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完美女孩恋爱曲

破碎

完美女孩恋爱曲 huang19910719弯流 2722 2011-10-24 11:08:52

  “我刚煮的面,你吃点吧。”小伟把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正坐在沙发上满脸心事的怡风面前。

怡风向小伟微微扬起樱唇,以示谢谢。但笑意却未曾减轻怡风脸上的忧愁,反而显得更沉重。

小伟在怡风旁边坐下,“你已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吃点吧。”声音柔柔的,像山间清脆的山泉,缓缓地流过耳畔。

怡风摇摇头,脸上显得特别的平静。

“你不用管我的,你回去吧,我没事。”怡风知道小伟明天还要考试,她不想拖累他。

“没事,就让我陪陪你吧。”小伟依然盯着怡风平静的侧脸看。

过了一会儿,只见怡风微皱着弯眉,抿了抿嘴唇:”你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声音有点烦躁,略带着请求。

小伟不由得僵硬了一下,虽然知道这些话并不是有意伤害他,可他还是沉默了一下。怡风眼睛依然平静的如同一谭死水,空气中有听到水分子结成冰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这样说的。”感觉到气氛的僵持,和刚刚自己的失态,怡风抱歉地说到。

“我知道,你也不要这样说,我能理解。”小伟故作轻松地说道到,他也不想怡风心里太难过。

“如果你想一个人静一静,那我就先回去吧。若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吧。”小伟抓起沙发上的外套,背影有些无奈失落地走出大门。

漫无目的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穿着一垄如雪般洁白的吊带长裙的少女,一头清爽的短发衬出孤寂的清秀脸孔。怡风带头看向此时面前高耸入云的商业大夏,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下,像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这是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底滋生。大夏大门前,两位穿着治安工作服的保安人员表情严肃地伫立在门前,怡风向前挪了挪想向前的脚步。

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大厦里走了出来,怡风停止了向前的脚步。伯母!心不由得一惊。

只见一位身穿红色套裙,如同火焰般。在裸露着的雪白的项颈,配挂着一条价值不菲的珍珠白项链。正慢悠悠地走向停放在大门前的加长林肯,细心的怡风发现欧阳太太脸色似乎没有以往那般红润光泽。

就在一位身著黑色西装的司机恭恭敬敬地为正在走近后排车身的太太打开车门,欧阳太太准备坐上车时,一个身音叫住了他们,“伯母,等一下。”

欧阳太太认出这个声音,是怡风!背影有些僵硬了一下,然后太太命令司机准备开车。

“伯母。伯母。”怡风眼看太太就要坐进车里,就在关上车门那一瞬间,怡风拼命抓住了车门不让关。

太太脸上有些震惊,而更多的是慌张,眼睛却始终不敢看向怡风的眼睛。

“伯母,请你告诉我,旭日发生了什么事。”怡风请求地看向太太,她不相信旭日会这样对她,因为就凭那天她似乎看到旭日眼底对她一闪而过的温柔。

看到此时此刻伯母眼底的躲躲闪闪,却始终不理会她,最后叫司机把她拉开,准备开车。

可谁也没有想到,怡风却死死地拉着门不放手,她似乎从伯母的眼神中看出,伯母似乎有事情在瞒着她。任凭司机如何拉扯着,怡风还是顽固地不放手:“伯母,求求你了。”

当欧阳太太看到怡风纤细的手指被车窗划伤,白皙的手指渗出丝丝触目惊心的血来时,于心不忍的她命令司机放手。

她走下车,拉起怡风被划伤的手看了看,看着幽深的眼睛里早已噬满莹莹泪水的怡风,不由得心隐隐一愣:“何苦呢?孩子。”

“伯母,求你告诉我吧,好吗?”怡风反握住太太的手,满眼的渴望。

“孩子,你就不要再问我了,回去吧。”太太心生怜悯的看着怡风,怡风对旭日的痴情远远超过她的想象。虽然心里很是心疼眼前这个女孩,但她答应过旭日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怡风的。

就在太太转身就要走时,“咚”怡风跪了下来,恳求地拉着太太转身将要离去的手:“求求你,告诉我吧。”她真的好想知道旭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好想。

“怡风,快点起来。”太太俯身想要扶起跪在地上的孩子,脸上不由得显出为难的样子。

“好吧,我告诉你,你先起来吧。”看着一脸固执的怡风,太太终于被折服了。

.......

