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魂萦黑石城(1):血色残阳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546 2013-08-09 13:04:38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是否会有过这样的感觉,刹那间有的场景似曾相识,令人惊讶地好象在哪见过。有的人,一见就很亲切,冥冥中仿佛已认识了很久。还有些奇怪的梦,怪诞离奇得你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些问题,其实很多科学家,心理学家很早就作过探索研究,也有各种各样的理论。但可以明确一点的是,或许有些研究学说很盛行,比如弗洛伊德之类的,但无论哪一个说法,都无法完全让人信服地解释这些事。所以我觉得美国一个权威科学家的说法是没错的,世界上最大最神秘的领域,就在人的帽子下面,就是人类的大脑。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每个人的心。

我的这个故事,就和上面这些问题有关。

我做这个出租车,除了跑跑短途,还经常有人包车。除了那种家里有事回家包的,也有生意上的人包的。我那时就有一个小老板经常包我的车,三、四十岁左右,姓赵,我叫他赵哥。赵哥是90年代初从部队转业回到我那一个国企的,好象做过副厂长之类的。后来企业破产了,他就自己出来做些建材生意。其实赵哥的小公司有一辆自己的捷达,但经常跑这跑那忙不过来,所以有时他就包我的车,到邻近市县走走生意什么的。

其实应该告诉大家,我和许多男同胞一样,一直很喜欢军事。虽然没当过兵,却很喜欢听战斗故事,特别是那种血里火里惊心动魄的。而恰巧,赵哥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那天,应该是2010年春天里的一天。赵哥包我的车去邻县,路过市里最大的广场的时候,发现有很多人聚在一起,还穿着那种绿色的旧式军装。开近从那些打着的横幅标语上一看,原来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参战老兵在聚会,当然也少不了喊些要政府兑现优待政策的口号。

那时我和赵哥还不算很熟悉的那种,但我知道他上过反击战战场。就和他开玩笑的说,赵哥,你的战友们聚会,你怎么不参加一下。赵哥笑了笑,淡淡地说,我和他们不是一批的。我看他好象不大愿意说,我也就没再继续问。但却起了好奇心,总想找机会让赵哥说说他上战场的事。

后来,我和赵哥越来越熟悉了,他和我的话也慢慢多了起来。有一天,我送他去邻市谈生意,他应酬喝了些酒,看起来有些兴奋,话有点多。我就动了心思,在回去的路上,扯着扯着我就故意说到了他当兵的事上。我先说了我一个表舅,参加1979年对越反击战,表现十分英勇,最后还立了三等功。赵哥听了,一开始没说话,过了一会才缓缓地说:“象他们那批快进快退的打法,就算死了也有个痛快。可是象我们那样,那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战争残酷与折磨。”

我一听,兴头马上上来了。我一边减低车速,确保安全,一边就问赵哥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故事没有。赵哥犹豫了一下,说:“我知道你们都想听我说上过战场那些事,听着很刺激。可是那些故事背后都是一条条死去的鲜活生命。无论敌人,还是我们,都是用宝贵的性命在相搏。我一个活着的人,用死去的战友来说故事,我觉得对不起他们。”听了赵哥的话,我的心情也很沉重,半晌无语。赵哥闭着眼睛,头仰在后座上,象睡着了,也象在沉思回忆。

过了好一会,赵哥舒了一口气。低沉地说:“阿博(就是楼主我),今天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和你说说吧。我们那场战争也可以说就是为了保百姓安宁打的,也应该说给你听听,但你不要随便和别人说。有些战斗当年是要求严格保密的,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传出去也不好。”

我连忙答应了,答应赵哥不会乱传出去。朋友们,其实我现在心里有些矛盾,之前也一直矛盾,该不该把这故事说出来。但昨晚无意中浏览中华网的一个帖子让我下了决心,里面讲了很多那场战争的故事,很多血与火的场面。我觉得,我应该把它写下来,不能让那些英勇无畏的人们,被历史的尘埃渐渐埋没。当然,我说的是灵异故事,战场上的故事与后面的故事密切相关。

那时我载着赵哥是傍晚时刻。我很清楚地记得,天边有一抹血红的残阳。就在那象血一样流进车厢内的夕光里,赵哥给我讲述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