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完美女孩恋爱曲

风,你在哪里

完美女孩恋爱曲 huang19910719弯流 2616 2011-10-24 11:08:52

  “孩子呢?”看到旭日低头不语的样子,怡风有些急了。

“孩子.......”旭日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编着谎言。

怡风吸了吸隐隐发痛的鼻子,眼泪开始汹涌起来,看到旭日吞吞吐吐想要隐瞒的样子,怡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孩子是不是出事了?”怡风发红的眼睛中带着伤心。

旭日还是不语,一副极难为情的样子。怡风听到心被摔碎的声音,化成漫天寒冷的雪花,怡风感觉自己脑袋‘嗡嗡’作响,失去了知觉。

“啊——!”一声极为凄惨苍凉的无助又无奈的响声响彻全病房,怡风挣扎着虚弱着身子起来,悲伤的河流流过心里,怡风满眼的泪水四溅,完全不顾手上还吊着点滴,身上还有刚刚包扎的伤口,此时的身上的疼痛又如何比得上心灵上的伤口呢?怡风想要下床,虽然头脑眩晕着,身上的伤口在挣扎着。旭日连忙阻拦着怡风,安慰:“风,不要这样。”

可以放现在的伤口有多痛,谁会体会?孩子才刚刚出生,还没有满月!怡风才享受几天做母亲的喜悦,就忽然间痛失了孩子,这对她打击有多大?有多致命?!

“我要看看我的孩子,别拦我。”怡风挣扎着旭日阻拦着她的手。

“求求你,让我去看看我的孩子吧。旭日求求你了。”怡风挣脱不了旭日的手,绝望得用几乎哀求的声音说。

“孩子,我已经送去殡仪馆了。”旭日再也瞒不住怡风,冲动地吐出这句话。但说出之后,他又有点后悔了。

怡风呆住了,整个人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挣扎终于停止了。旭日反倒觉得担心,心疼。“风!”

殡仪馆?!怡风整个眼睛死死的,充满着前所没有的空洞,用充满红色血丝的眼睛看向旭日,旭日愣住了,有一种恐惧感围绕着心头。风!

“让我去看看,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让我去看看!”怡风刚刚平静的情绪有忽然激起,异常的激动,猛地推开旭日阻拦的手,就要出去。

旭日按下护士室的救护灯,几个穿着白色大褂的护士急急忙忙赶来。怡风看到是护士来了,更是绝望地想要挣扎。

几个护士和旭日一起合作,才把怡风按下,护士给怡风打了一支镇定剂,怡风才安然睡下。旭日担心怡风,护士说道:“这是镇定剂,病人只是情绪有点激动。刚刚病人挣扎过度,把伤口有张开了,我们要给病人重新包扎上药。你还是先出去吧。”

旭日带上门出去,风,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

当旭日再次来到医院看怡风时,当走进病房时,旭日感到一阵惊恐,病床空空如也,怡风已不知去向,挂在吊篮上的点滴,液体滴落了一地。风!旭日放下东西就转头跑出去,却不料撞见前来看望怡风的小伟。

“怎么了?”小伟发现旭日神情慌张。

“风,不见了,我们现在分头去找她吧。”旭日焦急地说道。他真的害怕怡风有什么想不开,万一有什么短见.......旭日不敢在往下想,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上心。

“好。”小伟和旭日分头去找。

旭日开始疯狂的驾驶着汽车满城市地找。

他疯狂地跑遍了所有地方,焦急的问着每一个他见到的每一个路人:“有没有看见这么高清瘦的女孩,身上穿着医院的病服?”可是每个路人都给他失望的答案“没看见。”

风,你在哪里?千万不要做傻事。一向镇定稳重的他这时候也恐慌了。第一次感觉那么害怕失去一个人,原来在他心中,她是那么的重要,她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可以为她付出生命。失去她,他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公园、商店、酒楼、小区都去过了,还是没看见她。在哪?额头微微渗出汗珠,琥珀色的眼睛变得深邃暗淡。

