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筝曲,伤魂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281 2013-02-28 23:25:01

  作为东道主,表面上当然要做到宾客尽欢。中场休息时的表演必不可少。

这场友谊赛幽幽主办,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必然全力帮她。

幽幽说:“他们平日里只认为他们所学的都是最好的!小梨,你就去谈一曲,让他们听一听,他们眼中的大家闺秀的筝,有没有你弹得好!”

我不想出风头,但是想想又觉得大学4年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或许是不错的体验,便应下了。之后就有些犯了难,这一曲不仅要表现高超技艺,更重要的是,要选曲适当!

卢松学生都是大家公子哥,各种音乐都不陌生。技艺高超的大师想必也见过不少。他们高傲,他们不知天高地厚,想要让他们叹服,曲子里就必须要有极为广阔的意境。就要让他们身处更为广阔的世界,让他们体会到自身的渺小!

就如他们先前对待幽幽那样,在对方最得意的地方打击他!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而这一曲,我选的是《赤壁梦惊弦》。经我改动之后,去掉了其中略带柔婉的部分,改成了降调,更凸显苍凉的味道。

随手拨了几个音,音色还不错,倪云端找来的筝确实差不了。

这曲《赤壁梦惊弦》我烂熟于心。

每当我心中几欲被无边的怨念吞噬时,陆叔就会弹这首曲子。每每听过,就会感觉处在及辽阔的世界,自身不过天地间的一粒沙尘,悲,怨,又算得什么?人活一世,又岂怎么会是只有这些东西。

只是,一直以来我都无法尽得陆叔的技艺。因为以往我虽不执着,但心中有些东西,仍然放不下。不然我也不会对《赤壁梦惊弦》做出那样的改动了。我的想法,陆叔很清楚,但从不多说。

但今时不同往日。这首曲子,是可以帮到幽幽的!

什么无父无母,什么几经磨难,什么不得所爱。那时候突然感觉所有的一切都不算什么,只那时,我完全宣泄着内心的情绪,抛开往日里让我苦苦挣扎,不能自拔的东西。只这一刻,我勇敢的卑微着。

我知道,我的歌声不美,也没有特色。但我要展示的不是歌声。是不输于人琴艺!是辽阔无边的意境!是自身渺小,世界无穷的意境!

我不需要拥有美丽的歌声。我只需他们折服于由我营造出的意境!我要让他们生出一种想法:他们的骄傲,何其可笑!他们的存在,犹如沙粒,何其渺小!

一曲终了,陆叔,我真的希望没有辜负你的一番教诲。

幽幽,我真的希望没有辜负你的全心信任。

我没有看台下卢松学生的反应。这一刻,我突然茫然了。待到我的事了解,我该何去何从,当我心中这些年的怨念消失,我还要靠着什么坚持下去。

9年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惶然不知所措。

放佛突然回到8岁时,陆窈窈死去的那时,那种被世界遗弃的,那陌生、孤绝、无望的痛苦一股脑袭进脑子里。

我也如8岁婴孩一般,蹲在后台,嚎啕大哭。

戴初走近我身边,把手帕递给我,我抬起头,问他:“戴初,路走到了头,该怎么办?”

“换一条路。”

换一条路,换一条路吗。戴初,戴初。

换一条,同样没有你的路吗。

戴初很诧异,他会因那女生而生起怜惜。居然不自觉地把手帕递给了她。又想到陆梨抬手间,满是泪水的双眼,不复以往的坚毅与淡然。不过那也并没有牵动他太多的心神。

霍思达躲在拐角处,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突突的跳动!他在极力隐忍,控制自己不要出去安慰陆梨!良久,他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冲出拐角。

可是,哪还有陆梨的影子!

这样也好。

也好吗?

霍思达抚额苦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