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被“包养”的日子

第一百三十章:不得不同意了婚事

我被“包养”的日子 灵动的小溪 3701 2012-01-03 16:19:47

  连蔻看到金豆真的来接她,上前挽着哥哥的胳膊,透着喜悦,金豆却沉着一张脸,正疑惑中,出现了张大卫的身影,知晓一定是张大卫逼着一起来的,连蔻想到那天她是气走石屋的不愿看到他,转身进了屋。

“幸亏我把你放了回来,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么美丽的女人呢?”张大卫进了屋也不客气的从一楼转到三楼,每一处都仔细的看了看,他知道这是霍风杨为连蔻准备的别墅。

看得出霍风杨在连蔻身上是用了心,连洗手间的磁砖上都是连蔻喜欢的雏菊,而且一、二楼全是新买的家具,应该都是为连蔻特意准备的,感觉这一点自叹不如,霍风杨不见得比他有更多的时间,但看到的一切都是为连蔻花过心思的。

他在二楼连蔻的卧室打开过连蔻的衣柜,发现正式能在外面穿的衣服没有几套,因为连蔻生霍风杨的气大都拿回了家,季节变换,霍风杨后期也没有给她添置过,衣柜里的那些衣服都是连蔻自己新设计的。

柜内大多数挂的都是内衣和睡衣,应该都是霍风杨初期买的。

“连蔻,你去换一套衣服吧”张大卫看完整套别墅后,有些郁闷,总觉得霍风杨不如自己,但看来不一定,他为连蔻想得太周到了。

一转身看到连蔻疑惑的样子,似在问,我身上这件衣服不好看吗?“连蔻:我不否认这套衣服很配你,看上去很高贵,但是必须换一套。”

“为什么?”连蔻和金豆都不解,不是很漂亮而且很适合见爷爷的着装,身体没有一点暴露。

“你看腰勒得那么紧,如果怀孕了对孩子不好,另一方面你背上的伤穿这样的衣服一天下来会更肿的。

“大卫:你在说什么?什么怀孕,什么背上的伤?”金豆不相信的看着张大卫,不懂他在说什么?这些话对他来说是最不想听到的。

“金豆:不要那么大的反应,你也知道我和你妹妹一定会结婚的,我如果跟着连蔻叫,现在应该也叫你哥了,可能你要做舅舅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金豆愤怒的眼神射向连蔻。

张大卫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他知道金豆对他这个妹妹就怕别的男人抢走,还是先走为好,于是搂着连蔻说了一句“走吧,先去见爷爷,蔻蔻,见了爷爷,不知怎么回答的你看我就行了,知道吗?”

连蔻边走边看后面跟着的金豆,她现在不知怎么解释,上次和张小桐亲热的照片哥哥就没完没了,现在连孩子都说出来了,那不是要了哥哥的命?但当着张大卫的面她又能说什么呢?

走到暮笳别墅的大门,看到有四辆车停着,感觉为了她太大动干戈,她实在不习惯,门口的保安们看到她,都万分奇怪,脑门子上都写着疑问,连蔻担心保安有可能对霍风杨乱讲话于是说了句“我哥哥接我回家。”

张大卫搂着连蔻上了他的车,一辆是金豆的,另外二辆应该都是张家的。

上了车后的张大卫脸上马上换了一副表情,阴冷着脸说道“你为什么又回这里?有人等你啊?”

“我要上班的,我不回这回哪啊?”

“你哥不是给你买过一套房子?你为什么不住那?”

“这里不用坐车,我晕车。”

连蔻对张大卫的责问没当一回事,她关注自己身上的衣服,可能走走还行,坐在车内窝在那里腰和胸都受不了了,加上她还有晕车的毛病,不一会她就不行了,感觉胸口难受,呼吸也跟着困难起来,张大卫直接把她抱在的怀里“你真是自做自受,让你换一件你不愿意,张大卫脱了自己的外套盖在连蔻的身上。

坐在前排的司机一直看向前方,助理则一直看向窗外,他们知道后座上的两个人在做什么,不敢多看,现在张家人都知晓这位连小姐即将成为张家的女主人。

张大卫看到连蔻难看的脸色,没有经过连蔻的同意直接把她衣服上的纽扣全部解开边问道“这样好一点没有?”

连蔻感觉躺着似乎好一点,就一个姿势一直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下车后,张大卫在车内怎么样也扣不上连蔻的衣服,他都急死了“你看你这身衣服,怎么办,再不下车太丢人了吧?”

连蔻正晕着,“你别说话,我难受。”

“可是到了,我们必须要下去了。”

连蔻也不说话,更不管衣服后背的纽扣四五个扣不上,只顾抱着他,张大卫只能先下了车,所有人都在等着的女主角却没有下车,正奇怪着,张大卫找来了史蝶,让她去找一件连蔻能穿的衣服,想想等衣服来还需要一些时间,便又上了车,把他的外套穿在连蔻的身上,抱着她下了车。

进了屋,说是晕车了,这个毛病大家都知道也没有说什么,张大卫抱着连蔻进了他的房间,腿一用力门也关上了,所有人都挡在了外面,张大卫的作风他们都知道,长辈们也没有多说什么,以为让连蔻休息一会再见爷爷。

“喂,连小姐,我不担心你,你看这腰勒的我儿子都没有呼吸了。”

“张大卫你在说什么呢?就算有了现在也只是一个细胞,可能肉眼都看不到。”

张大卫看到连蔻还有力气说笑,把连蔻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把他的外套从连蔻身上脱了下来,在她的身后帮她扣着纽扣,一边还不停说着深呼吸,终于全扣上了,他也费了不少的力气。

“你是怎么穿进去的?我真的很好奇!你没事了吧?马上见爷爷,见完我送你走!”

