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魂萦黑石城(3):血腥特工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435 2013-08-09 13:04:38

  之后,严明赵哥他们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及之后的许多次行动。之后的行动,再不是磨炼适应,而是真刀真枪地和越南特工对着干。许多朋友可能以为特种部队作战就是拿着机枪,狙击枪什么的对射,手雷狂扔。赵哥说真实的情况不完全是这样,其实每一支侦察分队都不是独立作战。好象他们小队每次行动,就会有一支工兵部队,一支后备支援部队,一支通信部队,还有一支火力支援部队在后面支持配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火力支援部队,包括师属炮兵营,火箭炮连等。他们发现啃不动的目标,就会呼叫炮火支援,用铺天盖地的炮火将对方覆盖,必要的时候还会全军佯动,配合作战。但相应的,越军方面也是这一套战术,毕竟中越部队的军事作战传统有着难解难分的关系。

1986年11月的时候,两军间的阵地战已经很少了,表面阵地战斗显得很平静。可是暗地里的特种侦察作战,却到了白热化的状态。赵哥所在的侦察大队频频出动,越军的特工也不断地渗透。以往双方的主要目标都是抓舌头,搞破袭。而现在目标,就是直接置对方特种部队于死地。潜伏,反潜伏。渗透,反渗透的战斗激烈而残酷。

说到这里,赵哥脸上显露出一种很不忍的表情。他望着车窗外渐渐落下来的夜色,声音悲沉地说,仗打到这份上,完全就是拼勇敢,拼胆量,拼谁更不怕死的了。

11月的一天晚上,赵哥和严明有事去师部,回到驻地时,忽然听到隔壁另一支小分队的驻队一阵喧哗,然后就传来一片哭声。他和严明赶紧过去看是怎么回事。原来那支小分队昨晚潜入到敌人后方一个小山坳潜伏,因为据报那里经常有越军活动,他们就奉命去抓个舌头。这支小分队在那散开潜伏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发现有三名越军从路上走来,其中一名还穿着军官服。于是小分队在他们走近的时候,就扑上去抓俘。没想到的是,这时周围的枪响了。原来在他们潜伏不到三十米远的地方,早已潜伏着另一支越军特工部队。他们没把握一口吃掉这支小分队,又怕呼叫炮火误伤了自己。所以就叫这三名越军作诱饵,引诱小分队暴露。那场战斗中,有两名潜伏观察没有暴露的战士逃脱,另外十一名战士,连带那五名做诱饵的越军,都葬身枪口之下。后来逃脱的战士立即呼叫炮火支援,将那条小路旁边五十米开外全部炮火覆盖。并派出支援部队,将十一名战士的遗体抢了回来。

严明和赵哥站在抢回来的那些战士遗体前,久久没有说话。越南人竟然能用自己的士兵做诱饵,可见对我军侦察部队恨到了什么程度。也可以想象到以后的战斗会多么残酷激烈。

赵哥说他那支小分队在作战中损失不大,除了没碰上真正的硬仗外,还有就是小队长严明的冷静果断,一次次将队伍挽救于险境。赵哥叹了口气,他说严明是真正的军人。这种军人不是后天锻炼出来的,而是天生的,他好象就是为战争而生的。无论多大的险境,他都能平淡冷静,多复杂的情况,都能第一时间作出正确判断。所以,也才能在后来那次最惊险的战斗中,拯救整个小分队免于覆灭。

那应该是我军侦察分队遇伏的三个多月后。我军从侦察卫星图片及内线信息,发现了一条重要情报。为扭转战场上对中国火力不均衡的劣势,越南要求前苏联支持了一批重型榴弹炮。这种炮有多厉害呢,它炮弹的威力可以摧毁现在前线构筑的大部分掩体。如果要抵御这种炮的毁伤,就必须换用更好的工事钢材,构筑更大更厚更深的掩体。对于绵延几百公里的战线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工程。但也有便捷的办法,就是派出特种部队,深入越南,引导炮兵摧毁他们的炮兵阵地。可是这个深入,不是以往的几百米或几公里,而是二十几公里。几乎进入越南腹地,难度和危险可想而知。最终,上级经过慎重研究后,决定冒险一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