一望无际的蓝色海面,蓝的像块晶莹剔透的玉石,像看不到底的渊源。一层又一层的浪花寂静地拍打着海岸上的岩石,绽放出洁白无瑕的浪花。肆无惮忌飘逸四溅的浪花,漂溅到洁白的裙边上,却看不到晕开的水迹。

一位孤寂的少女蹲坐在岩石上,洁白如雪般的双臂环抱着曲起的双膝。眼神空洞地望着平静的海面。

“........他得了急性白血病........”伯母哭泣的话像一个个炸弹“嗡”地在她脑海中炸开,感觉到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滚烫的血液在她身体内上下剧烈地翻涌着,她甚至痛苦地感觉到胸腔内将要喷射出来的鲜红液体。冰冷的液体此时正悄悄地滑落在她平静的脸上。旭日,你怎么那么傻,选择一个人独自承担?你知不知道,我此时是多么难受,这样会是我更难受,更痛苦。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过得安心,快乐?

“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他走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总之是出了国,他安慰我说会回来的。和一个叫‘琳琳’的女孩。”

“........他真的真的好爱你,怡风。”说着说着,伯母已经掩面哽咽了。

旭日,你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喉咙里似乎有东西在硬生生地卡住了,鼻子好难受,怡风俯下头,埋在臂弯里低低的抽泣着......

“什么,你去见过旭日的母亲?”咖啡厅里飘逸着浓郁的咖啡的芬香,小伟邹着眉头震惊地看着忧郁的怡风。

一种不安正笼罩着小伟心头,“那她有没有告诉你旭日的事?”话一出口,小伟就后悔了,暗暗责怪自己的冲动,不用脑。这样问,不就暗示了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吗?小伟暗暗给自己一个嘴巴。

怡风怀疑地看向惊慌失措的小伟:“你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小伟看了看怡风的眼睛,有立即把视线转移到别处,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不敢直视老师的双眼。

心里面仿佛被重锤狠狠地敲了一记,隐隐作痛,怡风不相信平日里最值得信任和关心她的朋友也会欺骗她!有种被人玩弄的可笑。怡风轻蔑笑了笑:“原来你们都合伙来欺骗我。”她可笑自己还打算把旭日的事情告诉小伟,让他也帮忙找到旭日。

“那你一定知道旭日在那里,是吗?”怡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伟问道,不容他不回答。

看着怡风的眼神,小伟低下头,仿佛眼前又出现那个纯白色的身影,还有那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像一块无暇的翡翠。他曾想过,旭日的离开会不会换来有一天怡风会留在他身边,但此时此刻这些猜想都化为脆弱的泡沫,“嘭”的一声碎裂。

他永远也走不进怡风的心,永远都无法替代旭日在怡风心目中的位置。

“其实他和琳琳到国外没多久又回来了........”怡风心一紧,眼瞳一缩,继续听小伟说下去.........

原来,旭日去了琳琳家乡。小伟告诉她,旭日说,即使是死,也要死在和心爱人近的那一片土地上。听说还在那里干起了替代一位请假回家的教师教书。旭日还说,在那里他能感受到土生土长农民的朴素,山村孩子求学的强烈愿望,他常常感动于村民们的热情,和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常生活。这能让他暂时忘记自己是个绝症病人的痛苦。

怡风无法想象城市生活和山村生活的区别,生长在城市的她也偶尔看过山村生活的落后于艰苦,很难想象高贵透着王子气质的旭日能适应那里生活。但,我要去找他。怡风对自己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