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梨花缘

14昏迷

梨花缘 真水浣花 2006 2014-06-21 10:15:14

  看着,表情带着狰狞的铁刚,小钏急忙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四周远远避开的士兵,心里想着,车中的刘静颜还在昏睡着,而且自己又想不出什么方子,就站在原地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帐内的韩荣正躺着一张行军的简易木床上浅睡,由于身怀武艺,耳目比常人灵敏,虽然铁刚谨慎的把小钏拉到了远处,可他还是隐隐的听到了断断续续哭声。“怎么了。谁在外面?”韩荣依旧闭着眼睛,嘴里问道。声音传到了帐外,铁刚一脸的难堪,狠狠地瞪了一眼,畏缩在一旁的小钏,无奈的走进帐内,低声地禀报道:“王爷,是那位姓刘的姑娘可能有些不妥,伺候她的那个小丫头,不懂事,打扰了您的休息,属下这就把她拉走。”躺在床上的韩荣听了铁刚的禀告,默了一会,吩咐道:“那就找一个军医去看看吧。”说完,向里翻了个身依旧睡去。“是。”铁刚听到吩咐后躬身退了出去。床上的韩荣依旧闭着双眼,却没有了刚才均匀的呼吸声。他过了一会,开始辗转反侧起来。又过了一会终是无法再入睡,于是坐了起来,一个时辰后韩荣在帐中来回的走着,有些不耐的吼着:“怎么还不见人来回禀,铁刚是怎么办事的,诊个病也这么久。”就在这时,号令官走了进来,行礼道:“王爷卫队休憩时间已到,是否整队继续前行?”

韩荣皱了皱眉头叹道:“为了这个女人已经耽搁了十多天的行程了,如果再迟的话,回京后恐怕会让当今圣上猜忌,如果不去管她继续赶路。。。。。。”脑中想起了那张消瘦的面容,又不禁为难的摇了摇头,看着原地待命的令官,吩咐道:“命令全体卫兵整队后原地待命,半个时辰后出发。”说完,就披上了大氅,掀帘而出,向外面的马车走去。只见,厚厚的青呢车帘高高的掀了起来,小钏儿和铁刚站在车前,一旁的车夫揪着马儿的缰绳呆呆的站在一旁,等候着。韩荣沉着脸走了过去,“咋样了,怎么这么久?”说着,扭头向车内看去,只见一位军医模样的人,正跪坐在马车上,给刘静颜施着针,看着韩荣急忙转过身来“王爷,属下刚才给这位姑娘诊了脉。依脉象看,应该是无大碍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睡着醒不过来。”韩荣听罢面上一丝阴冷闪过,又扭头看向了车外的小钏,寒冷的目光,让小钏不禁的打了个冷颤。“回王爷,早上小姐还好好的,就是不知怎的,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原本奴婢,还以为是累了,睡一会也就醒了。可没想到,后来就怎么也叫不醒了。”说着,小钏更加的紧张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抖。一旁的铁刚看着黑了脸的韩荣,也是一阵的木讷,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韩荣的脸更加的阴沉了起来,半晌,又把目光转向了车上,半跪着的军医也是不禁的一阵寒颤,看了看车上,昏睡的刘静颜,呼吸还算正常,壮着胆子说:“王爷,属下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许是发觉了自己的失态,韩荣缓了缓脸色“说吧,你有什么法子,如果可行,本王有赏。”说罢,寒星一样的双眸暗了暗,把目光转向了远处。远方一望无垠闪着白光的雪后丘壑。寂寥空旷。韩荣此时觉得那片苦涩直通心间,就如千横万纵的丘壑一般苍凉。‘两日前。钱丰已经走了。虽然没再说什么,可现在恐怕钱钰儿早就把消息传到皇宫去了。为了避嫌京城得赶快回去。不能再耽搁了。’韩荣有些头疼起来。不敢说话的铁刚心中满是抱怨‘这个女子怎么这么麻烦’。韩荣伸手扶着车厢“司马静颜、刘静颜,”这两个名字,两张不同的面孔开始慢慢的相叠,复合又分离。在韩荣的脑海里,一些往事已经开始有些漂浮混淆了起来。

“王爷,现在卫队里草药也不是很齐全,刚才属下替姑娘把了脉,脉象还算正常,应该近日内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不如先赶回京城再行救治。只是还有些情况有点特殊。。。。。。”军医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韩荣。“还有什么情况”韩荣示意铁刚和小钏儿退下后。正容问道。“王爷,小的觉得刘姑娘的病这样起伏不定,有些,有些像古书上说的失魂症。”又是一阵的沉默,韩荣背着手转身走开了,一边走一边吩咐:“下令,由副统领带领卫队,即刻向京城出发,铁刚,带领二十名护卫及军医随本王,赶赴别院。

片刻,马匹疾驰,护送着马车,向另一个方向驶去,车厢内,韩荣看着一旁依旧沉睡的刘静颜慢慢的抬手到她的鼻畔,试着她的呼吸。“嗯。还算安稳。”韩荣一颗提着的心稍稍松懈了一些,看着眼前的人儿,韩荣心中亦是波澜涌起,难以平息。

高挺的鼻梁,羽扇一样的睫毛,柔顺的黑发四下披散着,韩荣不禁心动,伸手将一缕黑发绾在了手中,韧韧的感觉带着一丝馨香。韩荣忽的想起,自自己将她救回以后,已经有十多天之久了,可却从未见过她把头发扎起来,总是这样随意的披散着,松松的用一根丝带挽着。想到这里心中疑惑顿起,手中一松,指尖的发丝飘落,散在了刘静颜那白皙的脸上,衬映的那黑发更加的黑亮,皮肤却是更加的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一丝凄婉顿起,压的韩荣的心漏跳了半拍,不一样的人却是一样的感觉,急忙复又抬手,将刚才散落的发丝撩起,向脸颊的两边抚去,精致的小脸全部裸露了出来。刘静颜依旧沉睡着,宛若一颗清凉露珠的眼泪,却自弯月的眼睫中“突”的滑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