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画魂(21):爱人伤逝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022 2013-08-09 13:04:38

  到广州后不久,当阿君以为可以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时,家里打电话来和她说母亲病危,想见她最后一面。这个无比强大的理由有任何人能够拒绝吗?善良的阿君相信了,她一回到家就被家人限制了自由,母亲以死相逼,父亲哥嫂每天责骂,一定要她嫁人。阿君关在房间里,严重抑郁的心情使她茶饭不思,加重的胃病更是不停地折磨她。直到有一天,家人发现时阿君已经奄奄一息,胃部严重的出血已经让她的生命耗尽了最后一丝支撑的力量,既使送到医院也无法挽回了。

阿君走的那个晚上,小蓉一直陪在身边,她嚎啕大哭。对着阿君大喊:“阿君,你就算死了也要去找那个负心人索帐,他害得你这么惨,我们不能让他好过。”阿君美丽无神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小蓉,一颗大大的泪珠划过苍白的脸颊,她已虚弱得说不出话了。但小蓉从阿君临终的眼神中看懂了,她要她不要去告诉亮,不要为难他。她不愿意自己死后还将怨愤留给曾经心爱相伴,艰苦与共的那个人。

亮的心一阵痛过一阵,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他犯下了多么深重的罪孽,让如此深爱的人哀伤而孤单地离去。他不知该怎么赎罪,不过如果有可以赎罪的方法,任何事他都愿意去做,哪怕是追随陪伴阿君而去。

不久后,小蓉带着亮来到了阿君的家门外。他能听到里面的恸哭声,他和阿君的距离就近在咫尺。阿君家里不断地有人进出,小蓉本想把亮装扮成阿君的同学,不让她家人认出。可是亮的情绪暴露了自己,他一进院门,就颤抖着流泪向停放着阿君灵柩的房间快步走去。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悲伤的情绪一下控制不住崩溃了,哇地一下大哭起来。阿君的家人原来不认识亮,因为他们的一直反对,阿君从没带过他回家。可是这时他们全明白了,眼前这个痛哭的男人就是使阿君早逝的元凶。愤怒的家人没再让亮靠近阿君一步,他们和其他亲戚村民一起把亮拖到门外,无比愤恨地用拳头、脚、扫把、木棍,发泄着他们积压已久的怒气。

亮趴在地上依然痛哭,他感觉不到一点疼痛,甚至觉得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棍棒拳头,反而会让他更加好受一下。最终是小蓉声嘶力竭地制止住了阿君近乎发疯的家人,因为再这样打下去亮肯定会丧命的。

亮就如一只被人痛打的家犬,阿君的家人把他拖到离家很远的地方,警告他不许再靠近阿君家一步。小蓉流着眼泪看着亮,他满身满面灰尘,衣服破裂,有些地方还有血迹。她担心他受了内伤,叫他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可是亮怎么也不肯走,他知道阿君家这是在准备做农村的超度法事,做完之后就会送遗体去火化,然后再安葬。他哀求小蓉问清阿君的下葬地点,他见不到她,就无论如何要去陪陪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