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许你一世相陪

危险的男人!

我许你一世相陪 lesneni 1798 2013-02-28 23:25:01

  我下班回到公寓后,果然收到了托运公司的电话。当我接收到幽幽送来的东西,尚未打开前,只单看外形我便明白了这是—古筝。是一架全新的紫檀木古筝。

面板是由一般的泡桐木制作的,侧边办采用的红木质地也比较良好,镶红木作为底板,音梁与筝码筝弦虽不是最好的,但是也还算可以,筝的工艺方面也颇为用心,镂刻的古纹很细致。

由于工艺要求,出厂时面板上居然上了蜡,这是最和我心意的地方。现在的古筝不做特殊要求的话,出厂时大多就磨砂处理或烘烤处理了,非常不利于长久的保养。

这架筝单价约摸4000块左右,这是幽幽几近3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调好音,试弹过后,给幽幽发一条简讯:收到,很喜欢。

不知不觉中,我进来奥尔斯已经2个月月,期间道达图又有过几次找我的麻烦,无非是在经理面前穿小鞋,在同事之中挑拨离间,一些拙劣到可笑的伎俩。我不会担心经理找我谈话,他并不是傻瓜,相反他很精明,他可以自己分辨是非。更何况他不会不给陆叔面子,他们之间有着长久的合作关系和十几年的友情。

至于同事,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和他们相处。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在意我们之间的距离,这么多年我都是这样走过的,没有朋友,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幽幽说:你既然想要过全新的生活,就要试着去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子,只要你试一下,你就会知道有了朋友是一件非常美妙的

事!

我当然希望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我幻想过和同事相谈甚欢,互相开开玩笑姐姐短处的场景。可是我很悲哀的发现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也试图去采取行动,但是在这方面我出奇的笨拙,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让他们对我改观。

下午的时候,行里来了一辆高级轿车,领头的是一名20余岁的青年他身后跟着4个似手下似员工的壮年男子,浩浩荡荡地走进‘奥尔斯玉器行’。他在我们的办公室旁若无人的走走看看,还不停的指指点点,一副嚣张至极的姿态。

“你就是陆梨?”耳边响起发音纯正的中文,声音性感惑人的很,我心中有些奇怪,靠着关系上位的人不在少数,为什么我格外的引人注意?亦或是陆叔的关系?

我有意等那人因为被怠慢有了火气时,才迟疑的抬头望去,那是一张性感至极的脸,男人的脸。我稍作观察后便诧异的问:“我是陆梨,你有什么事?”男人脸上是憋着火气却发作不得的抑郁。一脸便秘的模样,我恶趣味的想。

“Danesen在哪儿?”男人眼中的火苗突突的,显然是正压抑着怒火。

“你是谁?”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专注的询问道。不按着程序来,就别想知道更多的消息。

“我问你,Danesen在哪儿?!”男人又重复道,握拳砰地一声砸到我的办公桌上,眼中的怒火更盛!我更加专注的复又问道:“你是谁?”声线平稳,显示出我在陆叔完美教育下的良好休养。

男人站直了身体,整个上身微微后仰,狠狠地点了下头:“你可以叫我吴汤。”吴汤,‘吴’是先生的意思,单由一个汤先生我没办法知道他是什么身份的人,我斟酌着话语说:“您好吴汤,我来仰光时,他在一个叫唔纳兹的小县城里。”至于现在去了哪里,我怎么知道。

吴汤凛冽的目光审视着我,死在判断我话中的可信度。不久他问我:“你和Danesen是什么关系?”他问这话时,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我心里打了一个激灵,之后有些讷讷的开口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哗!我办公桌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扫落在地,吴汤阴沉的看着我:“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和Danesen是什么关系!

”那一刻我几乎以为他真的会马上杀了我!周围安静的可怕,没有人敢为我说上一句话。那种死寂的氛围和上次几乎溺水的感觉很像,都让我有些胸口憋得闷闷的!

“貌汤!你太失礼了!”(貌是对晚辈的称呼)威严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内响起,我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是经理被外面的嘈杂引出来了!“貌汤!你今天太失礼了!如果你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的话,那么你不应该这么对待梨

!”经理作为长辈苦口婆心的劝解似乎起到了作用,吴汤显然心绪平稳了些。经理见状满意的点头,转向我说“梨,貌汤最近情绪有些激动,请你不要介意!”他的语调真诚,在我看来他是诚心在为着吴汤的无礼道歉。

让我意外的是吴汤放佛突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彬彬有礼的半鞠躬以示歉意!我很难相信这就是刚刚面对我时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这个人如此的难以捉摸,他看似怒极的表现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火气压下去,甚至他看似诚心道歉的时候我都感觉到那行为举止间的阴冷!他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到危险的人!

我自然是不能介意的。

之后经理成功叫走了看起来极不甘愿的吴汤。我一方面庆幸再一次幸存了下来,一方面真正有些担心——即将被吴汤盯上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