他气喘吁吁地驾驶着车,就在行驶到丽江大桥时,一个孤独的身影引入他的眼帘,风!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闪电般闪过。他立马停下车在她身边不远处。喜悦、悲伤一下涌上心头。她娇小的身子在风中瑟瑟发抖,她蹲着,双手抱着膝盖,虚弱地紧紧挨着身边支撑着她的石柱,目光呆滞地望着大桥下滔滔的江水,穿着一件单薄的医院病服,显得那么的孤援无助。他分明看到她惨白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未干的泪珠,他知道在她的世界了一遍惨白,枯萎,衰败。他心疼地看着她,每一个细胞都在撕裂,疼痛,听到心在一块块的破裂,崩碎。平生他第一次留下眼泪。

拂去脸上的泪水,慢慢地他走到她身边,缓缓地蹲下。用手轻轻地托起她尖尖的脸蛋,慢慢地用手擦干这个让他心碎,心疼的女孩脸上的泪水,他深深地俯下头,在她微凉的额头上印上深情的吻,他好像用尽他一切来保护她,不想再让她在受到一点得伤害。他勉强的挤出微笑:“来,风,我们回家去。”怡风依然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唯一变化的是,热泪又一次从她的眼眶里溢出......

找到怡风,旭日并没有再送怡风到医院,他知道她现在心里有多害怕见到白色的大褂,有多恐惧闻到药水味。最让旭日心痛的是怡风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痴迷状态,目光呆滞,没有说话,也没有哭泣,只是目光一直空洞地看着不知的远方。

“风,来我们到家了。”旭日小心翼翼地扶着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呆滞的怡风,走进住处。

怡风在旭日的搀扶下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身上披着旭日的外套,脸上苍白无血色,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毫无表情,像是一尊精美的雕塑。但这些丝毫不能影响她那张妖媚动人的脸,凄惨的样子使人不由得对她心生怜悯。

旭日在她面前蹲下,扬起他轮廓分明的面孔看向怡风,伸手去触摸怡风的手是那么的冰凉,似乎时感觉到她沉重的悲伤,差不多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掉。旭日把怡风的手握在自己的双手手心里,似乎想要以此来融化她手上的冰凉。“风,听到我说话吗,不要在折磨自己好吗?”旭日心疼的看着依然呆滞的怡风。

“渴吗,喝点水吧。”旭日起身倒了杯水来,轻轻地送到怡风面前。可怡风丝毫没有动静,依然是一尊雕像。

旭日有把水杯送到怡风唇边,却依然不动。旭日心里像针扎般疼痛,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后果是不堪设想.......

旭日试着把水放到怡风嘴边,可怡风没有喝下去,接着把送到嘴里的水又从嘴角流出来了........

“不要这样好吗?喝点水吧。”旭日几乎哀求道,接着又试了一下,还是不喝。幸好旭日用手接住从怡风嘴角溢出来的水,不然就打湿了怡风前面的衣裳。

旭日最后也不得不放弃给怡风喝水,把怡风送回到房间休息。

旭日为怡风盖好被子,“睡吧,风。一觉醒来就没事了。”旭日也希望事情能像自己所说的一样,一觉醒来就没事了。可旭日为怡风熄了台灯后发现,怡风那空洞无神的眼睛并没有闭上,依然呆滞地睁着。

旭日深深地呼了口气,琥珀色的眼瞳流过哀伤,渐渐失去往日的光芒,感觉眼前被蒙上一片雾水。旭日掏出电话,凑到耳边,蓝色的耳钻幽幽的散发着光芒,回头看了看依然睁着眼睛的怡风,旭日转头把视线看向窗外黑夜中的景象。“喂,你好........”

家庭医生很快来到怡风的住处。怡风在医生为她打了一针安眠剂后,渐渐入睡。

旭日看着依然微微皱着眉心的额头,睡觉吧,风,不要再想了。旭日用手轻轻为她把被子盖上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