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2梦回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472 2014-06-21 10:15:14

  眼前白雾弥漫,隐隐的透着丝光亮。琴声抑扬,一个白衣女子正在翩然起舞。自己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她的面容。韩荣拨开花丛向前走去,女子恰好转过脸来。圆脸大眼长眉入鬓,肤如凝脂。看的韩荣顿时一惊。怎么会是你?司马小姐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静颜在这里谢谢王爷的救命之恩”。女子说完敛衽施了一礼后缓缓向后退去。“静颜莫走!莫走。”韩荣急忙迈步向前追去。啊!韩荣陡然惊醒却发现是虚梦一场。长叹一声,伸手擦去头上的冷汗。过了半晌醒了醒神,平复了一下心情。下塌整了整身上的衣衫。蓦然听见低低的抽泣声。原来此时的刘静颜亦是偷偷的流泪。韩荣一时不耐道:“既然醒了,就保重点吧。不枉本王大雪地里救你一场”。“静颜谢过王爷的救命之恩!”刘静颜低声啜泣着坐起身来。声音虽然很低,行伍出身的韩荣却听的格外清楚。“静颜,静颜”居然叫静颜。韩荣撇了一眼人后。转身的走了出去。刘静颜侧了侧脸看着向外走去的那个背影,心中一时五味杂陈。酸涩满怀。

帐外的韩荣皱着眉,看着菊香手里拿着的不知为何物的衣衫:“你确定这是衣裳吗”。"是的,王爷。这就是她身上穿的。是奴婢亲手替她换下来的”.从未见过的样式,黑亮的色泽看着是羊皮的质地。抓在手中却分外的柔软,没有普通毛皮的粗糙感更没有惯有的腥味,贵为王爷也从未见过这么好的皮料,韩荣抓起衣料捻了捻。里料是黑色的丝绸做工亦很精密,她到底是那里的人呢?蛮夷?不像!中原人氏?也不对。怪怪的感觉。正常府邸里的小姐和年轻的姑娘们是不会穿这样衣服的。但给人的直觉她也非是寻常百姓’。想到这里的韩荣双眉皱的更深了。“王爷,依奴婢看来,她一定是那些边疆的蛮夷。你看她的鞋子,也是兽皮做的还黑乎乎的,说着菊香就把鞋子拎了过来。奴婢都不屑穿这些东西何况是贵家小姐。。。。。。”。沉思中的韩荣抬手打断了菊香的喋喋不休。吩咐道;“你下去吧!把东西收拾了。照顾好她。她此时已经醒了”。心有不干的菊香翻了翻眼皮退了下去。

西北风卷着大氅努力的撕扯着。韩荣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用力搓了搓双手活动了几下。。鼻息间呵出的白气打着卷慢慢散去。沉默了片刻后转身看向站在一旁的侍卫铁刚,问道;“你怎么看?”铁刚犹豫了一下,说;“主子,小的看此女子非常人也,绝非普通老百姓,是不是敌方的奸细!而且。。。。。。”“而且什么?”韩荣面色一紧。“有什么!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您觉不觉得她像一个人?”“像谁?”铁刚顿时涨红了脸,张了张嘴又抿紧了双唇。“像司马静颜是吗?”“王爷明鉴!”“哈哈哈哈哈哈。”韩荣听到这里笑着走开了,笑声中带着一丝苍凉“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本王已经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谈。妇孺皆知,你又何惧之有呢?你也觉得像吗?那我告诉你,今日你我所救的那个女子确实也叫静颜。”说完意味深长的看向了远方。“王爷,不会那么巧吧。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想引王爷入圈套的。想当初那司马小姐,是她有眼不识金镶玉。负了王爷的一片真情。她遭了那样的下场也是活该。”铁刚说着满脸忿然。紧紧的跟在了韩荣身后。“以后不要再提她了,想那司马静颜也是至贞至烈之人,只是可怜托错了终身罢了。”韩荣感慨万千,吩咐了铁刚几句。转身进了新搭的帐篷。

天色已暮时,原已停了的雪又飘飘然然的下了起来。“这是什么鬼天气都下了三天了。还下个没完。照这样啥时候才能回京城啊!”菊香提着朱漆的食盒边抱怨着边走了进来。掏出手帕掸掉身上飘落的雪花。看了一眼榻上的人儿就随手将食盒放在了桌上。说道:“姑娘,吃些粥暖暖肚子吧”。说着便掀了盖子,盛了一碗端了过来。“谢谢,我自己来吧”淡淡的刘静颜接过了粥碗,舀起喝了一口,一股清香留在了齿间。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真的是饿了。看着手里盛粥的碗,刘静颜轻轻地笑了一下,米熬得很粘,糯糯的,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粳米加了百合,精心熬制而成的。可这盛粥的碗,却是普通的粗瓷大碗,一看便是普通佣仆所用的。看着这一切,刘静颜笑着,手里却没有停顿,不紧不慢的把粥喝了下去,一碗热粥下肚,感觉身上出了些汗,于是拉上被子,盖得紧紧的,睡了过去。

刘静颜这时已经明白,自己是真的穿越了。回到了那个曾经梦中的世界。--------------------------------------------------------------------------------------------------------------------------------------------------------------------

记得那年踏春之时,他与她偶遇郊外梨园,那日的天空格外的蓝。似雪的梨花开的分外娇艳,一簇一簇的整朵开放。摘下一朵放在鼻尖,清幽的香气沁人心田。梨花树下他席地而坐,双手捧埙,埙声苍凉悠扬。乌青而浓密的发丝,用一支竹簪挽着,雪白的梨花飘洒而下落在灰青色的长衫上。长袖随风而摆,仿佛谪仙一般。如诗的画面。让自己藏在树后久久不愿离去。随行的奶娘陶氏实是看不下去。于是使了护卫前去驱离。他远远的站在树下整整衣衫。遥遥的向自己鞠了一躬。白净的面庞带着一丝腼腆。笑着告诉自己,他叫李沛然字子厚。就住在附近的客栈,是进京赶考的秀才。读书闲时看着今日风清云淡就信步到郊外走走。不想却被这满园的春色感染,有感而发吹埙情起。不想却打扰了小姐的清静。还请海涵。说完他飘然而去。虽然衣饰简单但却干净的一尘不染,后来才知道他的父亲原是昌邑县令。不幸早亡家庭没落后由母亲甑氏一手带大。贫寒的出身,造就了他谦谨的性格。谨言慎行学富五车的才华。像一块未加雕琢的璞玉,深深的吸引了刘静颜。也就是上一世的司马静颜。几经周折听到这打探来的消息。一番感慨之后让奶娘陶氏送去一包银两助其读书。一年后高考放榜不久,深在秀楼里的自己突然接到一份喜讯。信中说他已高中探花郎。看到那一手漂亮的小篆时,她的心更是随风而动,从此倾心。忘记了他寒微的出生,门第的差距。毅然决然地拒绝了睿王韩荣的求婚。下嫁探花李子厚。为此父女反目,但最终作为父亲的司马海阔,虽然高居相位但还是爱女心切,最终做了让步。让李沛然做了上门女婿。这件事在京城轰动一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