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16别院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119 2014-06-21 10:15:14

  韩荣不由的心痛了起来,这种感觉痛彻心扉,司马静颜她已经死了,三年前已经自戕,韩荣的手颤抖地向刘静颜的头顶抚去,发隙间露出的淡淡的红痕,韩荣的心再次的漏拍,于是低头仔细向头顶囟门处看去,一片的红痕似是疤痕,又像是胎印,这让韩荣的心中更加的难受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真是上天对他的补偿吗?司马静颜是撞鼎而亡的。伤口应该也就在这个部位。韩荣颤抖着闭了眼睛。回想当年那惨烈的一幕。从未忘怀,自己闻讯而去时,早已被抛到了乱葬岗。尸身已经僵硬,鲜血弥漫浸透了多半个身子。头顶的血痕历历在目。从来都不信鬼神之说的他,刹那间恍惚了起来,思忖间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挑起车帘将守在车外的小钏唤了回来。

小钏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忐忑的跪在那里,不敢再说什么,韩荣一脸的木然,眼中却是寒芒隐现,一丝冰冷的气息涌起,小钏慌忙的低下头,悄声的说道:“王爷,姑娘前两天其实每一次睡觉都是哭醒的,虽然姑娘没有多说过什么,但奴婢是能感觉到在姑娘的心里好像藏着什么天大的事情。”“哦?你说说什么是天大的事情。”韩荣带着怒气质问道:“那这几日为什么她总是披散着头发,你就是这样服侍的?”韩荣语气中带着责问。小钏儿满脸的惶恐,急忙深深的磕了一个头:“王爷的恩德深厚,小钏儿承蒙您的收留,此恩永远不敢忘怀,只是姑娘的头发,实在不是奴婢懈怠,而是每次梳头时,姑娘都会莫名的流泪,小钏儿怕姑娘伤心,所以,才不敢帮着挽髻。”“她每次梳头都会留泪”韩荣满怀疑惑,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旁边的小钏儿。“是的王爷。奴婢不敢说慌”。听了小钏儿的解释,韩荣的面色终是缓了缓,叹了口气,两只冷寒的眼睛再次飘向了昏睡中的刘静颜。一丝让人脸热的情愫在车厢中漫起。。。。。。。

小钏儿看着这样的情景,机敏的转身退到了车外,靠着青呢车帘坐好,伸出小手往紧拢了拢身上的棉袄,将双手一操各自伸进了两边的袖筒里暖和着,鼻孔上呵着一团白色的雾气。圆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笑容,--‘姑娘是好人,王爷也是好人,两个最善良的人就应该在一起。而且那时小钏儿就再也不用受气了。’想到这里,身上也不再觉得寒冷,仿佛此刻的太阳比往日都大,分外的耀眼起来。。。。。。就这样日夜兼程终是在两日之后赶到了韩荣的别院,早已得到讯息的管家韦伯领着一群管事仆役远远迎在了路口,遥遥看见车队疾驰而来,急忙向前躬身行礼,韩荣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就吩咐车夫继续前行,直到了大院的门口才减下速来,停了下来。一大处红钻碧瓦的院落,三五成群,傍山而建。跳下马车的韩荣没有再敢耽搁,在一片问候声中,挥了挥手,示意下人拉着马车赶快从旁边的侧门进入,车夫凛然急忙熟练的赶着马儿向侧门走去。“韦伯,消息你可收到,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准备好了”“院子收拾的怎么样了?”韩荣一边大步向府里走去,一边向管家韦伯询问着。“王爷放心吧,老奴一接到信就马上安排人收拾了。”“那辛苦你了,韦伯,您跟随我母妃一辈子,又从小照顾我,这让我怎么过的去呢?”“王爷,您多心了。老奴实在惭愧,当年王妃临终托付,老奴也只是尽力而已,别的老奴也做不了了。有生之年能给王爷您看家护院就已经知足了。”“那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说着韩荣看了一眼韦伯花白的胡须,眼中露出了一丝暖意。跟在身后的韦伯挥手让跟在身后的婆子们退了下去,看着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问道:“王爷,我已安排了莫老太医现就侯在簌芳斋内,只是那车内的这位姑娘,您作何打算,京城的王妃会不会不高兴,又惹出是非来?”

韩荣闻言眼眉一簇顿时升起些许寒意,“休要管她,我已安顿铁刚压下了消息,如果,她还要生事的话,就将她挡在门外,我也曾告诉过她,天台山下的别院是禁地,是不允许她擅自进入的。”说到这里韩荣考虑了一下,又回头对韦伯说:“奶娘的女儿菊香,不知您是否还记得,前几日被打了板子,伤势有些严重,我虽然责罚了她,但也不想让她丢了性命,毕竟我吃过刘张氏的奶水。所以这次也只能把她带了过来,内院她是不能进的,韦伯看看前面的小村庄有没有合适的人家,暂时把她安顿在那里,派个小丫头去服侍她几日,待伤愈后再遣人把她送回京。”“老奴明白了马上就去安排。”说完韦伯就退了下去。

此时,仆仆风尘的韩荣走过穿堂过了大厅,直奔荣熹堂正房,这时早已守在房门两边的丫鬟,已经满面笑容迎了过来,给韩荣深深的行了个礼,问了安就掀起了棉布暖帘,韩荣斜了一眼,随手推开虚掩的房门,吩咐道:“你们都下去把,把热水准备好,本王马上要沐浴。”马车只能进了外院就停在了小侧门。两个高大壮实的婆子,抬了昏睡中的刘静颜悄然进了侧门,向后院走去,小钏儿拿着包袱,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进屋后韩荣打量了一眼四周,就向里屋的书房走去,解了身上的毛皮斗篷挂在衣架上,就转身坐在了紫檀木的书案前,取了笺纸提笔蘸了砚台里早已磨好的香墨,刷刷刷的写了一封亲笔书信,写好晾干后,对折装进了密封的信袋里,打好火封,唤了门外的铁刚进来,把信交予铁刚后,又吩咐了几句。铁刚频频的点着头答应着,把信揣进了怀中退了下去,韩荣终是感到了困意,闭了眼睛靠着椅背,坐了一会就听窗外,又丫鬟低声唤道:“王爷,水已备好了,请王爷洗簌更衣......”韩荣站起身来,抚了一下头上的金簪,自语道:“这两天连着赶路真是有点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