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陆叔的恋人?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462 2013-02-28 23:25:01

  “字画的修补并不是懂了就可以的。更重要的是要有适合修补的材料。”

“就像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配合陆叔说到,口气里是少有的玩笑。

陆叔微点头,“有些道理。”

“这么说出土的字画一般都会找专业的字画修补师了?”

“也不是这样,在这一行业接触古物的机会很多。可以在平日里收集过旧的纸张或绢布,或者人为地将纸张陈旧化,有了这些一般就可以自己进行修补了。”

我暗暗点头,用心也用笔记下。陆叔不再开口,他已经完成了今天对我的的额外辅导。Doris对此是非常羡慕的。

从她口中得知,她最先分到陆叔手下工作时,陆叔从不会主动为她讲解,也不会主动提醒她什么,她一路犯着错成长。

我没办法去讲明,陆叔对她的全放任方式是对是错。但我知道,我喜欢接受这个长者的特殊照顾。那会让我更深刻的感受到,在他心里,我是作为女儿的特别存在。

这感觉让我无比欢欣雀跃!

简单的手机铃声,在冷清工作室里格外清脆悦耳。但显然陆叔没有要在工作时接电话,那呼叫声没有停止的迹象。陆叔恍若未闻。

工作室是安静的,是冷清的。但我却相当享受这种感觉。当陆叔给新出土的文物做完准确的年份鉴定后,就留我一个人在工作室对新接受的知识进行消化吸收。

陆叔的工作一直是站着进行的,陆叔并没有要求我同样站着,但我想这种情况我肯定是不能坐下的,虽然,对于坐不坐这个问题,陆叔不会有丝毫的关注。

陆叔的工作时间是持续的,是不间断的,是至少要5个小时的聚精会神的······

陆叔终于走了,好累啊。

一个迥长的懒腰后,一个咖啡色真皮皮夹进入我的视野。显然,是陆叔掉下的。

皮夹这种东西,陆叔一向很少外露的,现在回想,我好像从没有仔细看过。陆叔的东西从来与奢侈品挂不上钩,但是,不可否认,陆叔很有品位。这个皮夹虽不至于贵的离谱,但也肯定不会太便宜。

我有些好奇的打开皮夹。映入眼帘的,如Doris所言,是两张照片。

陈旧的略有些泛黄的照片上,是两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照片上显示两个女孩有着相反的性格,一静一动。但她们的表情都透露着,她们此刻的快乐。

那是陆叔首次提出为我和幽幽合影。

那年我9岁,幽幽12岁。那时,我们因陆叔的举动喜不自胜。

只是没想到,陆叔竟然将手机里的照片洗了出来,而且,应该是很早以前,他就带着这张照片。有种名叫感动的东西,慢慢的,慢慢的,充盈到膨胀!

我带着浅笑将目光转向另一张照片。

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了,时间大概在幽幽17或18左右,总体来说,可以看做是一幅‘美人春睡图’。地点在陆家客厅里,幽幽趴在两层高高的教科书里睡觉,这情景我曾经看过无数次,是幽幽高考前几个月的奋战时期。

那段时间幽幽经常累的困倒。但却表现出惊人的毅力与决心,照片视角抓的很到位,将幽幽的七分倔强与三分疲惫完美的呈现出来。

那时候陆叔对幽幽没有只言片语的关心,我们都以为他是不在意的,却原来,幽幽的努力,陆叔都看在眼里。可是,就真的,什么都不愿多说吗?

陆叔,我真的有些迷惑了。

但更多的,是失望。

那天,Doris曾无比沮丧地说:“Danesen皮夹里一直都藏着她的照片,我从没看过Danesen那么温柔的眼神。Danesen一定很爱她。”

看来是Doris误会了。她所指的应该就是幽幽的这张照片了。还以为有机会看到陆叔的心上人。

我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所以没有发现,皮夹自我手中脱离。我回过神后,也只能看到陆叔去而复返,而后复去的,背影。

我走出工作室时,Doris正把鲜红的果子向lune的怀里推去。红艳艳的成串的果子看起来可口异常,我非常羡慕Doris的好运。比起Doris超透明的爱恋,lune对Doris的感情,隐忍而深厚。他的表现方式很简单,无非是好吃的留给Doris,好玩儿的留给Doris,好用的留给Doris。他认为好的都留给Doris。

简单,很简单。

简单的,令人羡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