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外公的故事(108):通灵雄魂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133 2013-08-09 13:04:38

  再次召魂!

灌翦有点疑惑,如果召魂又遇到那凶戾邪魔作恶怎么办!

重虚看到它不解,便答道:“这次召魂,我不再行向地君借魂再还魂之法。而是祷求天帝打开天地阴阳道,让我直接和死去的鬼魂通灵!”

通灵!?

“通灵是借天神之力,穿越三界之域,行五行之术,任那邪魔再凶顽,也无法得知和阻扰。”重虚又着重解释了一遍。

说完,重虚便开始作法。只见他点起一个铜火盆,将咒文符纸在其中点燃。正当火焰雄雄之时,忽然他将一口法水对着火喷去。那火不仅没有变小,反而火光大盛,腾起墙一样的一片黄色火焰。

重虚绰起桃剑,对着那片火墙上下左右快速刻划,竟然在火中划现出了一行行的道符。片刻这火墙与道符均焚尽,那铜盆里除了灸热的纸灰外,竟还出现了数颗灼红闪亮的珠子。他用桃剑将这数颗珠子一一挑进那铜缸之内,再用木盖掩上。只听这珠子在缸中不断滴溜转动,不一会缸内便从盖的缝隙中透露出十分光亮的异彩。此时重虚再拈剑做了一个挑字诀,将桃剑直指天上,那剑尖有一缕细细的异光直透而上,奔云际而去。

大概过了半柱香左右,铜缸内的光亮消失,也再没火珠滚动的声响。重虚收剑屏息立定,上前小心地将铜缸上那楠木盖子移开。忽然那缸底传出一阵低沉无比的瓮声,象是有什么在拥挤和震颤。等其稍静后,重虚手上换拿了一柄拂尘,沉声问:“缸内何人。”

灌翦在一旁看着十分惊诧,难道那铜缸内藏着鬼魂?

不一会儿,那缸中低沉的瓮声再次响起,从黑黝黝的缸底一个声音传出来:“在下重甲军右校都尉木恭。”

听到这里,灌翦惊得再也坐不住了,这右校都尉木恭是它的同乡,是一起跟随着它从秦岭家乡从军拼杀出来的,这次也惨死在山谷中。它一步扑到铜缸边,可是缸内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

重虚见状便在一旁劝道:“将军稍安,勿惊扰了魂灵。”

灌翦知自己莽撞,忙退到一边,可是嘴里还是喊着:“木恭,我是灌翦。”

铜缸内的瓮声再次响起:“将军,木恭在此,可惜不能再跟随您征战效力了”。那声音中竟充满了无限悲戚。

灌翦心里也是百感交集,悲忧起伏,一时说不出话来。

此时重虚继续说道:“木恭都尉,当日在这山谷中发生何事,遇到何物,你一一详述道来。”

铜缸内木恭的声音忽然发生变化,充满了惊恐:“那日我军两千人为寻先前失踪的一千军马到此,发现此处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我等以为该部是遭到了俚军伏击,便四处搜寻,可是却无任何发现。又一一去检视尸体,发现那些兵士都是在瞬间被极强的异力撕扯杀死。”说到这里,木恭顿了顿,似乎接下来就会回想到极为恐怖的物事。

“我等发现此事极异,这山谷极为凶险,便打算先退回大营禀告将军再作行动。可是就在我军要策马出谷的时候,忽然发现整个山谷的情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来路已不知去向,所有山、树、石都大为异样。天色变得昏暗异常,四周还有黑色的雾岚隐隐随处飘起,彼情彼景,极为可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