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坍塌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825 2013-02-28 23:25:01

  (向大家推荐我的新文《韩迁》:

在我眼里,陆渚熔即使再好,也是一个顶级渣男。

15岁我逃离所谓家的牢笼随他远渡澳门;16岁我同他历尽艰险创立终极道;18岁我为挡下他致命的两刀一枪,那一年我做了他的女人;20岁终极道成为国内黑帮第一;21岁,他有了别的女人?????

我和他由朋友到恋人经历了6年的时间,那段时间我陪他在那条荆棘丛生中杀出一条血路。我们之间有情义相许、生死交托。我知道他所有的优点缺点,他亦拥有我全部的依托与信任。

我信任他对我的感情,坚如磐石。

但显然我没想到,纵使如此,也并不影响小三小四小五???的出现。

是不是真的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我辛苦经营的一切竟要在这一夕之间,支离破碎吗??????)

时间似乎过得飞快,2个小时悄然而过,当主持人宣布时间已到时,场内人皆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我将写好的答案及完整的推论过程,交到了裁判员手中。三名被邀请作为比赛裁判员的人都是古董界的泰斗,纵横古玩市场多年,在古董界享有异常尊崇的地位,以前我不止一次在陆叔的嘴里听到有关他们的信息,在这方面充分体现出比赛的重要性,更加保证了比赛的公正性!

接下来似乎又变成了无休止的等待,在等待裁判员给出结论的这段时间,我内心里首次出现忐忑无比的感觉,也非常意外的产生了类似成败在此一举的感觉,我本身并不太在意这场比赛的输赢,但是我既然进行了研究,做出了推断,就很自然的想要知道我的判断到底是否正确。

当主持人拿着麦克风以缓慢而坚定的声音宣布此次比赛的名次那一瞬间,我的心也随之怦!怦!

好吧,比赛这种东西,只要结果出来了,一切的紧张也随之消于无形。

我的名次,第四名。

惨败。

主持人悠悠走到我面前,浑厚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戏谑的问道:“美丽的中国女孩陆梨小姐,请问你为什么会给出一个这样的评价呢?”听到这句颇有深意的问话,台下马上沸腾起来。

主持人顺应民#意地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的陆梨小姐认为这件青釉瓷瓶是新出窑的产品,换言之,她认为这是赝品!”紧接着,他复又向我提出了疑问:“陆梨小姐,可是对我们说一下你的判断思路吗?”

看着已经递到嘴边的话筒,我努力放松紧张的心绪,礼貌一笑后开口:“我对这个瓷瓶的初步鉴定已经明确的写在了纸上,相信大家关注的焦点并不是我如何推断,而是我怎么会这样大胆武断的做出这样的结论!在这里我要说的是,我做这个决定并非因为大胆或是武断,恰恰相反是基于最谨慎的态度!”

台下瞬间一片哗然,情况似乎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心下稍稍安心,紧接着开口道:“依据瓶子现有的特点以及我自9岁开始这么多年对古董的研究来看,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瓶子要么是赝品,要么就是五代时期出产的古董青釉瓶!但是我却无法准确的判断出到底处于两者中的任何一方,当然,我不能否认这是我实力不足的缘故。作为一名专业的古董鉴定师,我不能凭借推测给予它崇高的荣誉,这就像是,面对着一个从未展现出任何才能的精英来说,在他没有让我看到他的价值时,我怎么能直接让他胜任总经理的职位呢!所以我依据现有的线索,只能得出这个结论,这个瓶子是赝品!”

主持人此时有些脱线的看着我,场下的观众也很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但主持人不愧是在权贵当众混的人,很快镇定下来,说了几句极富安慰性的话,便把话筒移到了思简的身边,没错,这次的冠军是思简,一个睿智且自信的男人!我虽然不知道他在鉴定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难题,但是其中的难度肯定不亚于在场任何一个人!不同的是,他给出了最贴切的答案!我心中没有不甘,我还太年轻,单凭实力的碰撞,我的确很难取胜,但是,我还年轻!不是吗?

我亲手把手中的青釉瓷瓶交到恩斯娅的手中,显然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个瓶子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五代时期的粗制滥造经过3000多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成就了一个震惊世人的奇瓶!这在考古界是无非是一个重大的发现!现在即使我要亲手把它送到恩斯娅的手中,我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因为,至少我曾亲自对它进行了一番研究!

恩斯娅神色自若的结果我手中的瓷瓶,瓶子天然的魅惑人心与恩斯娅可以流露出的性感妖娆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有一瞬间,我几乎认为瓶子其实是为恩斯娅量身定做的!

察觉到我的异样,冲我露出优雅的笑容,背对着摄像头对我轻柔的开口:“你的回答,我很喜欢,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我点头,神情真诚而肃穆。

比赛结束,我神态坦然的离开酒店,抛下那些意欲在我刀口上扔几把盐的人。

“喂,悠悠!我可真是输惨了!”嘴里说着惨败的结果,但上扬的嘴角和轻松地口气却充分的表明我并没有因此颓靡。

“小梨,倪云端??????死了。”

(上卷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