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下场,交给戴初(一)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394 2013-02-28 23:25:01

  我回到场下,陆幽已经坐在了原来训导主任的位置,也就在我的身旁。她冲我温柔一笑,说到:“你这样的演奏,就是老头子也会震惊的!”

我的筝曲果然如预料中,效果显著。大家都是一副沉浸其中的表情,低头的深思的也不在少数。

令我感到满意的是,所谓贵族子弟高昂的头颅已经无比沉重,他们很难再摆出那副鼻孔朝天的模样。

“幽幽,我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样还少吗?你这算得上从根本上打击他们!这场比赛不要说他们赢不了,就算赢了,恐怕也高兴不起来!不称称自己的斤两,也敢学别人拽!”这个别人,应该个陆叔了。

对于陆梨的演奏,陆幽没有说出口的是:小梨,你能弹出这样的曲子,是不是代表,有一天,你就真的会成为沙粒一般,随风而逝。

如果说上半场被陆幽等人炒得火热,那么下半场的无疑被戴初的出场推向了极端!

自打开学,很多人都在或明或暗的关注着戴初。戴初仿佛天生便吸引人的心神,不管他如何的沉寂。戴初的出赛更多的是让人惊讶。进而再次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陆幽是用了三年时间证明自己的实力,才能赢得大家的信任。

但戴初不同,他的清俊气质让人对他格外青睐,但同时也会怀疑他是否空有一副好皮囊。

他的参赛让人激动,也让人怀疑!

我看到倪云端娇弱的眉微微蹙起,只觉得和往日的清纯浅笑比起来,这样的倪云端更有风情。

倪云端没有对我的演奏给予任何评价,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无论是夸奖的言语还是疑问的眼神,我都不想看到。尤其来自于她。

她以一种类似严肃的口吻和我说:“台上身穿咖啡色休闲装的那人,看到了吗?”我回她说看到了。她就继续道:“他是阮鑫,控制着卢松的走向,卢松的学生会长是他一手推上去的。”倪云端转向我,“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招惹他。霍思达就是被他盯上,才会追到隆大来。”

我直视倪云端的双眼,清晰地道:“你好像很关心我?只是,我真的,不需要。我甚至,非常讨厌。”一抹名为邪魅的笑首次绽放在我的嘴角,“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不要真的把我当妹妹了。有时间,不如担心一下戴初吧。”

她的身体已有些颤抖,她一瞬间苍白的脸色,她隐忍的双眸,无不提醒我,她是多么无辜。

是啊,她何其无辜。我明明很想不再怨,不再恨,可是我偏偏又故意说这样的话刺激她。

她自是不会担心戴初,她如此信任戴初。

下半场在我与倪云端的静默中缓缓拉开序幕。

卢松的人在阮鑫的带领下坐定。阮鑫悠闲地靠着椅背,开口道:“我很意外戴少会参赛。”好似他不是身在千百人的注视下,而是单纯的与戴初叙旧。

戴初接口:“总会有意外。”说完不给阮鑫再次发问的机会,“卢松请先。”

阮鑫云淡风轻的笑有一瞬的停滞,顷刻间恢复悠闲自得的神态。然后示意身边的人将一份资料交给了戴初。

“阮家最近看中了一笔对冲基金,经调查后得到了这份资料,我的问题就是要求隆大代为分析,这笔基金是否适合投资。”

资料刚到戴初面前,就被他身旁的学长拿走,除戴初外,4人都是隆大金融系的翘楚,怎么甘心被戴初压低一截!于是根本不给戴初最先翻看的机会!

戴初面色不变,不知他是否在意学长无礼的举动。

当戴初5人都看过资料后,阮鑫又开口:“既然资料都看过了,那么隆大有30分钟的时间考虑。”

这句话一出,场下喧哗顿起!大家没有想到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给出30分钟的时间来思考!究竟这份资料内藏什么玄机?

其实这场比赛无疑是枯燥的,因为很多人对金融都不甚了解,何况现在阮鑫要隆大做的是专业性的分析。但是却没有人中途退场,这场比赛的悬念实在太大,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胜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