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6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244 2014-06-21 10:15:14

  刘静颜听到帐外杀猪似的嚎叫声,靠在紫红色大迎枕上的身子顿了一下,便就不在动了,营帐里火炉中木柴燃烧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响着,可榻上的人儿却依旧木雕似的躺着。从一开始的木炭换成现在的木柴。刘静颜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是菊香搞的鬼,对于这种小人行径,自己不屑去计较可也不会去同情。虽然不清楚菊香今天到底为什么挨打,但想着多少也和自己有些关系。就算是幸灾乐祸吧。这场好戏自己就这样免费看了。

“王爷,刘小姐回来后,就没有吃一口饭,也没有喝水,只是呆呆的躺着,连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小钏儿指着自己的眼睛比划着。姑娘人很好,就是不知道在想什么,姜汤也没有喝。奴婢实在没有办法了。”小钏站在韩荣帐前一五一十禀报着。“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就跑到外面骑马了?”韩荣盯着小钏儿的双眼,不解的问到。“嗯,嗯。是这样”小钏儿结巴着说;“今天早上奴婢帮着姑娘洗漱完,姑娘看到了王爷让人买回来的衣裙。先说是好看后又试了合身就穿着了。没有再换。是奴婢看着姑娘高兴就多嘴说是王爷令人出去买的。没想到姑娘就出了帐。恰好此时一位士兵大哥骑马回来。就这样姑娘抢了马就跑了。”“就这样就走了?”韩荣不敢自信的惊异道。“是的奴婢不敢有一丝隐瞒。”“好了,退下吧。”韩荣摇摇头示意“都退下吧”。"是王爷"小钏儿为难的向帐外退去。侍卫铁刚也是一脸的不自在,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掀帘走了出去。。“等等,”小钏儿捂着头似是想到了什么。疾步转回身子。“王爷,奴婢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当时姑娘说马堡来着。她问奴婢衣服是从哪儿买的。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奴婢说是有个叫马堡的小镇。是在那儿买的。姑娘还问马堡在哪个方向。”韩荣听到这里眉皱了皱,头有些疼了起来:“记着,今天这些话出去不要和任何人讲。”小钏儿眨了眨眼点着头应声退了出去。呆坐着的刘静颜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自己。封存的记忆又一次的飘涌了起来。‘那年初夏时节,自己也是坐在这样的一面铜镜前,清晨阳光轻拂,廊前挂着的百灵吱啾吱啾的欢叫着。李沛然悄悄的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伸出那白皙瘦长的手指为自己挽着髻发,意味深长的说,‘颜儿你的头发怎么可以这么黑,这么亮。你让为夫怎么舍得松手。张敞可以为妻画眉,而今天就让我李沛然为妻挽发吧,因为颜儿是他最珍爱的妻子。’这句话说在司马静颜的心里,好像蜜糖似得,羞得满面嫣红。虽然觉得这句话隐隐有些不对。可也终是没有多往心里去。两个人正在你浓我浓之时,忽听的室外一阵喧哗,司马静颜惊诧起身还没有走出室外,当朝的安庆郡主韩月福就突然闯了进来。一面打着招呼一面拉着司马静颜就往外走,扯着笑容说,‘司马小姐,真是打扰了。你可知道瑞松阁正有有一方好砚,现在有人准备出手,但自己实在是不在行,请司马静颜今天无论如何去给长长眼。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拉扯着自己,司马静颜的脸色涨红了起来。虽然平时有一些礼尚往来可也并不算是深交,大清早就这样横冲直撞直冲主人的寝室,作为堂堂的郡主是失礼至极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接受。看着司马静颜面色不虞的样子。韩月福一阵的憨笑,‘是因为自己心里太急了,所以没有让下人通报,怕耽搁了时间,砚台被别人买了去。司马妹妹可一定要海涵。说完一把拿过了司马静颜手中正握着的玉兰簪子,塞到了李沛然的手里。瞪了一眼。拉着司马静颜扬长而去。为此,司马静颜傍晚回来后,有生以来第一次处罚了自己的管事嬷嬷。。。。。。

从那以后,安庆郡主隔三差五的就去府里找她。总是找一些事情,拖为借口来缠着她,时间久了,司马静颜看着这个令人腻味的安庆郡主实是厌恶无比。慢慢不禁心生疑惑,作为堂堂的郡主,从小饱受闺训贵不可言。怎么这样低三下四的来缠着自己全无仪规,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头绪来。一天晚上,李沛然外出归来。洗漱换衣准备就寝时她向李沛然提起此事,说出自己的疑虑。李沛然轻轻的搂着自己的肩膀说:’没什么,你想那么多干嘛,也许是安庆郡主闺中寂寞,所以便拉你一起打发时光罢了,而且她的父王康亲王,皇上的亲哥哥。当初是把皇位让贤给当今皇上的。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手中权势当朝人中无人能及,她这样每天和你交往是没有什么坏处的。你应该好好与她交往才是,想那么复杂干什么。每日里思考莫要把自己都想的变老了。”听了李沛然的安抚,司马静颜想了想,自己的夫君是当朝的探花郎,人中龙凤,朝中的消息自是灵通。怎么会没有自己这个闺中弱质想的清楚。至此便把不妥的念头放了下去,也再没有多说什么......

可没想到直到一年后。冬天的一个下午,他们二人相携而来,记得那也是一个大雪天,天气分外的冷,火盆里的银霜碳也正激情四射的燃烧着。自己靠在床边正在为腹中的孩儿做着衣衫。没有人通报。李沛然和韩月福就那样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望着他们紧握的双手,司马静颜满目的迷茫,一时不明所以的呆在了那里,看着他们脉脉含情的双眼,猛然间明白了些什么。于是颤抖着声音,抬手指着李沛然的鼻梁质问怒斥着。而他们已俨然是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根本就无意理会司马静颜,任凭她泪如雨下,回答她的是李沛然一挥而就的休书。字迹依旧是那样优美。‘颜儿你不是喜欢小篆吗、为夫把这小篆写就的休书送予你可好。’笑容依旧挂在李沛然温润的脸上。字字带刺句句诛心。司马静颜胸口一闷,一口鲜血涌出。那件大红色绣着百福图的婴儿服滑落到了地上脚踏旁被人踩来踩去。原来早在一年前他们就已暗通款曲。韩月福的突然造访只不过是故意搅局不愿意让李沛然和自己同室而居罢了。想起上一世昔日情景,这莫大的伤痛像一根硕大的毒刺扎在刘静颜的心里,痛的心脏已然无法跳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