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一朝穿越,两误己亡(4)

此生 与你哑指桑田 墨下离思 1051 2013-04-16 17:49:15

  只见顾默语喊了好多声都不见应答,急得用手狠狠地拧了一下他的手臂,却听不到意料之中的啊字一词,得到的只是皱眉和轻轻的一声闷哼。

皇莆无言这才把目光聚集在这个面露怒色的女子身上,容貌倒是秀丽,可是穿着怪异不说,这头发居然是卷的,这是哪来的妖精?难道地府里的妖魔鬼怪是长这副模样的?呵呵,倒也不似传言中的阴森可怖。

他想着自己初来乍到,于礼也该问候下人家,但无奈于自己醒来时便发现自己,有口而不能言,想来是自己被毒死的,所以到了这地府便不能说话了吧,于是只好友好地朝这位妖精姑娘礼貌地微笑点头,表示问好。

可顾默语看着这个呆子傻呼呼地在那里又是对自己笑又是点头,完全不知道他在干嘛,愣了片刻后问:“喂,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点什么头?不会傻了吧?”

泉水从山崖上跌落,叮咚作响,皇甫无言微微诧异地看着她,原来妖精也不似传言中那样识人心,她探究不到自己的思想,细想了一下,便拿起脚边一支树枝在地上的沙土上写道:“我叫皇莆无言,我是饮毒酒而死,所以到了这地府便口不能言了,还请姑娘见谅!”

这短短的几句话,三十二个字却犹如晴天霹雳,把顾默语一下子劈得神志有些不清。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饮毒酒死的?什么叫所以到了这地府便口不能言了?

天啊!难道说我顾默语死了吗?难道说闹了半天现在的我居然是鬼魅?所以地府里没有信号,没有人?可地府也太他妈先进了,居然连太阳月亮都有!这玩意不是属于天庭的吗?

谁能掐她一下?

皇莆无言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僵直中的顾默语,后者看见他担忧的眼神哇地一下子就哭起来了:“哇呜呜!我居然死了!呜呜,臭飞机死飞机,难怪我怎么找不到你的残骸呢,难怪怎么没人来救我呢!原来我到地府了!呜呜!我想去澳大利亚,想去泰姬陵,想去看金字塔,我还有好多地方还没去呢!呜呜!我还那么年轻,我还不想死!”

衣袖被皇莆无言扯了扯,只见他好心地拿树枝在地上写了七个字提醒道:“可是你已经死了!”

“谢谢!不用你提醒我!哇呜呜!”某女吼道。

皇甫无言一脸无辜地看着她,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又摸索了身上的东西,发现怀里还揣有一块月牙白的绢帕,便将它递给她拭泪。

如果她知道这一块是上等的银蚕丝织成的话,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这样用它来擦鼻涕……

半个时辰后,这缺筋少线的两个人开始交流起各自的死因和来自哪块时空,俩人聊得不亦乐乎,对其对方的时空都很感兴趣,但皇莆无言嫌写字慢,所以主要是顾默语在叽叽喳喳地讲现代社会的事。

俩人居然就这样接受了他们已死的事情!呜呼哀哉!

多年后,当他们回忆今日,嘴角是否也会带笑?是否也会感叹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

当然,此是后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