有条件的对她好,这太难得了。

下午时间可能张小桐接到父母的电话,给连蔻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到他的办公室“张总监,你找我?”

“我先谈一下你的设计,晚上一吃饭吧,不要拒绝,好吗?我们应该好好聊一聊了。”

“再说吧。”

“张小桐把连蔻设计稿上的一些不足之处一一指了出来,每一张设计稿的下面都很详细写明了他的理念及如何改进的想法,让连蔻连连点头,他对张小桐说了一句,“你真的太可惜了。”

张小桐莫名其妙的看着连蔻,“什么可惜?”

“你的才华!如果你自己做一定会大放异彩。”

“我也想啊!没有那么多钱,以后有机会吧。”

连蔻又点点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如果自己以后能放下这件警告事件,有机会让嫂子给他一个机会,现在差不多到了曲终人散的地步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连蔻准备这两个系列完成后就辞职,她以前有很多的加班,都没有调休完,加起来她自己算过有十七天,加上年假,只要提出辞职上几天班就可以走了。

下班后,连蔻称姨妈家有事先走了,张小桐只能让她先走,不管是借口还是真有其事,他巳经明白连蔻到他家看他父母,应该就是和他们张家划清界线,幸亏他提前和张小易打了预防针不要让父母知道最近公司发生的事,张小易明白就是连蔻的事,回家一字未提。

来到姨妈家,其实连蔻只是寄养在姨妈家,因为父母的官越做越大,根本没有时间管她,金豆是男孩子,而且也大了,一个小女孩母亲还是希望让她有家庭的温暖,没有想到在姨妈家直接把她送到了寄宿学校,对她也一般,没有更多的关爱。

金家每月都给姨妈家很多生活费,后来连蔻一方面看不惯,另一方面感觉姨妈家太冷漠、贪小,上大学后就搬了出来住到学校去,但是父母仍然以为姨妈家可以照顾她,让她在那个城市工作,工作了她更有理由住在外面,父母也不知她在姨妈家的事,直到金豆和连蔻无意的聊天,一提姨妈连蔻的脸总是阴沉的,让金豆产生了怀疑,所以他做了调查连蔻从小到大在姨妈家的生活。

一份真实的报告放在了金家父母的面前,让连蔻父母第一时间赶到了姨妈家,详细询问了连蔻这几年的生活,发现连蔻在姨妈家的生活加起来也没有几天,除了在学校就回家里,大学以后的假期都是在史家过的,所以连蔻的父母觉得很对不起连蔻,她买的房子金豆帮她补齐了贷款,并经常来看她,让她对姨妈家尽人意、亲情就可以。

父母也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帮金家管了连蔻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提出让连蔻回家,又似乎对不起姨妈家,所以一直不尴不尬着。

连蔻到姨妈家也是辞别之意,她也很长时间没有去过了,坦白说她不太想去,但还是为了人情,她去了,见了面和连蔻预想的一样,对她还和以前一样淡淡的,吃饭就吃饭,吃完聊了几句,也就没话了,连蔻说了一些家里的事,姨妈和姨父都没有太多反应,表妹也不在,所以她很快出来了。

坐了公交来到江意晚的家,江意晚和他老公客气着,江意晚更是拉着她摸她的肚子,这种气氛她喜欢,她马上从沉闷的气氛中缓了过来,她不知该不该把她和真实身份说与不说,最后决定不说了,这样挺好,她对江意晚说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后她送一个大红包,然后做孩子的干妈,让江意晚和她老公非常赞同,连蔻高兴着。

从江意家出来不算晚,但还是派车送她回家,车快到家门口时,她要求下车,感觉很晕,又晕车了,她想走走会好些,当她快走到暮笳别墅时,一个人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