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魂萦黑石城(8):奇异梦境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986 2013-08-09 13:04:38

  其实对那场战争有些了解的朋友会知道,到1987年的时候,中越边境的战事主要集中在云南一边了。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中越关系已经有缓和迹象。在广西的一些边境地区,甚至出现了双方边民偷偷越境贸易的现象。而两国虽然仍保持敌对状态,对此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战争的对峙和防范要薄弱得多。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严明才选择了迂回广西方向回国。

但是从这个方向路途比较远,还要经过无数的越南村庄,会受到数不清的盘查,所以一样非常艰险。严明一路上只能钻隐蔽的山林小路,吃野果生食。他凭着星辰树轮辨别方向,大概向东走了差不多一百多公里后才折向北。有好几次他被越南的村民发现,他都机智地假装喉咙受伤躲过。还有几次遇到越军盘查,都警觉地绕行逃脱。在无比艰辛的回国路途上,他身上多处受伤。在离广西边境还有60多公里的时候,他在逃避越方盘查追捕时跳落一个悬崖,昏迷了整整一天。凭借顽强的求生意志,他回到了边境附近,从偷偷越境的越南边民那里发现了中国的商品,才知道已经离边境不远。可是就在到达边境,看到祖国的那一时刻,他经过一个多月逃脱折磨,极度虚弱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而昏倒。

听了严明九死一生的逃脱经历,赵哥不禁再次潸然泪下。他紧紧握着严明的手,哽咽着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严明平静地说:“小赵,我逃回来的时候,有好几次都快要支撑不住了。尽管我知道一直往北走,可是不知还有多远的路,前面还有多少关卡,逃脱的路似乎艰险得没有尽头。可是我手里小辉的头颅提醒我,我答应过要带他回去,我不能倒下。还有我又做到那个梦了。在那个悬崖下昏迷的一天一夜里,还有在病房昏迷的时候,那片黑色的戈壁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旋,除了刀枪声喊杀声,还见到了一块黑色的岩壁,上面刻着黑石城三个字。在我觉得自己痛苦难熬,生命的最后一点支柱就要崩塌的时候,我听到有很多的声音在喊着:归来,归来,归来……,这个梦和声音让我慢慢醒了过来。”

赵哥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因为他对梦这东西也不了解,就安慰严明好好养好伤。这时军情报处的人来叫赵哥出去。在门外,情报处的人严峻的对赵哥说,经过医生认真检查,严明的伤十分严重,随时会恶化,危及生命。我已请示军部,明天早上立即用直升飞机将严明送往昆明陆军总医院救治。

第二天清晨,严明迅速被直升飞机送往昆明陆军医院。赵哥没有跟着去,因为他还有换防的军务,所以当天就和军情报处的人回到了驻地。侦察大队的人得知严明没死,都十分高兴欣慰,同时也为严明的伤和小辉壮烈的死黯然落泪。他们决定,等换防的军务基本完成后,就向师部请假,由赵哥所在的侦察小分队队员作代表,前往昆明看望严明。

可是就在严明被送往昆明的第三天就传来消息,严明的伤势迅速恶化。医院虽然已经采取了一切先进医疗手段,用了最好的医生和药,但严明在广西野战医院就已经因战伤出现了器官衰竭的征兆,此时无论再用什么救治办法,他的伤势恶化都不能逆转了。

听到消息,赵哥请示师部同意后,立即带着小分队的队员赶往昆明。可是等他们星夜兼程赶到严明所在的病房时,医院刚刚撤下所有的抢救设备。他们兄长一般沉稳、冷静、坚毅的队长,刚刚在一小时前永远地离去了。

在那个不大的抢救室里,十几个队员围着病床哭成一团,怎么也不肯离开。他们不愿意相信,在狡诈的越南特工面前,在漫天的炮火里,在那一次次无比艰险的行动中,队长都带着他们一次次死里逃生。可是现在,九死一生回国后,却最终没能逃过死神的魔掌。

赵哥他们不仅悲痛固执地不肯离开病房,几个性急的队员还揪住医生的领子狂吼为什么不全力救治严明,以至惊动了医院的保卫部门。他们迅速向上级请示,赵哥所在部队的政治部派来人,才平息了赵哥和队员们的情绪。

送走了严明,赵哥他们被上级要求立即从医院返回部队。就要离开时,医院保卫处的一个人叫住了赵哥。他说:“赵队长,这位同志在临走前陷入昏迷,医生抢救时一直听到他在不断地轻声喊‘黑石城,黑石城’,‘归去,归去’。我们想可能是什么重要的情报信息,所以就记录下来了,提供给你们。

赵哥听了,眼睛禁不住再一次湿润。只有他知道,严明弥留之际,又看到了他那经常梦见的场景,他至死都被这个梦所牵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严明梦见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呢,赵哥第一次认真想了这个事。但那时悲痛的他没有多想,就赶回部队了。

在换防回到甘肃后不久,大概一年吧,赵哥退役了。赵哥说,从越南边境轮战回来后,上级真正认识到了特种作战方面的落后和差距,开始组建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由于他有丰富的实战经验,所以师领导极力挽留他。但他坚决地拒绝了,因为他心里觉得,只有严明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是真正的特种作战军人。比起严明,他只能算个不怕死的勇夫,莽夫。而且,留在部队,每天看到那些熟悉的训练、生活场景,总会让他不自禁的想起严明,总会不自禁地暗自神伤,泪湿双眼。

最终,由于那次失败的破袭行动,赵哥只得到一个边境作战二等功,退役后被安排回家乡一个小国企,做了个副厂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