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魂萦黑石城(2):边境绞杀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807 2013-08-09 13:04:38

  那是1986年中的时候,赵哥所在的部队奉命换防西南边境,参加“两山”轮战。他的部队隶属西北军区,驻甘肃,他在师属特种侦察大队。

赵哥部队换防那会,据他说正是越南特工偷袭炸毁反炮兵雷达后一年。中央军委对越南特工渗透入境内几十公里,成功实施破袭十分震怒。当时的敌方和某个大国都以此作文章,嘲笑我方军队不会打仗。这时我插嘴问赵哥,据说那支偷袭的越军特种部队后来全部击毙了?赵哥笑了笑,网上流传的说法我也看了,说得很神奇,但实际上远没有这么简单。不能不承认,当时越军特工部队的战术水平和单兵素质都要高过我们。他们经过了十年越战的磨练,优秀特工部队士兵会到前苏联接受训练。而且他们团一级特工部队,都派驻有前苏联的教官兼顾问。而相比之下,我们的部队实战经验就少得多。很多战术技能都要靠到战场上真枪真炮地摸索,为此要付出宝贵的生命代价。

就在这个背景下,赵哥他们的部队进驻云南边镜的一个小镇。他们的主要任务,当然也就是慕容复的名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越南实施特种侦察作战。

那时赵哥所在的侦察大队为了方便行动,化整为零,编成一个一个的侦察小队,每队15个人。赵哥是其中一个小队的副队长,队长是和赵哥同一个省的老乡,叫严明。

赵哥和严明的关系很好,不仅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种心灵的默契。只要一个眼神,不用任何手势信号,就能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这点在特种作战中十分重要。那时,他们还没急着上战场,而是每天训练潜伏,反潜伏,适应地形,掌握各种新式武器。训练休息的间隙,两个人就会坐在一起聊聊天。除了谈战斗的事,他们还聊到家乡、女人、未来。当然,更加少不了谈到死亡。赵哥说,那时说不怕死,这不是真话。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拥有亲人,身份,未来。如果不上战场,会象平常人一样平平安安地拥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安详地看着子孙和这个世界老去。可是在战场上,随便一颗颗小小的子弹,一块小小的弹片,就会立刻把你的这一切剥夺。你原来健康鲜活的身体,马上就会变成一具渐渐腐烂的尸体,还有可能丢在异国不知能不能抢回来。

但是严明好象看得很淡。他在一次聊天中对赵哥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你我生来成为士兵,这应该是命运的安排吧。他还说,我们并不孤单,二战世界大战全世界有二千多万军人战死,他们不害怕吗?但没有用,当死亡来临时,该牺牲就牺牲,但要有所值得。

因此,赵哥对严明敬佩得不得了。那天,终于有命令来,他们第二天就要第一次行动。那晚赵哥有些哀伤地找到严明,对他说:战场上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我们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到家乡,有什么心愿和遗憾的事我们就帮互相完成吧。严明一如既往冷静平淡地说,我没什么遗憾的事,就是从小经常会在梦里梦见一个地方,那里寸草不生,有黑黢黢的山和广阔的砂砾地,有时还会隐隐听见喊杀声,刀枪撞击的声音。我一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地方,如果我没死,我一定要去找到那地方看看。

第二天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赵哥他们的侦察小分队就静悄悄地出发了。有很多朋友可能想到喝酒壮行什么的,赵哥说根本不可能。在出发前五天,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不准吃辛辣气味的东西。全身上下用伪装衣包裹得紧紧的,黑夜中遇到不知道的绝对会吓一大跳。那时赵哥他们已经从以前的轮战部队中得到了许多经验,越南特工极善于丛林战,能从森林地面一株草歪倒的方向,一丁点特殊的气味,或是极细微的声音,来判断敌人的行踪。面对比狼还要小心狡诈的对手,赵哥他们只能加倍小心。

严明和赵哥带的小队是从老山前线东侧的一条峡谷悄悄潜入越南的。前进的路线早有工兵部队提前排好了雷,所以也有一个工兵作向导。他们象潜行的蛇,可能更象一队悄无声息的鬼魅,慢慢地从两军阵地的缝隙间渗透进去。赵哥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晚那种紧张恐惧的感觉。因为道路的两旁就是数不清的地雷,在两边山上的阵地里,说不清有多少轻重机枪对着这里,稍有响动可能就会引来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更严重的会引来炮火覆盖,那样他们全都会尸骨无存。

幸好一路无事,他们在凌晨5点多的时候摸到了预设的地点——位于越军阵地后边大概一公里的地方,然后就在那潜伏下来。其实第一次行动上级并没有给赵哥的小分队布署具体的任务,只是叫他们在那潜伏两天,收集一下情报,就撤回来。目的是锻炼他们的胆量,提高实战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

赵哥说,就是从那次行动起,他对严明完全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在他身上,你丝毫感觉不到恐惧,他就象个冷峻的石头,坚毅冷静地带领着队伍前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