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4

梨花缘 真水浣花 3080 2014-06-21 10:15:14

  一阵寒风刮过。脸上生生地疼,像刀割似得。刘静**在马上眼泪狂奔而下。因为自己的不慎,全家一百多口性命无辜而亡,而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虽然历经了千年的轮回之后却又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这个时代,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如何面对那地下的亡灵。长发被风刮起四散飞扬,刘静颜此时狂躁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李沛然李子厚你这个薄情寡义之徒,我一定要找到你。既然上天给了我一个重回的的机会。我一定要问问你,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满门的血债一定要让你偿还。父亲,我可怜的父亲你在哪里?’泪水再次模糊了她的眼睛。

狂奔的马蹄溅起片片雪花,在西北风的怒吼下狂卷而去,只留下一串孤独的马蹄印。。。。。。此时扬鞭急赶的韩荣寻迹而上,远远望去在山路的岔口处,隐约看到了两个对立的人影。走近一看正是一个披着青肷披风的年轻男子扶着刘静颜正在说着什么。

“钱丰,你怎么在这里?”韩荣吃惊的勒住缰绳一边下马一边问道。那个男子一见韩荣满脸欣喜急忙拱手行礼道;“钱丰见过睿王爷,是家姐在家中分外挂念所以特托了小弟前来寻王爷的。”“哦,是这样!不知王妃是否有事,这么冷的天气竟让你大老远的过来寻我”?“小弟这就不知晓了,不知姐夫此次巡视的结果如何?”韩荣深深的看了一眼刘静颜后,说道;“只是几个山匪作怪而已,无甚大事,已平息.”“那就好,恭喜姐夫,又立新功。”“钱丰?”听着他们的对话。刘静颜心中一惊‘左相钱成瑞的长子,他怎么成了韩荣的小舅子,钱成瑞只有一个女儿钱玉儿。看来他们已结了姻亲。韩荣娶了钱玉儿这倒是门当户对。’一抹嘲讽在刘静颜脸上闪过。韩荣皱了一下眉头,又看着钱丰问道:“怎么,你们相识?”“不是的,王爷。是小女子不好冲撞了这位公子的马头.”刘静颜急忙抢先说到。然后便飘飘然向着钱丰施了一个礼。“钱公子,刚才小女失礼了。”“不敢,不敢,小姐无恙就好。钱丰也有过错,一心想着赶路,以为这冰天雪地的野外无有人烟。放马信缰差点伤了小姐还请海涵。”钱丰一边谦让着一边伸手虚扶了一把。韩荣看着眼前头发闪乱,面颊冻得通红泪痕隐现的刘静颜终是有些不耐说道;“天气这么冷,大家还是回营帐的好,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你还能骑马吗?”钱丰小心询问的看着刘静颜。这张小脸从刚才的两马相冲时就让自己一阵的心惊。从未见过的艳丽,白瓷一般的皮肤,长眉入鬓。鹅蛋脸。高鼻梁。饱满的双唇不描自红。还是个苗条的高挑个。一身粉裳站在雪地里琳珑剔透仿佛欲飞的仙子一般。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好看。美人自己也是见过一些的,可还没有人能长的如此完美。钱丰的心砰砰的跳着,无法掩饰的吸引挂在了脸上。“应该可以的,”说着刘静颜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刚才用力拉缰绳时有些太过用力,隐隐的有些酸痛。咬牙扶鞍上马。看着刘静颜轻蹙的眉头。钱丰不由的想起了捧心蹙眉的西施,也许昔日的西施也不过美艳如此吧。想罢又怪自己怎的如此轻狂。忙收敛心情。拉马上蹬。旁边的韩荣看着钱丰多情的眼神,无声的冷笑了一下。此时三人相继上马挥鞭一齐朝军营奔去。。。。。。

