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才能初现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2158 2013-02-28 23:25:01

  一早接到幽幽的电话,我懒散的声调中有些疑惑问道:“幽幽,你应该知道国内和缅甸是有时差的······”

“没办法了,我有时间限制,等一下我有活动,不能打给你,算算时间,我的东西应该到你那里了。”

“真的没办法?算了,你邮给我的?什么”

“不是,是托运的。”

“什么东西,还需要托运?”

“你看到就知道了,注意电话,我要走了,挂了。”

我还要问的时候,幽幽已经很速度的挂掉了电话,不知道什么活动这么赶。我不禁摇头一笑,幽幽还真是够拼的!

看看时间离我正常的起床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但我不可能再睡个回笼觉了,再躺回去,到时候肯定起不来了。

我只得提前起床买早餐。刚到缅甸那段时间,我几乎从不吃早餐,缅甸人一般在早餐时喝茶各种奶茶花茶。而我习惯的只是米粥泡油条。可是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很多东西,你可以因为习惯而拒绝,但同样也可以因为习惯而接受。真的是毫无节操。

我本以为这次早起,到了玉器行里肯定是很早的一个。可是世事难料,狗血无处不在。我揣着马上要用尽的耐心问:“请问,你真的认识到奥尔斯玉器行的路吗!”这个出租车司机显然糊弄了我,想要赚钱也不是用这个法子。果然异地遇同乡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我有些头疼的示意他停车,无视他歉疚的目光,“你不认路还骗我,我现在赶去肯定要迟到了,我付你一半的钱你没有意见吧。”他努努嘴想要说些什么。我抚了下刘海,打开钱包放下钱就离开。不是一半,而是照当初说好的价钱全额付款。我没有时间和他磨叽。

果不出我所料,我刚坐到座位,麻烦就来了。

我刚到时便找我麻烦的的那男人名图,而我要称呼他为‘道达图’意思是,图博士。中国人有百家姓,而缅甸人没有有名无姓。只是他们对于不同年龄、性别、身份的人有一个特殊的称谓加之于名字前。像是这个男人,在他还没有成为奥尔斯的高新雇员时,他被称作‘郭图’只是被称为兄长的意思,而当他事业有成时,就可以得到‘道达图’这个称呼,这时候别人已经敬称他为博士了。

“陆梨!你太不懂规矩了!上班没几天就迟到这么长时间!”之后露出自以为颇有深意的一笑,嘴角翘起说:“经理叫你去办公室。”

“知道了。”道达图憎恶地瞅着我,让人几乎以为我这个他的仇家马上就要接受惩罚了。我面无表情的越过他径直朝办公室走去。错身时,我轻声说:“不自量力。”我的声音,只有他听得到。

而身后的道达图,一张本不太斯文的脸,更是狰狞的可怕!凭什么?他辛辛苦苦努力地进来奥尔斯却要处处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压制!该死的!她肯定会被狠狠地收拾的!

咚咚的敲门声过后,便传出一声低沉的声音:“进来。”我心下有些疑惑。难道经理换了人?怎么会是女声?

我推开门后,便看到了经理办公室里的一男一女。微微扫过他们的表情便大概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经理正值壮年,妻子早逝,有些‘娱乐’生活并不奇怪。我起初只是奇怪他对这女人的态度,竟然允许让他代替自己说话。可看到经理含有愠怒的双眼。便知道,又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女人。

我没有忘记来这里的正经事,这些有些八卦的想法在脑中一晃而过。我稳步走到办公桌前,低垂着头,认错态度良好。

“你应该知道,你还是新人,虽然我相信你有能力才会让Danesen推荐,但是上班不到一周就开始迟到,不是一个好现象。”经理没有道达图的中文水平,私人谈话又不能带翻译,毕竟要给Danesen推荐的人留一个面子。所以他只能说英语。

我也很意外,自打出国后,我的英文水平和缅甸语都提高不少。以前常听人说,出国两年,英语盲也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我现在的状况虽说不上流利,但正常交流不成问题。缅甸的日常用语也学了个七七八八。

“我明白,经理。这次是我的错。”我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迟到。虽然没有太多工作经验,但至少我还明白。老板要的不是理由,而是结果。

我从办公室里出来,没有看到像电视中那样听墙角的人。不知道是电视里拍的太夸张还是奥尔斯的作风够严谨。我想后者的可能较大,这里的员工像是军人。军人的使命是什么?服从!

回到座位时,不出意外,道达图在我的座位前一副小人得意的样子。见我回来便半偏着身子嘲讽意味极强的嗤了一声!

我在他身旁停下。迎着他挑衅的目光,笑了开来,果然看到他呆愣的目光。我还是第一次用这个武器。幽幽所说的我的笑容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我现在开始相信你是有真才实学了。”道达图猛然清醒过来,略带纠结的看着我,终于似狠下心般躲闪我的目光:“现在奉承我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做错事就要·······”

我自然而强硬打断他的话,态度很真诚:“如果不是有几分真才实学,就凭你这样的脑子,怎么可能进的了奥尔斯?”

看着道达图青白交加的脸。我不得不承认,很多人之所以有恶趣味,实在是那着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今天,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工作。

经理亲自下令由我主持鉴定一批玉器。我想他是为了给我一个表现实力的机会。毕竟在奥尔斯里我应该是最年轻的一个了。而且我并没有刻意提起陆叔这个享誉国内外的考古学家的大名。大家知道我是有特殊门路进来的。平常的相安无事,底下不定藏着多少见不得光的诋毁谩骂。

只是他们还知道有后台的人不是轻易能惹得。像道达图一样蠢的人真的没有几个。

我知道我会顺利过关。一来经理不会故意为难我。二来我跟随陆叔的这段日子每次的现场考证和后期操作我几乎都在场。我的经验虽不算多。但是应付这些小考验还是没问题的。

如我所料,我成功完成了任务。我只是想,以后在这里应该会过得更容易一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