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湘西诡遇(14):致命毒蛊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179 2013-08-09 13:04:38

  我们正是惊恐得几乎要冰住的时候,那人忽然又大声用苗语叫喊起来,右手还一边挥舞着一把几乎快锈蚀得看不出原形的似刀似剑的东西。看到这样,我明白他就是刘豪无疑了。这么多人找他,他竟然还在这装神弄鬼,我心里蹿起一阵怒火。跑上去对着他大吼:“刘豪,你装什么疯。”一边就伸出手去拉他。看到这,朋友们应该明白土哥为什么一定要我跟着来了吧,因为他知道刘豪是个无赖,村长小邱他们碍于他是客人,可能会拿他没办法,但我来就会好办很多。正当我手要几乎要拉到刘豪胳膊的时候,他忽然猛然转过身来,我一下吓了一跳。

没错,他是刘豪。可是却满脸狰狞可怖的表情,脸色酱紫,眼睛通红,好象不认识我似的。他转过身来我才留意到,他的左胳膊下,还挟着一个暗红色的铜盒,这应该就是他从草婆那抢来的。正当我怔了一下,准备再次上去扭住他的时候。忽然他挟着的那个铜盒一下打开,一阵绿色的烟雾喷了出来。旁边的村长和小邱看出不对了,大喊:“是毒蛊。”说完就想上前来拉着我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烟雾刹时就沾满了我全身。村长和小邱看到这样,连忙什么也不顾了连跌带爬地扭头就跑。

那一刻,我蒙住了。我从没碰过毒蛊,不知是怎样的,沾上了会有什么后果。可是等了一会,我并没有丝毫的不适,而刘豪还站在那瞪着我。我血性一下上来了,也不管它什么蛊不蛊,扑上去一把把刘豪那破帽子和长氅扯下来,拖着他就走。奇怪的是刘豪好象完全没有意识,虽然嘴里还是在喊着杀杀杀,却任由我生拉硬扯出了苗王殿地下室的洞口。

我一口气把刘豪扯出苗王殿的大门,刘豪一下子象失去了骨头一样瘫倒在地。这时我也看到山下隐隐传来了闪动着手电光和传来人的喧闹声,肯定是村长小邱他们搬救兵来了,紧张过度的我一下子放松,也马上瘫坐在地上。

后来,刘豪被紧急送往古城人民医院。急救的医生一看病人,脸色酱紫,眼睛通红瞪得老大,极为吓人。一检查身体,发现他全身发青,腹部鼓起,心跳脉膊乱得象群蛇乱舞。更为严重的是,还时不时从无意识中坐起来,用苗汉两语不停地喊“杀死你!”医生们一下子都束手无策,谁也不敢随便救治,只好建议送往更上一级医院抢救。可是这时一个老医生阻拦住了,他说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非常像是中毒蛊的症状,如果路途遥远颠簸地送到上一级医院,可能会耽误救治,而且上边医院也没有救治中蛊病人的经验,也不一定能很好地治愈。最好是对症下药,请当地的法师来解蛊。

老林听了,连忙派人请来当地一位很有名的法师。那法师到医院一看,再听我们一介绍,十分震惊。他说刘豪中的是传说中最毒的苗王蛊,这种蛊传说是专门为苗王防身和抵御外敌所炼制,平常都是由他的专门蛊师掌管。现在由于年代久远,老一辈蛊师大多老去,炼蛊和解蛊的法术都基本失传,湘西地区无人可解。而且更为可怕的是,从刘豪不断恐怖地喊杀来看,他还同时被两个鬼魂所附身,一个应该是当年的苗王,另一个应该是当年追杀的兵将,所以才会喊出不同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