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画魂(13):陷入绝望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177 2013-08-09 13:04:38

  几乎所有的亲人都说阿君好,是个难得的好女子,但又几乎一边倒地劝亮要为自己的将来,为家庭父母着想。在亮假期用完,就要返回深圳的那天早上,他的父亲老泪纵横地拉着他的手:“小亮,我们可以用全部的积蓄来补偿阿君,但你不能没有自己的孩子,我们家也不能没有后代啊。”

在返回深圳的车上,亮的心里从来没有那么悲哀为难过。一边是甘苦与共,却不幸孤苦的爱人阿君,另一边是生他养他,给他无限亲情的家人。他必须作出抉择,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抉择。这种左右矛盾,上下为难的心情,让他受尽煎熬,痛苦不堪。

回到深圳后那几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选择冷淡处理。他希望能效仿某位圣人的不抵抗运动做法,用时间来让家人明白他的难处,会接受他的请求。几年里他也偶尔带阿君回去过,希望家人能被阿君的贤惠能干感化。可是他看到家里人的眼神中对阿君除了怜悯外,更多的是坚决。有一次他母亲还对阿君旁敲侧击,说了许多令她伤心的话。他们只能无奈而又失望地返回深圳。

听到这里,我有些不满地问亮:“婚姻是两个人的事,你为什么不坚持自己登记结婚,或抱养小孩,这样成了事实你家不就可能会接受了吗?”阿亮痛苦而内疚地说:“是,我太软弱了,我割舍不下亲情,不忍心看见父母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还有脸上可怜哀求的表情。抱养孩子阿君也和我商量过,但我其实内心是受了家里人劝说的影响,认为自己健康正常,接受不了收养的孩子。”是的,不仅仅是亮家里农村的传统观念,还有亮心里的柔弱摇摆,都是造成他和阿君之间悲剧的直接原因。”

亮和家里的冷战一直持续了好多年,直到那天的一个电话。亮正在上班,忽然接到二姐打来的电话,她在里面期期艾艾地说父亲病了,家里人考虑同意他和阿君的事,请他和阿君回家一趟。亮听了欣喜若狂,一时也没多想,马上和阿君请假收拾东西赶回家。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是家里的一个计谋。

刚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没什么,亮的父亲躺在床上,只是一般的劳累风寒,两个姐姐在照顾。他们见到亮和阿君回来,都没有说什么。亮看到父亲病了,一时也不好开口问结婚的事,第二天就带着阿君出城里到我家玩,也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君那次。但那晚他们再回到家,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吃完饭,亮和阿君坐在厅里看电视。他的父母和两个姐姐忽然商量好似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让人意料不及地一下子跪在阿君的面前。父母老泪纵横,说对不起阿君,但他们家必须要有自己的孩子。亮的姐姐还拿出几万块钱,说是给阿君的补偿。

亮和阿君都惊呆了,他们原以为回来会得到和解,却没想到是压力更大的逼宫。阿君哭着跑回了房间,亮呆在了原地。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家人的想法一点都没变,还是如此的坚决和坚持。而且他心痛地看到,父母苍老了好多,已经几乎是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动作迟缓。两个出嫁的姐姐也已是满脸沧桑的中年妇人。面对一心为他好的家人,他实在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第二天就带着阿君赶回了深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