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挨揍的骑士!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362 2013-02-28 23:25:01

  ——那天的结局不算很惨烈,只是今后我只要一想到当时将多丽丝和我牢牢护在身下,隔断外围的拳打脚踢时,便如何也控制不住那喷薄而出的泪意。

那天卢那那略显粗暴地一推,就很自然地推出了缅甸当地人的怒火!看着周围不断聚集的人群,我即使听不懂缅甸语,也懂得他们大概嚣张的叫嚣着让卢那道歉吧,都说缅甸人民风淳朴,我只想民风淳朴还有这一大优点——永远不怕打群架。

当我尚在自嘲看形势我们必然被围攻时,卢那的肩膀已把我和多丽丝揽到身下。

我此时已经无法再去想象多丽丝是否会和卢那患难见真情,我全部的心神我放在了卢那至于我肩膀的臂膊,我清晰地听到他吃疼的抽气声,我也清晰地感受到卢那不堪承受的身躯一下一下的左右摇摆。多丽丝环抱卢那的腰部,愤怒的嘶吼着或者咒骂着什么,我听不明白。

那天陆之良赶到医院后,看到的就是坐在地上嘤嘤哭泣的多丽丝和半蹲在地上面色僵硬双眼呆滞的陆梨,他急切地走到陆梨身边,轻声问道:“小梨,卢那怎么样?”

我提起头,慢慢将焦点放在陆叔身上,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医生说

卢那断了2根肋骨,要住院休养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大碍。”

陆之良看着小梨的神态,眉宇间升起一缕疑惑,与其说是回答自己的问题,她更像是自言自语。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问小梨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叔来了,我仿佛被打了强心剂一般,头轻轻斜靠在陆叔胸前,“陆叔,我们被人打了,卢那护着我了,我和多丽丝在他身下躲着,他的胸膛那么宽广,把我和多丽丝护的严严实实的。”

我不是第一次挨打,却是第一次有人挡在我的身前。

这个人不是幽幽,不是陆叔,不是倪云端,不是戴初,不是霍思达,他是只和我相处不到半年的一个异国男人。我和多丽丝之间的相处甚至远远多余他,虽然我们住在一起表面上也是一片和谐。

可是,我除了觉得他是一个好男人,除了不愿看到像他这样痴心的人得不到幸福,我对他,再没有其他的感情,甚至,不是朋友。

这样一个人,成为了唯一一个真正保护过我的人。

陆叔主动为卢那的惨事出头,他充分展示出了一个著名考古博士的特殊待遇,中国驻缅甸大使向当地提出讯问,这件事朝大的方向说可是能关系到两国日后的友好相处!我没有想到陆叔会为了卢那的事做到这一步,可以说得上是大动干戈了。

不过现实总是喜欢给人一巴掌后再补上一脚,我们很无奈的接受错在我们这个事实。

事情查清楚了,那中年妇女原只是想看我和多丽丝穿戴异国服饰,于是以为我们是旅客,她为了赚些外快想要主动当我们的导游,当然不愿就这么放我们走,只是貌似她本人不是很灵活,让我们产生了误会,话说

当地人民风那个淳朴,当然不愿意外地人因为这个动手推人。所以他们就对我们群起而殴之!

虽然不满这样的结局,但是我们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卢那的体格很好,在床上躺了一天后便清醒了。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急忙起身欲走向多丽丝,然后又狠狠地跌进病床上,多丽丝这两天已哭的红肿的双眼再次湿润,赶忙迎上前去。

我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当我准备退出房去,给他们留出私人空间时,卢那却连忙叫住我,我很难描述我当时的心理历程,只记得,我幽幽的问:“你刚刚说什么?”卢那那张因伤而更加显得丑陋的脸

上露出了露出了真实的焦急:“梨!你怎么了?!真的被伤到了吗?”

我讷讷的说:“没有!我没事,你好好养病!我先出去了!”

说完我连忙走出去,我知道我的表现或许过于急切甚至惊慌失措,但是那时已经无暇顾及这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