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3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053 2014-06-21 10:15:14

  帐外的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稀稀拉拉的下个没完,天空仿佛专门和韩荣作对似的总是不肯露出笑脸。帐内的人儿也在清醒和昏睡间徘徊。看着天晴无望,来历不明的刘静颜又是时好时坏的状态,韩荣也索性下令命随行的卫队驻扎了下来。军士们每日抽出十人小队到树林中打些野味回来。到了晚上架柴烧烤饭碗里加了美味士兵们到也悠然。只是苦了急着赶回京城的菊香,每日里看着昏睡不醒的刘静颜是打心眼儿里腻味着。几天下来恨不得扑上chuang去把她掐死了才算解气。睡梦中的刘静颜丝毫不知道他人的想法。只管沉浸在她痛苦的回忆里。梦里的情景像影院里放着的怀旧的电影,一部接着一部。刘静颜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想着自己的两世轮回。眼泪自眼眸中流出,刘静颜颤抖着双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轻叹道:‘父亲,你在哪里,现在可还安好。你让不孝女儿到哪里去寻找。看着周围静悄悄的一切,坐起身子捂着心口平静了一下心情,静了一会儿,慢慢掀起被子下了床。榻脚边放了一双粉色的绣鞋,上面绣着同色的缠枝牡丹。看着这双鞋子刘静颜心中一顿抬头向四周望去,发现几案上放着一套同色的襦裙,叠得整整齐齐,旁边还有一个大红漆盒。于是挮了久违了的绣鞋。缓步走到几前发现内里放着一些珠环、还有几个香粉盒子。一面雕刻着童子攀枝图案的铜镜,立在案上,淡淡的泛着幽光。这是给我的吗?刘静颜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正自思量时。外面许是听到了帐内的响声,掀帘走进了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岁左右的模样,穿着蓝色粗布棉衣。向着刘静颜福了一个礼。说道;“奴婢小钏儿,见过小姐,菊香姐姐因为要服侍王爷,脱不开身。所以打发奴婢来照顾小姐。服侍小姐梳洗。”说完有些不安的揪着自己的衣角。看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圆圆的脸蛋。但是脖子细长,脸色有也些泛黄。刘静颜的心脏开始柔软,轻声说道:“你过来吧,让我看看你。”说着,拉了小姑娘的手向前坐在了榻边,问道:“你几岁了,怎么如此的瘦弱?”“回小姐的话,奴婢十二了,去年家里遭了灾荒,一直流浪在外边。前先时候王爷救了小钏儿,我原先在厨房里烧火,昨日里菊香姐姐让我来替她照顾小姐。您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可吓坏小钏儿了。您肯定饿了吧。厨房里每日都给您预备着饭菜。就等着小姐用呢。奴婢这就下去替您打水梳洗吧。”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刘静颜脸上一热。实在是不忍心让这么一个孩子来伺候自己。十八年的现代生活已经让她习惯了人人平等,尊老爱幼的社会规则。“还是我自己来吧。”“不,小姐,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小钏儿虽然有点笨,但这些活我会做好的。不然,菊香姐姐会责骂奴婢的。”刘静颜这才想起这是一千年前的社会。和现代生活的差距是十万八千里。低头看着自己套在脚上的鞋柔声问道:“这是给我准备的吗?”“是的!小姐还有衣衫,这都是王爷命人快马到前边的小镇马堡买来的,不知道是否合适。是奴婢昨日看了小姐的身量估计的尺寸。”“马堡?是哪个马堡?”刘静颜的心一抽。“这儿离马堡不远是吗?”“应该不远吧。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些军爷说是叫马堡”。“好。谢谢你了。我马上就穿。试试你的眼光。”。刘静颜笑着伸手摸了摸那张圆圆的小脸。小脸上那双无邪闪着童真的眼睛顿时充满了亮光。“奴婢先出去打水。侍候姑娘洗漱。今天可真好,天晴了。姑娘也醒了”。小钏儿雀跃了起来。

“那你下去吧,打水的时候慢着点,外面那么冷。”“谢谢小姐。”小钏高兴的向帐外走去。

换上了小钏准备好的白色xian衣,试了试鞋子还真的很合适。净了脸的刘静颜,坐在铜镜前,乌黑的长发,顺肩而下。望着镜中隐约而现的自己,陌生而又熟悉。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曾几何时,自己在绣楼之中梳妆的情景浮现眼前,他站在自己的身后为自己簪着那支定情的白玉兰发簪。那洁白的牙齿,多情的眼神说着无尽的甜言蜜语,他说会爱自己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在一起,下辈子还要做夫妻,。。。。。。

想到这里心中的痛油然而起,‘啪’的一声挥手打落了小钏手中的木梳。“小姐,您的头发可真好。”一边梳头的小钏正叽叽喳喳的说着。被刘静颜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在那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小钏儿慌忙跪倒在地上。双手扶膝低着头颤声道:“是不是奴婢做错了什么?”“不是你的错,和你没关系,头发不梳了。帮我把外套穿上吧,我想出去看看。”粉色淡花的衣裙穿在身上,衬得刘静颜的皮肤更加白皙。整了整身上的衣衫,刘静颜举步走出了帐外。

白茫茫的一片映入眼帘,雪地中扎着十几个帐篷,帐篷顶上也是厚厚的一层雪花,天空分外的蓝。新鲜的空气冲入鼻腔,是的,这是现代永远都不会有的清新的味道。远处一嘶马鸣响起,一个身影骑马奔来,一个士兵打扮模样的人下了马来,向附近的一个帐中走去。看着这一切刘静颜盯看着天上的太阳,停顿了一下。伸手提起长裙向着马跑去,翻身上马冲出军营,扬鞭狂奔而去。周围的人一阵惊呼,惊叫声惊动了帐中的睿王韩荣。放下手中原本就没有看进去的书。急忙走出帐外。“怎么回事?”“王爷,那位被您救起的小姐,骑着马向营外去了。”一个哨兵急忙向韩荣禀告。

“这是要干什么?”韩荣接过了士兵手中的缰绳,策马向外追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