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外公的故事(24):恐怖灾祸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158 2013-08-09 13:04:38

  说到这里,年老体衰的五爹停顿下来喘口气,又喝了口水。这时舅舅有些心急了,就在一旁问:“那后来呢,有发生什么吗?”听到这样问,五爹的眼神里一下子就冒出了惊恐的光,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后来,后来,很惨啊!”语音中竟然带着些哽咽。

外公和舅舅吃了一惊,不禁面面相觑。这寒夜里诡异飘忽的鬼灯,竟然会有这么恐怖吗?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五爹这个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老者现在想起还这么心悸!

五爹平静了下心情,又用苍老低沉的声音说:“自从那鬼灯出现后的一年多里,我们村里发生了很多恐怖诡异的事。先是神庙前那棵大榕树无端端的就枯死倾倒了。后来又闹虫灾,不知哪里冒出来很多奇形怪状的毛毛虫,把庄稼作物毁了大半。还有一天晚上三更时分,大贡岭那边忽然传来敲那种铜鼓的声音,还有隐隐的号角声,把村子里的人吓得半死。”这时舅舅又插了嘴:“这些都没什么吧,只是一些异象而已。”

五爹慌忙摆着手,连声说:“不,这还不是最惨的。那一年出生的三个男丁,在神庙前供过花灯的,全部都时隔不久先后夭折了。”五爹的这句话让外公舅舅听了大吃一惊,全身顿时布满寒意,脊背阵阵发冷。虽然上世纪三十年代农村的生活条件和医疗水平都不好,但一年中出生的三个男丁竟然都先后夭折,这还是很不可思议的。如果五爹说的是真的,那今年村里添了五个男丁,鬼灯又在这时出现……,外公和舅舅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五爹没注意到外公舅舅神情的变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那三个夭折的男丁,一个是得惊风急症死的,根本就没得治。一个是在家里无缘无故给不知哪冒出来的毒蛇咬了一口,这么小根本就救不了。最诡异的是第三个孩子,也就是地主家那个孙子。他本来没在村子里住,只是出生后正月初五那天晚上回来拜神祭祖,就回城里了。城里的条件什么都好,又把这孙子当珍珠宝贝一样照护着,谁也没想到会出什么事的。可是到底也逃不过啊,在他快周岁时,一个从小喂养他吃奶的奶妈好好的不知怎么就得了癫狂症,用剪刀把这孩子戳死了,真的好惨!”说这话时,五爹惊惧与不忍交集,白色的胡子微微颤动。

外公和舅舅完全被这诡异恐怖的事情镇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只有那飘忽的鬼灯和五爹刚才那些话在不断地冲突回旋。“除了这夭折的男丁,那年我们村子里还死了几十口人,有的是山雨冲垮泥石撞毁房屋把人埋了,有的是盖着房子忽然就头发晕掉下来摔死,有的是被人绑票杀掉,有的是孕妇难产大小都不保,有的是被抓丁当兵不知死在哪里的战场。总之出现鬼灯后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村子里的超度法事,招魂法事,安魂法事等就没有停过,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丧夫逝妻失子的恸哭声,整个村子愁云惨淡,惨极了。”顿了顿,五爹又说:“阿吴啊,我们村原来有七百多口人,是一条大村子,可就是因为出了鬼灯的事后,很多人都为了避祸迁往它处了,最少时只剩下不到两百人,几乎都是走不动,无路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