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陆叔的两个女儿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379 2013-02-28 23:25:01

  新的一年,我已经18岁,幽幽21岁。幽幽在陆叔身边18年,我在陆叔身边7年。陆叔从没送过我们什么礼物。之于我,从不敢奢望。而幽幽,也早就死了心······

那天陆叔神态自然地将两个缅甸老坑冰种天然飘花A货翡翠玉镯交给我时,只说了:“给你和幽幽的。”然后在我面前飘走。留我原地···怔忪···

老坑冰种天然飘花翡翠玉镯,不是到了缅甸,恐怕都见不到。真正的有价无市。何况是纯种A货。但是,陆叔,这是什么意思?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之后在我面部稍微松弛下来时,Doris走过来说:“Danesen真是个好爸爸!这对玉镯她留了很长时间了,说要送给你们的。”

这句话让我又陷入沉思,好爸爸吗?对于幽幽,陆叔算是吗?我转头看向Doris,面色平淡的对她说:“我不是他的女儿。”

我不知道说这话时,是否露出一点遗憾。

Doris大惊!她连忙说:“Oh!原谅我!Danesen皮夹里有张照片是两个小女孩,Danesen说那是他的两个女儿!Oh!梨!我以为你是其中一个!原谅我吧!”

我看着Doris愧疚的脸,却只能微张着嘴,神情更加呆滞,甚至说不出任何安慰Doris的话。

“两个女儿?···他是这样说的?”

“Ofcourse!”

这算什么?!

我费尽心机想要知道我是否是倪钧的女儿!我念念不忘儿时他对我的温柔与宠溺!我放不下的,5岁时,就已断绝的,父女情谊···

我费尽心思的想要得到他的承认。他只对我说:“我从没想过不认你。”那时对我尚存一点怜惜。可是在他心里,我和倪云端绝不代表相同的意义!我那般渴望的父亲的爱,他再也给不了。

但现在有人告诉我,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身边这个冷情至极的男人,早就对别人说过,我是他的女儿!我竟然是他的女儿!他竟然是这样想的吗!

最近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

像是现在,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Doris看到陆梨颤抖的哭泣,心疼夹杂着愧疚席卷她的心脏,她慌乱的

说:“Mygod!梨!Areyouok?Iamsosorry!···梨,Don‘tcry。”

我总认为,这些年,我所想要的东西,求而不得。可是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我曾想要的东西,有人亲手放进了我手心,我却看不到!

陆叔,陆叔,爸爸吗?爸爸啊!

陆之良此时是意外的,小梨对他的态度一直是恭敬的。与幽幽对他的态度一样别扭。这个孩子发生那么大的事都没有想要向他求助,一个人生生挺了过来。离开中国已经有段时间了。从没见她掉过眼泪····

现在这个孩子紧紧地抱着他,歇斯底里的哭泣。

陆之良放下手中的工作,双臂上移,环住她的背。没有温柔的话语,也没有轻轻地拍动以示安抚。只这样环着他养育7年的女孩儿,如此,冷漠的温柔。

幽幽,陆叔现在抱着我,你想必很羡慕吧······

-------------------------------------------

自从住进陆家后,我就知道,陆叔是个全才,是个学者。我和幽幽所会的一切,大多是他教的。

但是只有亲眼看到他的工作,看到他对考古的了解与热情,才会知道,这个男人的才学,非同一般。

“除去书画上误写的题字及溅污的墨迹有几种方式。如果是矾性较大的熟纸,错处污迹不会进入纸纹纤维,只需在接裱前用快刀刀尖刮去即可;而矾绢去墨,第一可将大米饭锤成黏糊涂敷在字上,干后剥落即可,第二可将骨胶敖浓,趁热涂在字迹上;但若是生纸和绢本书画就不能用这些方式,只能挖补,这就需要对修补技术的了解了。”

陆叔边工作,便对我进行解说,我拿着纸笔,站在一旁,记录着那么多我所不知道东西,听完陆叔的话,我抬起头问:“陆叔,你懂修补字画吗?”

“懂一些,不精通。”

真是,什么都懂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