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多丽丝的决定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510 2013-02-28 23:25:01

  事情以一种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方式发展,卢那住院这段时间,他和多丽丝成为了正式的情侣。

多丽丝就像许多热恋中的女人一样,如雨后春笋,每天娇艳无比,我心里除了轻松有隐隐多了一股浓重的由心而发的欣喜。

卢那出院那天,多丽丝一早便准备好去接他出院,我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多丽丝心里肯定怨上了陆叔的不通人情!这对于多丽丝来说真的是难得的情绪,不是吗!

我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黯然的男人,不禁开口取笑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卢那黝黑脸上的一抹暗红清楚无比的告诉我他真的知道!我顿时感觉心中一路通畅!

回途中,我略带犹疑地问道:“卢那,你保护多丽丝就好,为什么还要护着我呢。为什么在关心多丽丝的同时还会想到我是不是被伤到。”

一般人,刚刚清醒的时候,不是应该只看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吗?我相信卢那对多丽丝的感情是深厚而专一的。所以我才会疑惑,他将我看成什么样子的存在。

“梨!你在说什么傻话,你年纪这么小,我怎么能让你受伤!”

普通的没有任何特色的回答,和我的猜测差不多。只是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常常受伤了,对此我已经不甚在意了。

一路上我与卢那相对无言,卢那想要多次说点什么活络一下气氛,都没有成功,他并不是善言的人。又被我貌似兴趣缺缺的态度打击的没了信心。一路上的表情苦闷异常。

回镇上还有一段小路要走。他静静的跟随着我的脚步。他本来始终与我保持着两步的距离。但突然快走几步停在我面前。我正诧异着,他开口道:“梨,不要生气了!”

我惊讶的抬头,“你知道我生气?”卢那露出一口白牙,“你生气时,眉毛会发颤。你不知道吗?”

我一向知道自己情绪少有波动,以前即使偶有不满也比我藏的很深。

这段时间和卢那交往逐渐加深,他总会说出一些让我感动莫名的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我淡然的瞅着他仿若不甚关心的样子。

“应该是生气我白白地被人打了。”

我轻笑一声,这笑声让卢那红了脸,他现在担心自己自作多情误解了梨的意思。我看着他黑红的脸,终于开口说道:“便宜那个粗鄙老刁婆了!”哪知卢那非但没有却马上摆正了脸,严肃的说到:“不!是我们误会了她的意思,是我太冲动了!”之后稍一停顿又开口:“况且,她虽然动作粗鲁了点,但我们不应该看不起她。她也只是,只是想要谋生而已。”

说完担心的看着我。那小心翼翼的姿态让我感觉一阵好笑。我突然有种面对幽幽的感觉。

“我不说她粗鄙,但她还是老刁妇。”卢那震惊于我的反应,这一点从他圆圆的虎目和微张的厚唇就看的出来。他显然没料到我可以心平气和的听他讲几近教训的话。

不等他反应过来,我提起包大步朝前走去。

而如陆梨所想,多丽丝是真的对陆之良有了怨气,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以前对他的怨是因为自己的付出永远不被他看进眼里,放在心中。而这次,却是因为他阻挡了自己与男友的亲密时光!只要想到卢那或许会因为自己没有去接他出院而失落,多丽丝就感觉一阵揪心!

想到这里,多丽丝恨恨的把手中的磨砂扔到桌上,她的举动引来陆之良冷漠的一瞥,陆之良背过身躯,清冷低沉的声音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模糊:“这些天的工作已经堆积很多了。”多丽丝只能恶狠狠的等着他的后背,只是不知道那一道怨恨的眼光中是夹着一抹黯然····

这几天一的工作很多。卢那住院,陆梨与多丽丝要去医院照顾卢那,四角缺其三,所有的工作都是陆之良一个人撑着,陆之良虽难免有些辛苦,却也没有任何不满。只是卢那出院这天恰巧仰光(缅甸的大城市名)雇佣去检验一批文物,他需要帮手。据说这批文化很有价值,多丽丝实力不容小觑,而陆梨只是在玉器鉴定保养方面是一把手。重点是因为这是提前约好的,推拖不得。

他需要多丽丝的帮助。又好在卢那的伤已经好了。

陆之良完全没有感觉接病人出院是一件重要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