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9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212 2014-06-21 10:15:14

  殷情的小二,这时提着一个小筐。敲了敲门后哈着腰走了进来。小筐里面放着满满的炭块,用火钳子夹了往火炉里加了一些。又使劲儿捅了捅,讪笑着,退了出去。随着炭块的燃烧,房间内温度慢慢的升了起来。刘静颜开始觉得身上闷热了起来,不由得一阵烦躁,但又不想让对面的韩荣看出些什么。轻轻放下手中的茶碗故作镇定的站起身来解开身上的斗篷,挂在了门口的衣撑上,一边整理着斗篷的银狐毛边,一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做样了半天实在无法再拖下去,这才又坐在了桌边。拿起茶杯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向窗外看去,发现这家酒楼处在了小镇的中心地带。楼下街道的两边开有不少小店有绸布店和胭脂店,不远处还有一家小型的首饰店以及粮店等等。看着楼下的那个名叫“瑞祥”的绸布成衣店,刘静颜恍然明白了自己身上的衣裙就是在这家成衣店买的。。。。。。这就是马堡。父亲司马海阔当年流放的地方。那年自己堵在康亲王府当面怒斥康亲王养女不教,鲜廉寡耻。最终以命换命,换的了父亲流放马堡。想到这里刘静颜一阵的心脏狂跳。颤声问道;“睿王爷。小女有一问,此地可是西北的马堡。”韩荣看着有些失声的刘静颜,旁若无事的点了点头:“对,这儿就是西北的小镇马堡。这里因是马贩云集之地。久儿久之人们都唤之马堡。刘小姐可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没有”刘静颜轻轻的摇了摇头。怅然若失的从窗外收回了目光。‘自己早已经轮回千年。现今突然回来,却两眼抹黑现在是何年都不知道,自己可怜的父亲是否还在这世上,当年康亲王虽然当众答应了自己,并击掌为誓。但谁又能确保不会斩草除根。。。。。。自己又该如何向韩荣问起。才不会被猜疑。’这种种的难解之局压得刘静颜喘不上气来。

思绪间八仙桌上已摆了满满一桌的菜肴,还有一壶加热了的女儿红。“刘姑娘,这几天天气寒冷,营队里没有什么好的食材,所以,今日唐突把你带到这个小镇来,让你散散心。尝尝这里的饭菜,这的饭菜虽然和京城的‘天香楼’没法比,可现在这种环境,已经算是最好的了,姑娘就随便用点把,不要客气。”闻言,刘经验回头悄悄的用手按了按眼角。端容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回礼。

看着热气腾腾的酒菜,刘静颜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饭了。桌上丝丝香气入鼻,衬显得腹中更加的空落。“谢谢王爷的盛情。”客气了几句后。刘静颜便没有再多说什么,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没有这个时代平常闺阁女子的拘谨和扭捏。‘不就是吃饭吗,吃就可以了,曾经的那个司马静颜早就已经死了。自己的耽误之急是补好身体,好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刘静颜一边心里想着,一边埋头狠吃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子,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一旁的韩荣心中不禁暗忖:‘今日虽说是真的准备带她出来吃些东西好补补身体恢复一下明日好便宜行军。可现下她真是也有点过了。原本计划着自己找个借口退出去。好让她在这里单独待着吃些食物。可现在看来不用了。她面对着自己这个陌生男子倒是吃的很安稳。韩荣狭促的笑了笑。‘是自己想多了吗。一般的大家闺秀,是根本不会在陌生男子面前这样开口吃喝的,可若是一般的市井之民,又怎会有她这样,这通身的气派。那文雅和沉静就是当朝公主也是望成莫及,她到底是谁呢?难道,真的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才这样做的吗?她这样做有什么目地、’想到这里拍了拍手,说道:“店家,再上些新的茶水。”门外的铁刚听到讯息转身向楼下走去,不一会,店老板就乐呵着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推门走了进来。笑着把已经发温了的旧茶撤了下去,换了新的上来。一边倒茶一边满脸笑容的哈着腰对韩荣问道:“这位爷看您这满身的气派和豪爽可是京城来的。一上楼小的就看您绝对是这人中龙凤,少有的贵客。小人从未见过您这样英气逼人的。问句冒昧的话。您带的这位姑娘可是您未过门的媳妇?”听到这里。韩荣的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你这店家倒是啰嗦的很。你亲自上来可是有什么说的,”“啊,这位客官真是慧眼。”店老板说完一招手。门外候着的小二端着托盘小心翼翼走到桌前,托盘里放着一个硕大的青花瓷圆盘,里面是一条金灿灿的大龙虾,抬手就放在了桌子的中央,一边放一边还说道:“您可真是好运气,前些时候我家店主随朋友出海,带回来的罕物。共带回两只,用冰镇着。您正好赶上了。”刘静颜看着这一切,愣了一下,没有吱声。店老板满面陪笑着说到:“姑娘,尝尝吧。这可是这里最好的了。这可是千里之外的大海才有的,从带回后就未遇到过您们这样的贵人,自己又不舍的吃,这几日天气也冷的紧,就留了下来。今日恰好遇到两位贵客。小的就自作主张让厨房烧了给您们尝尝鲜”。“你倒是会做事情”韩荣别有意味的盯了一眼笑容满脸的店老板。“好了下去吧”示意店老板退了下去。“既然做了那就尝尝吧”说着,就夹了一块放在了刘静颜的面前。嘴里说笑着,目光却是似有若无的停在了刘静颜的脸上。刘静颜看着眼前的美味,尴尬的笑了笑,海鲜自己是从来都不敢动的,前世今生自己都对海鲜过敏,哪怕是一小口,身上也会起疹子,所以自己从来都是拒之千里的。于是有些为难的说道:“王爷的美意静颜心领了,只是这古怪的东西,静颜实在不敢下著,还请王爷海涵。”说着,把脸扭到了一旁不再去看眼前的那块虾肉。韩荣看着刘静颜那避之不及的模样,眼中的目光,顿时紧了紧,心中一阵的嗤笑:‘看来真是下了功夫的。不仅知道自己和司马静颜的那些过往,而且还把司马静颜的底细查的如此详细,就连她不吃海物都知道。嘴里却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撤下去吧。本王也不甚喜欢。你再尝尝别的菜”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的冷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