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湘西诡遇(18):血祭五毒神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872 2013-08-09 13:04:38

  从我车到房子那里并没有路,只有密密的棘丛野草。我艰难的拨开寻路前进,看起来只有一百多米远的距离,竟然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到了那房子旁边,我发现这是一幢很古旧的大房子,有高高的护墙飞檐,斑驳的红墙绿瓦,孤零零地伫立在荒山野岭中。令我有些失望的是,房子里一点灯光也没有,是里面的人家休息了,还是没人住?

走到大房子的正门前,在手电筒的灯光下,我发现上方悬挂着一个牌匾——临溪庙。看到这,我心里更加失望了。因为根据我家乡那里的习惯,这种土庙里面是不会有人住的。但怀着一点侥幸的心理,我还是去敲了敲那朱漆陈旧庙门,喊有没有人在里面。没想到的是,庙门竟然是虚掩的,里面也没有人回答。我心里有些嘀咕,不知庙里会有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好奇占了上风,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庙里处处都显得非常陈旧,年代久远,到处都是蛛网虫迹。里面有好几间厢房,但都空洞洞的,窗子破损不堪,肯定是没人住的了。我穿过了两进庙堂,进到最里面,只见上面供奉着一尊神像。这像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左手托着个黑乎乎的什么东西,我用手电照着认真看看,不禁吃了一惊,似乎是个泥塑的人头。而右手,则拿着一条吞着信子的大蛇。神像微睁着黑黝黝的双眼,似乎正紧盯着我。那一刻,我觉得有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不仅是这神像,好象周围都有什么东西在紧紧盯着我。

我再也顾不得问什么路了,连忙心惊胆战地顺原路赶快逃出庙,向车的方向跑去。车的距离看起来不远,可我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地拼命奔跑了半个多小时,却惊恐地发现又看到了那座庙。这时,我心里刹那间明白,肯定是遇见了老一辈人常说的鬼打墙!

这该怎么办呢,夜里山间的气温越来越低,飘飞的细雨打湿了我的外套,我觉得寒意一阵接一阵的袭来,一下子打了好几个冷战。这时我想到了土哥的朋友老候,连忙拿出手机拨了过去。虽然信号很微弱,还好不一会后接通了。

我简单说明了我是土哥的朋友,还有目前的情况,老候听了吃了一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他叫我等等,他问问当地的朋友再给回电话我。

挂断电话,我蹲在临溪庙的大门前,靠着微弱的手电光瑟瑟发抖地观察着周围,生怕那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密密的草丛里会随时出现什么诡秘的东西。老候的电话还没打回来,那一刻我觉得时间是那么的漫长,好象过了几个小时。终于,手机响起来了,里面老候的声音有些急:“小博啊,你怎么走那条路上去了。那条乌桑县道又偏僻又弯绕,湘西这本地人都不怎么走了。还有,走那条道的人曾经发生过很多灵异古怪的事,有的司机晚上无缘无故迷了路,人和车都神秘地失踪。还有的虽然没有失踪,找到后却精神出了问题。”

我越听越心惊,忙问老候为什么会这样:“他说刚才问了当地很有名的一个道师,乌桑县道经过的大山里面,几百年前因为逃避战乱等原因,以前曾有一个很大的村落,就叫做临溪村。后来因为那一带原本是少数民族土司的地方,就渐渐和周围的苗土等民族发生冲突。你看到那个临溪庙,就是以前临溪村的人为了对抗苗土家的草鬼毒蛊而供奉的五毒神,每年临溪村的人都要用人血毒虫拜祭。大概在清末的时候,临溪村那一带发生大规模的战乱,死了好多人,慢慢就荒废了,到后来就出现很多诡异的事。”

听到这里,我全明白了,也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连问老候该怎么办。他说你不要慌,因为你这样的事以前也发生过,我已经问到破解办法了。你进到庙里那神像前,弄破手指滴几滴血在神像手中的人头上,他得到血祭了,自然会放你走的。

听了老候这么说,我也顾不得害怕了,连忙摸进庙里,忍痛咬破手指,滴了几滴血在五毒神手里的人头上,然后再拜了几拜,说求神灵饶恕之类的几句话,再出门往车的地方奔去。说来也奇怪,这一路竟然十分顺利,再也没有弯绕迷路,回到了车的旁边。这时我再给电话问老候,说已经离开庙了,问他又该怎么办。老候又指点我说,其实你看到的临溪石碑什么的,都是虚幻,迷惑你的,只要你找到那个突破迷幻的点就行了。我问他这个点在哪,他说就在临溪村石碑后面,你大着胆迎着走过去,穿过去了,就破了。

我一听,吃了一惊。这家伙,是叫我学崂山道士的穿墙术啊。如果不行,不是要碰个头破血流吗?但到这个时候,也只能试试了。我壮起胆子朝石碑走去,就快要碰到脸的时候,我闭起眼睛,硬起头皮一直走去。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我走了几米竟然什么也没碰到,等我睁开眼睛一看,才惊异地发现周围的景物全变了。那块石碑不见了,远处的房子一角也不见了,而我的车子就好好地停在县道上。我连忙上车发动车子,这时看了看导航,竟然完全恢复了正常,再一看座标,竟然一直还是停在进入古洞前那一段。此时,我也没空再多想了,连忙发动车子,飞也似地逃离了那个诡异恐怖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