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外公的故事(106):召魂铜镜

出租车司机之灵异夜话 旅行的瓶子3 1210 2013-08-09 13:04:38

  重虚命令兵士在重甲军遇袭的山谷搭了一间草房,在里面布置了香案、道幡、魂铃、红绳、桃剑,还有铜炉、黄纸符、法水之类的行道之物。而最为奇特的,是在草屋中间香案上的香炉背后,端端正正地摆了一面光亮如新的铜镜。这铜镜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妆容铜镜,而是比普通的要大好几倍,如一个铜盆大小。铜镜的正面四缘和背后,都篆刻满了许多道家的谒文。

这间草屋只有重虚和灌翦能够进入,屋的周围安排了数百重甲兵士把守。这些兵士不仅手执兵器,头上的盔甲处还都插了一枝草香。还有十几个兵士手执高大的道幡,分乾坤八卦之位站守。

灌翦看着重虚在布置着这一切,其实它心里早已明白重虚道尊这是要在施行一场道法。之前重虚还问它要了那三千死亡重甲军中十个将尉的名字,其实它已隐隐猜到了国师如此做法之意,只不过重虚没说,一向稳重的它也没问。

重虚显然很明白灌翦所想。等一切布置妥当后,他转过头来看着灌翦缓缓地说:“将军,等下,我要做一场召魂法事。将那三千惨死重甲军中的十名将尉之魂召回来,详细问清楚当时发生了何事。”

灌翦点了点头:“一切谨遵国师安排。”其实它已猜想到了。

“等下无论发生什么,出现什么,都请将军不要惊扰。”重虚又叮嘱。

等灌翦答应,并在一边坐下后,重虚道尊便正式开始施法。

他先用拂尘将一些法水洒满草房的四角。说也奇怪,那些法水洒上后,草房里便开始飘荡着丝丝缕缕的云气,使整个法事看起来玄异而神秘。

接着,重虚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写满谒文的黄裱纸,焚烧后扔向空中。这黄纸在空中飘飘荡荡竟然不落下,直到火光燃尽,也没一丝灰烬掉落。灌翦在一旁看得惊奇,不禁凝精聚神,百分认真的细看起来。

重虚又从香案上拿出了那个摇魂铜铃,一边绕着屋子四角走,一边晃动铜铃,口中念念有辞。灌翦细听之下,似乎是在念那十个死亡将尉的名字,请求地君放它们回来。

在重虚念谒语的同时,草屋外的军士也开始摇动道幡。山谷间忽然无端地刮起了一阵大风,将树木旗幡吹得左倾右倒,猎猎作响。一股山间云岚随着风四处飘荡,不时掠过树梢和草屋,似乎有什么随着云气而来。灌翦在草屋里听得暗暗心惊,莫非那十名将尉的鬼魂已来了吗?

只见重虚做完这些后,从重案上拿起了那条红绳,大约有一丈多长。一头拴在香案上的大铜镜底端,一头系在他手中的铜铃上。

重虚摇起铜铃,发出叮呤呤的响亮无比的声音,那红绳也随着不断地晃动。随着铃声和绳的晃动越来越剧裂,重虚念谒语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灌翦看出重虚显然是想用摇魂铃招来将尉的游魂,然后用红绳把它们引到铜镜上去显现,因此它眼睛紧紧地盯着铜镜,想看看它惨死的部署魂灵如何招至。

然而过了片刻,虽然铃声、念谒声和红绳的晃动一直没停,但铜镜上却迟迟没有物事出现。灌翦看到重虚微闭着双眼,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无比。稍倾,重虚忽然神色大变,红绳从中訇然断落,而铜镜中也砰地一声暴响,一下子裂开了十几道菊花状的裂纹。

灌翦见状大惊,连忙上前扶住摇晃欲坠的重虚。只听他连叫数声,这邪魔!这邪魔!实在是凶戾之极,古今罕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