一路无话。回到营寨跳下马火冒三丈的把马鞭扔给卫兵。“去给我把菊香叫来。扶刘小姐回去。”韩荣看着闻讯而来的菊香呵斥道;“本王是怎样安顿你的,你又是怎么照顾的!赶快扶回去熬点姜汤,给她驱驱寒气免得惹了风寒。”说着耷拉着眼皮撇了菊香一眼。挑帘就和钱丰进了大帐。侍兵急忙端了火盆和热茶,便退了出去。火盆内的火苗呼呼而起,帐内也暖和了起来,韩荣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说道;“军营简陋,无甚好茶,你就将就着喝点暖暖身吧。”“王爷客气了,我是你的小舅子,怎么会挑姐夫的理呢,在这冰天雪地里,一口热水也是极宝贵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刘小姐是姐夫的亲人吗?”钱丰一边整着身上的斗篷一边说道。韩荣闻言面色一凛道;“非也,是我在前几日行军途中救下的。有不妥吗?”看着这位面色不虞的姐夫,钱丰听后连忙放下手中茶碗急忙解释道:“姐夫,小弟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没有其它。只不过是小弟多事为王爷着想,现下多双眼睛盯着王爷。朝廷明令不许官员公事途中携带女眷,小弟怕授人以柄,对姐夫不利。”韩荣笑了笑看着手中的茶碗,耷拉着眼皮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你就宿在营中好好睡上一晚。明日你回去后告诉你姐姐,谢谢她的关心,本王不日就会启程回京的,这几日她就多操劳些吧。”说完唤出侍卫摆了酒席。陪着钱丰喝了几杯就推说有事要办退了出去。钱丰也闻音知雅的用了一碗米饭后就匆匆退席休息去了。看着用完餐饭告辞而去的钱丰的背影,韩荣陷入沉思,想起那日自己在行军休憩之时出去打猎的时候,在一棵古树下救起刘静颜的情景,那黑色的大衣,黑色的长靴,从来没有见过的衣衫,一张小脸朝下趴在雪地里,发现时已经快没有气息了。她会是谁呢?奸细?应该不是。否则她不会穿这么奇怪的衣服。可是,她怎么会和那个人长的那么相似。尤其是看人的眼神,一样的高傲,而且也叫静颜。一样的名讳,相似的容颜,这个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其中必有什么蹊跷。想到这里,韩荣揉了揉鬓角,叹了口气靠在了铺着虎皮的木椅上。家中看来也不安宁,钱钰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前日刚救了刘静颜今日她便打发亲弟弟钱丰来打探情况。倒是及时的很,她怎么知道的这么快?对。信鸽。一定是用军中的信鸽,有人帮她递了消息。想到这里,韩荣挥手打掉了桌上的茶碗。褐色的茶渍,飞溅而去,火盆里吱吱的燃起股股白汽。

“姑娘,不是我说你,我们王爷前日里把你刚救回来,是多大的造化,你捡了一条命。可今日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跑出去了,哪里还有点小姐的样子,还让王爷亲自去追你,你也太托大了,而且,害的我还得挨骂。”说着,扭着细腰,一挑帐帘走进帐来。“小钏,看好她!如果再惹祸,小心我收拾你个小蹄子!”一回营帐,菊香就甩了脸子,指桑骂槐的数落着。看着缩在一旁的小钏,刘静颜心中一阵的不忍,用手拢了拢披散着的长发,坐在了火盆前的杌子上,一边暖着手,一边对着小钏说:“别怕,是我自己要出去的,和你没什么关系。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有我顶着,不会牵连你的。”小钏,闻言抬头看了看旁边柳眉倒竖的菊香,颤着声音说道:“小钏只是担心姑娘的身子刚刚好些,再冻着。菊香姐姐教训的是,是小钏不好,没有看好姑娘,一切都是小钏的错。”“哼,你知道就好,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菊香骂骂咧咧的甩了帕子走了出去。

看着菊香走出帐后,小钏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急忙过来扶着刘静颜问道:“小姐,您早上是怎么了,怎么穿着单衣就跑出去了,斗篷也没披,您可把小钏吓坏了。”说着,又夹起一块木炭,丢进了火盆里。火苗呼呼的窜了起来噼噼啪啪的燃烧着蹦着火星。帐内的温度骤然升了起来刘静颜捂了捂冻得通红的脸,不禁打了个寒颤。蓦然想起了刚才在路口时的情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当年自己的父亲司马相爷遭人陷害沉冤之事。隐约和左相钱成瑞有着莫大的牵连,虽然不是有着确凿的证据,但总是有着这样一丝的感觉萦绕在心头,因为,就以当时的李沛然他绝对没有这个能力,虽然他是当年科考的及第状元但毕竟只是一个虚职而且时日尚短,在朝中根本就没有基础,一定是有人背后在支持他,虽然他当时已搭上了安庆郡主韩月福这条大船,但在整盘运作中一定有人给他支招,给他捏造了那些所谓的构陷材料,这个人一定是位高权重,否则不会有那些莫须有的“铁证”,来指证父亲司马海阔通敌叛国。这个背后之人会不会是钱成睿呢?而韩荣又是怎么一回事,整个事件有没有他的参入。是因为当年自己得无情拒婚姻而让她怀恨在心吗?’想到这里刘静颜的手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抓在手里的衣衫,早已皱成了一团。看着刘静颜的脸色瞬间变换。丫鬟小钏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姜汤也呆在了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提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