“真的?太好了!”

“好什么?连小姐,你这两天想过我没有?”

“没有,那天你让我这么生气,我还生气呢?怎么会想你?”

张大卫听了很不高兴,皱着眉“是这样的,结婚前一个月我们不能见面,所以你好好照顾我的儿子,我会定时送些补品给你,你呢把在那边要处理的事处理一下,然后就和我结婚。”

“你爷爷不喜欢我是不是就不会结婚?”

“是,家里的事爷爷说东都不会往西的,我希望爷爷看到你会认同我的眼光,看你迷迷糊糊的样子,也许你不知道,你对我家来说是头等大事。”

连蔻不知该说什么?为了她张家确实也花了心思,但这只是张家的规矩吧?张大卫在车上的表现让连蔻也感动,二个多小时一直抱着她,想必他的胳膊直不起来了。

晕车的感觉好了许多,连蔻又补了一下妆,婀娜多姿的连蔻出现在众人的眼中,来到爷爷的面前,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看着这位未来的张家女主人正在向他鞠躬,不知怎么一向不在晚辈面前露出笑容的张爷爷竟对连蔻微笑着让她起身,上前问了几个家常问题,声音的甜美、真诚自然的样子,让张爷爷对张大卫点了点头。

张爷爷听说了连蔻精通琴棋书画,又是一位服装设计师,看看品味是不错,礼节方面都达张家的要求,长相更不用说了,于是就想考考连蔻,每出一题都和书画有关,连蔻都是有问必答,还稍做解释,让老人非常满意,这让在坐的所有长辈都满意,这样的女孩上哪去找啊?

最后一项是下棋,张爷爷叫了他的助手,也是一位围棋高手,两个人下了十分钟,不分胜负,张大卫阻止了继续,他真担心连蔻坐在那里一会呼吸又困难了,于是走上前对爷爷称走个过场就行了,不要变成了围棋比赛,张爷爷哈哈大笑,说不分胜负连蔻巳经很了不起了,并夸张大卫长大了学会疼媳妇,这点是让他最高兴的。

对一旁的连蔻说这个孙子交给她了,让她好好管教,连蔻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这样只是做到礼貌而巳,她并不想表现,希望张爷爷看不上她,结果等来了孙子都交给她的话,让她心情沉重,倍感压力。

因为张大卫对女人的不怜惜是出了名的,他交往过一些女子,没有一个让他看上并动过心,更别提结婚了,所以连蔻的出现让张家人着实喜悦,张大卫的悔婚,其实张家更着急。

没有想到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这个连蔻各方面都符合张家选媳标准,最重要的是张大卫竟会说出连蔻可能巳孕之事,虽在众人耳里没当回事,但对张家来说这是天大的好消息,说明他巳经同意成家了。

连蔻在见爷爷同时,她看到了史家人的高兴,金家人的一般,尤其是金豆满脸落寞,并躲闪着连蔻看过来的眼光,这让连蔻非常难受,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对金豆说清楚,她不想看到哥哥难过。

张爷爷高兴的样子,这对张家人来说也是一件喜事,终于张家最大的事情定了下来,于是大排筵席,史蝶拿来了一套衣服,母亲说要帮她换不容置疑的拉她进了张大卫的房间。

“妈:有事?你说吧。”连蔻一边换衣服一边问着。

“你是不是不想嫁给张大卫?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你哥哥因为你和史蝶结婚那么多年有名无实,而且他睡梦中总是叫你的名字,这些事一开始我们不相信,几年下来我们也感觉到了。”

“妈,不会吧?我看哥和嫂子关系很好啊?其他不说,他们来看我时嫂子和哥哥都住在同一房间的。”

“只是同床而巳,为了你哥,你必须嫁给张大卫,因为只有张大卫你哥没有办法,目前换其他人都不行,张大卫的个人魅力,你哥只能接受,因为他不如他,这样他才能和史蝶好好过日子,史蝶是很爱你哥哥的,不然一位这样的千金小姐她不但选择忍耐而且对你也很好。”

“妈,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是真的,如果你哥他们再没有孩子,史家会取消史蝶的继承权,你哥公司史家也会撤股,这几年史蝶的父亲曾多次警告你哥不能这样对待史蝶,但你哥听不进去,所以你史爸爸不顾我们的反对让你去张家应试,我们也没有办法,儿子欠人家女儿的,本以为就走个过场,没有想到你这几个月的变化让我们着实担心,张大卫还真的看上你了,慈善晚宴他的反悔让我和你爸松了一口气,在面子上张家还亏欠了我们金家,但怎么在张家又看到你了,而且又有孕一说?我和你爸爸刚才商量过了,既然巳经走到了这一步,为了你哥哥,你就嫁给他吧,不要想其他人了。”

“妈: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我答应,为了哥哥。”

“你不会在这答应,到时又变了?”

“妈,我向你保证,而且我会说服哥哥让他对史蝶好。”

“这样最好了,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连蔻随着母亲从张大卫房间出来,脸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张大卫看到连蔻换了一件衣服,别有一番韵味,走了过来,对连蔻的母亲点了点头,拉着连蔻又重新返回自己房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