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二十三章:不在状态中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2199 2012-01-03 16:19:47

  史蝶对连蔻一系列的表述有些糊涂,她住在霍风杨的别墅也有大半年了,难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没有发生过就算连蔻单相思也不至于有这样受伤害的表现,但似乎连蔻对那种事自己也没搞清楚。

她看着传说中什么都会的史二小姐连蔻,想必那个方面是比较弱一点,因为其他方面太强了,但这种事还是要搞清楚,该问谁才能搞清楚呢?她更不解的是连蔻经过昨晚不想张大卫的事,一直想着霍风杨,为了霍风杨还不停的哭,实在看不懂,但该怎么解决呢?

史蝶站在窗前,窗外的风景确实独好,一眼望去看不到头的花海,各种颜色的花都有,煞是好看,张家确实有权有钱,连一套随意住的房子都建造的那么雅致,她也很希望连蔻成为张家的女主人,现在看来只要她同意,没有问题了。

但霍风杨这件事不解决连蔻这日子也没法过,要解决还是问她自己吧,她又回到床边,坐在床上,“蔻蔻,你要不要穿上衣服,我们好好谈谈?”

看到连蔻不想动的样子“蔻蔻,有些事情一定要搞清楚,你和霍风杨到底有没有?”

连蔻转过了身看着史蝶“嫂子,我对你说的都是实话,我和他有过,真的有过。”

“你也明白张大卫为什么会毁婚,但突然同意了,绝对不会因为和你睡一晚他就改变了主意,你刚才说昨晚痛了一夜?你起身让我看看床单。”

连蔻带着疑问的眼神移了移在床上的位置,看着史蝶感觉不够,又挪了挪,史蝶直接上床,把连蔻推到另一头,似乎看到了什么,对着连蔻微微一笑“我说呢,张大卫怎么就说要结婚了?”

“可是我和霍风杨真有过的,怎么还?”连蔻这时才想起上次和霍风杨那晚后床单上并没有出现现在的状况,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上泛出了淡淡的红潮。

“好了,这件事我明白了,除了电子邮件上要我做的,说吧,还有什么要我帮你的?”

“嫂子,我先不想回去,张大卫应该替我向公司请假了,反正我也打算离开那个城市,但我想再回去住一个月,让我自己对以前的过往告别,然后我回来,回到你们身边。”

“好,可是张大卫怎么办?”

“我才不要他,他想要我就要,不想要我就不要?这哪来的道理?霍风杨的事情这一个月我一定解决好,回家后绝不拖泥带水,对于我嫂子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嗯,连蔻,不管怎么样,史家和金家都爱你,也许你现在觉得霍风杨让你难受的活不下去,但是这种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希望你早点能过去!我也尊重你的所有决定,我去和张大卫说带你走,回家休息二天,你再回去该辞职就辞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好吗?”

“好的,就这样吧,我洗一下就下来!”

史蝶下了楼,对在座的长辈说了连蔻的意思,张大卫不相信连蔻会同意离开,三步并二步上了楼,在房间床上没有看到连蔻,她听到浴室的声音,坐着等着她洗完出来。

看到连蔻从浴室出来时衣服都换好了“连蔻,你在这住一星期吧。”

“干嘛?在这孵小鸡啊?”对脱口而出的话觉得不妥,马上闭了口。

“你不想和我孵小鸡吗?也许你巳经有小鸡了。”张大卫站了起来走到连蔻的身后,一双手按在连蔻的肩头,温柔的说着,看着连蔻的反应。

连蔻听到张大卫这么一说,有点呆,更有些茫然,转身问张大卫“不会吧?”

张大卫转过了身,捧起了她的脸,开始轻轻的吮着她的嘴唇“你连这点常识也没有?有很多人都是第一晚得宝宝的,再说昨晚我这么努力,还会得不上吗?我都破记录了,睡到下午二点多,如果不是于强敲门,我们还不知会睡到什么时候,如果不默契怎么会睡那么久?”

连蔻听了张大卫的话含羞、怨嗔着,似乎相信了“那我怎么知道有还是没有呢?要有反应才知道吧?”

张大卫觉得和连蔻那个方面问题没法讨论“你在这住几天吧,这里山好水好,我很忙,难得安排出这样的时间,要不是为你我也不会这么做,留下来吧,给我一点面子,见一见爷爷,让我也好过点,如果真有了,你在这休息休息,对孩子也好,行吗?就一个星期?

看到连蔻盯着一盆房内的盆栽,似乎要数出有多少片叶子似的“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我去对他们说了!”看了看连蔻还是一言不发,他抿着嘴笑了笑。

张大卫再次回到楼下,对他们说连蔻不回去了,一星期后他会送她回去,让他们放心!连蔻的父母表示了异议,史蝶反而希望连蔻留下来,霍风杨的事让她很头疼,张大卫陪着她,这样一位各方面都优秀的男人在身边可以减少连蔻心里的伤害,但她不能替公公婆婆做主。

正在为难,看到了连蔻下楼来了,“爸、妈,你们都先回去吧,我在这住几天就回去。”

“蔻儿:你没事吧?刚才怎么都不下来,你史爸爸也在着急啊!”

连蔻转身朝向史国栋“爸爸,对不起,我实在没脸下来!”

“没事,没事。”史国栋自进门很少说话,他心里其实都明白如果张大卫愿意,连蔻迟早是张大卫的人,因为张大卫这个年轻人别人不清楚,他心里很清楚,他想要的没有失过手,进门到下午才看到张大卫出来,他心里差不多明白了。

大家不太注意于强,但他时刻在关注着他,于强上午和中午总是看向楼上,而且经常和管家交换眼神,显得紧张、焦虑,自张大卫出现后,他就有种想笑又没有笑出来的表情,完全和上午的表情截然相反,所以他坐在那里觉得没有什么可说可担心的,当史蝶下楼说连蔻要回去时,张大卫的反应不是一般的着急,他觉得只要等好消息就行了。

“为什么没脸下来?到底怎么回事?”连蔻的母亲因为着急,也不看场合问了出来,

“妈,没事,就是”连蔻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时想不出理由。

看到父母疑问、担心的眼神,她只能看向史蝶,似在求救,还未等史蝶答话,张大卫发了言“伯母、伯父,其实没有什么事,我和连蔻怀疑可能有了宝宝,所以她有些害怕,不敢出来见你们!”

“什么?”所有人都看向了张大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